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目录] > 第189章:连雨方知春去也 10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第189章连雨方知春去也 10

清茗微漾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正午的梧桐林。

没有风。

连空气都凝滞,只有女子凄然无比的笑声,静静地在林中回荡开来,久久不散,凤凰花红艳如同燃烧的火焰一般,随风晃动。

忽然——

一声奇异的鸣叫声传来,奇异的鸣叫声,依稀有着某种熟悉的感觉,沉熏凄然的笑声忽然戛然而止,脸上继而出现不置信的神色来,然而仔细一听,却是什么声音也没有,沉熏豁然回头,看向黎画衣,眸子里有着奇异的亮光:“你刚才听见叫声了吗?”

黎画衣方才也是听见了一声奇异的叫声,闻言,点了点头。

没有听错,没有听错,真的是有声音。

依稀是小凤的声音。

沉熏眼里的凄然神色瞬时就尽数退尽了,一下子站起身来,无暇注意一旁黎画衣奇怪的神情,自顾自往方才听到鸣叫声的方向走去,因为紧张,手指无意识的握紧,声音都带了颤意,试探叫了一声:“小凤,是你吗?”

一声比方才更加大的鸣叫声传来,像是应和她的喊声,更重要的是,那叫声里满是熟悉的味道。

天,真的是!

尽管过了这么多年,沉熏还是听出来了,那个声音,熟悉而动听的声音,是小凤的声音,她儿时的玩伴小凤的声音。

“小凤它是去了它自己该去的地方。”大婚之前,沉星谷里,母亲语带深意说。

原来,它是来了这里,凤栖梧,它是飞到了属于自己的地方。

正午的梧桐林,经历过这么多事情之后,南王妃沉熏,在方才的大悲和现在的大喜交错之间,眼泪忽然止不住汹涌而出,像是一个孩子一样,肆无忌惮地哭起来,脸上却慢慢绽放了如花的笑颜,边哭边呜咽出声:“小凤,真的是你,真的是你。”

随着这句话的说出口,那种奇异而动人的叫声一声接一声地传来,同时,高耸入云的梧桐树间,忽然现出一只绝美的鸟儿,五彩的羽毛,在太阳下发出炫目的微光,鸟儿一边鸣叫着,一边展翅翩然而飞,翩然飞向站在树下盈盈而立的女子,一声声急促而动听的叫唤,像是鸣奏着重逢的乐章。

沉熏看着那只虽然已然长大但是依然熟悉的儿时玩伴,眼里含泪,脸上笑容如花绽放,她张开双臂,抱住了那只向她飞来的凤凰。

不远处,黎画衣看着一人一凤相逢的场景,正午的太阳非常的炫目,但是更加炫目的,是那个人和那只凤凰身上的光彩,说不出是凤凰的光彩照亮了沉熏的脸,还是沉熏脸上的明亮映衬了凤凰的光彩,黎画衣忽然想起百花宴上的时候,她故意让沉熏出丑,沉熏毅然走上台子,胡乱弹琴的场景,那个时候,她的身上散发的,就是这样的光彩——

人中之凤的光彩。

她输了,心服口服。

黎画衣慢慢转身朝外走去,心里没有怨恨和嫉妒,或许,她已经学会了,学会了接受比自己优秀的人,学会了存有一颗和善的心去看待世间的一切。

梧桐林中,重逢的惊喜渐渐地退却之后,沉熏拿起手中的羽毛,给小凤看了看,小凤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忽然踱步走到凤凰花树下,倒在地上,挣扎了半天,又重新站起来,做了一个害怕的表情,方才走到沉熏的身边。

如若是旁人看到,定然会觉得莫名其妙,但是沉熏却明白了小凤表到的意思:羽毛不是它的,是母亲的,母亲现行之后,被人强制抓走,挣扎间羽毛掉了,它害怕地躲在树上,不敢下来。

果然——

那么小凤的母亲,就是当年洛水的源头,圣泉边上,送太后回宫的那只凤凰,救了皇帝性命的凤凰,可是得到的,却是这样的对待,被他派大内的高手蛮横地抓住,平常的人不要说是抓,连近凤凰的身都不能,为了惩罚他,他连救了自己性命的凤凰都可以让人强自抓走。

沉熏眼底浮上一抹冷意,拍了拍小凤的头,指了指树上,手比了一个弹琴的动作,小凤叫了一声,原地欢喜地转了一个圈,沉熏见它明白了,含笑地点了点头,看着小凤飞回树上之后,毅然走出梧桐林去,脸上方才见到小凤时候的笑意已经完全的消泯了,取而代之的,是坚毅无比的神色,心里涌动翻涌不息的思绪。

被逼到了如此的地步,已经忍无可忍,就什么也不必再忍了,那么,就来较量吧,以她蝼蚁之力,对抗霍霍皇权,即使最后仍然是输掉的结局,她也无怨无悔,因为至少,这一局,她黎沉熏不会输,最起码,她要让皇帝想要一箭三雕的愿望,全部落空。

迎着盛夏的阳光,沉熏脸上露出了璀璨无比的笑容,眼底却是从未有过的肃杀之气。

她真的很想知道,如若那位温和慈爱的父皇一箭三雕的计谋落空之后,如若他的诡计被太后和文武百官都知道后,还能不能保持着那一张名为温和慈爱的面具?

梧桐林外,众位官员无不等得有些心浮气躁,是以,到远远看得梧桐林中走出来的人时,都兴奋地睁大眼睛,连太后也侧头去看,待看得是空手而出的黎画衣时,众人的脸上的神色瞬间多姿多彩,中间派的人还好,南王党的人自是欢喜,清王党的人脸色同时一沉,纷纷把视线投向清王阴夜冥。

阴夜冥此时正坐在玉凳上,太后体恤众人站得辛苦,吩咐了内务府的人搬来凳子,他仿佛没有看到众人的视线,看到空手而归的王妃,眼神丝毫不变,而是眼尾轻挑,嘴角浮上了玩味的笑容,声音轻得只有离他最近的沈立寒方才听见了:

“好戏就要开始了。”他说。

御座上,皇帝的嘴角也跃上了一抹微不可见的笑容。

——————————————————————————————————————

啦啦啦,第一个伏笔今天终于用上了,预告一下,下一章的章节名叫做‘凤焦琴上听凤舞’

对了,看到好多亲支持清王,支持南王的人呢?不会只有清王党而没有南王党的人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凤焦琴上听凤舞 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