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目录] > 第184章:连雨方知春去也 5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第184章连雨方知春去也 5

清茗微漾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是的,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两全其美,上天创造这个世界,创造美丽的同时,也创造了残忍,他不停地给你一个又一个的美好的梦境,同时又不停地让一个又一个的美梦幻灭掉,到头来,什么也留不住,就像是她和姐姐,从小时候的真心为自己有一个姐姐而开心,到长大后姐妹情谊的破裂,及至后来,好不容易才真正有了姐妹的情谊,可是如今,却再次面临着破裂。

因为她们选择的人,她们所爱的人站在对立面,所以,她们不可避免地也站在了对立面,这其实是很早之前就本应该有的知觉,在定北之行之前就就已经明白了的,可是却骗自己,骗自己那一天其实没有来,对立的人只是夫君和清王,她和姐姐可以置身事外的,到了今天,才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而且是以这样直接而惨烈的方式拉开序幕。

“南王妃,清王妃,朕的话你们明白了吗?”皇帝温和的语气淡淡的传来,在这个仲夏的清晨里,沉重的让人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儿臣明白。”画衣率先回复,话出口的同时,眼底渐渐凝成了某种坚定地神色,心里的那一点软弱转瞬即逝,从很早就知道的事情,根本没有必要难过,从她叫沉熏去书房的那一刻起,已经做出了选择,她选择爱情,现在所要做的,就是顺着这条路走下去而已,得凤者为后,她一定会是找到凤凰的那个人,黎画衣视线往人群中看去,看到那个绝美而魅人的身影,他微微地向她点头,嘴角露出了一抹近乎于温和的笑意,那笑容仿佛会穿透清晨阳光的阻隔,直直抵达人的心里去,她心跳不由自主加速,继而心里的那个信念更加的坚定了,是的,她会找到凤凰,因为她是那个有资格站在他身边的人。

久久听不到另一个人的回应,众人无不把视线投到南王妃的身上,沉熏微微的闭上眼睛,过了许久,方才说出话来,声音细若蚊蝇:“儿臣明白。”

良久,沉熏豁然睁开了眼睛,既然从未真正得到的话,就谈不上真正的失去,那么她又何必被那些软弱的情绪所累,是的,不能两全其美,那么,就尽自己的全力去守护住自己从一开始就决定守护的人,去帮那个人得到他想要的那个位置。

沉熏深吸了一口气,回头往某个方向看去,人群里,身着华丽玄色王爷服饰的阴夜辰轩昂而立,意识到她的视线,他回过头来,在人群里远远地看着她,幽蓝的眼里慢慢浮上了灿烂温暖的笑容,熟悉而安定人心,在那样的眼神里,沉熏的心慢慢平静下来,展颜一笑,那笑容在清晨的阳光里,如同盛开的花朵一般。

“既然都明白了,那就开始吧。”皇帝手指向梧桐林的方向,“你们谁先找到凤凰,谁就是天命注定的未来皇后。”

天命!皇后!

“儿臣遵命。”沉熏和画衣相互对视,又即刻别开视线,随即重重点头,提步往梧桐林里走去,两个纤细的身影,一前一后消失在清晨的微光里,晨雾还没有完全的消散,两个单薄的身影,仿佛踏上的是一条不归路。

其实何尝不是,太后视线看着梧桐林的方向,此次之后,那两姐妹的关系就再也没有修复的可能了吧,太后眼底浮上淡淡的愧疚神色,没有办法,两个都是她的孙子,手心手背都是肉,她不想再经历一次失去孙儿的痛苦了,所以,把两王之争化为两个王妃之争,用了这样的方法来阻止两王之争的愈演愈烈,天命所归,那么不管最后得到太子之位的人是谁,都不会有人能够反对,就够保全两个人了吧,太后看着人群里轩然而立的两个孙子,轻轻松了一口气。

只是这个嘉明王朝最伟大的太后此时漏算了一点,她所得出的结论,是在人人都相信天命的情况下,她忘记了,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人是不相信天命的,他们相信的,就只有自己而已。

“众卿不必拘泥,两位王妃不管是谁能够找到凤凰,都还需要一段时间,大家可自便在我这慈宁宫的庭院里赏景。”太后回身温和道。

众人忙齐呼谢太后恩典,同时心里都暗自觉得好笑,所有人当中,大概只有太后一个人是真正的听天由命吧,所以对于能够找到凤凰先行出来的人没有多少的担忧之情,除了太后之外的每一个人,可以说都是心急如焚,太子之位,不光是关系到清王和南王的荣耀,同时关系到很多人的身家性命,两党的人自是不必说,中间派的人也想知道自己未来将要效命的主子是谁。

而皇帝,脸色如常的平静,只有伺候了他二十几年的安得公公知道,皇帝的眸子神色比平常要深一些,那是心里冷笑的时候才会出现的神情,是的,冷笑,他发觉有些东西已经脱离了自己的控制,当了这么多年的皇帝,没有什么东西脱离过他的控制过,不管是当初宠爱清王让其与之能够与太子相抗衡以维持朝堂的平衡,还是暗中一手扶持南王走到如今。

可是仿佛,什么事情已经渐渐脱离了他的控制,几乎都是,虽然说由太子的去世引发的连锁反应,他素来不喜欢这个儿子,但是总归是他的儿子,年纪轻轻就暴病身亡,心里还是痛的,但是他是皇帝,痛过后,最先想到的是用什么样的方法来修补被打乱的计划,太子的暴病身亡,打乱了他接下来慢慢壮大南王势力的计划,只得采用最迅速有效地方法来提高南王的实力,那就是联姻,好让他能够在新立太子之位时占据优势的地位,可是赐婚却被打乱,紧接着是新立太子的问题,从来不干政的母后明确地表示了意见,如若是别人,他大可以无视,但是是母后,而且她提出的依据是他不能够反驳的:长幼有序。

……本章完结,下一章“连雨方知春去也 6”↓↓↓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