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目录] > 第192章:凤焦琴上听凤舞 3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第192章凤焦琴上听凤舞 3

清茗微漾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南王府。

“你说什么?我们小姐让你来拿东西。”凝碧疑惑看着前面的那个人,“来拿什么东西?”

秦尚错愕,怎么跟驸马说的不一样,一定是自己没有表达清楚,当下重复道:“南王妃让卑职来拿东西,说是南王府的人自然知道拿什么?”

凝烟正挑帘子走进来,闻得这句话,神思一动,止住了凝碧的话语,道:“大人稍等。”说罢,凝烟走进内室,拿出凤焦,用上等的绸布包好,交到秦尚的手上。

秦尚见得原来是一把琴,心里忍不住叹息,不就是一把琴吗?南王妃是故意卖关子还是拖延时间,区区一把琴,又怎会对皇帝的计划产生威胁,南王妃这一次这个欺君之罪,定然是跑不掉了。

慈宁宫的庭院。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落下来,皇帝和太后的身旁,执着皇罗伞的宫女静静独立,目不斜视,为皇宫中最尊贵的两个人挡去炙热的阳光,只是苦了在场的文武百官,平素都出坐轿的达官贵人,如今却在这大太阳地下生生暴晒着,但是无人敢发出一个字儿的不满,现在这样的时候,敢发出不满的,就等着当炮灰吧。

太后的旁边,沉熏悠然独立,神情淡淡的,看不出悲喜,最初满心激动的情绪已经渐渐地退却了,大悲大喜之后,现在余下的,只是淡然,尽管方才的行为是在一时的冲动之下,欠缺理智的考虑,但是她一点儿也没有后悔。

有风轻轻吹过,但是那风里也是无尽暑气,丝毫不能吹去满身的热气,更吹不走庭院里凝滞的空气。

终于,待秦尚的身影出现时,所有人都趁机深呼吸了几口,让提起的心脏赶紧放松放松,因为接下来的事情,可能会比之方才更加的惊心动魄。

“南王妃,你要的东西带来了。”皇帝视线看了秦尚手中的东西一眼,唇边漾开一抹冷然的笑意:“接下来,朕和母后,还有在场的众位大臣久拭目以待你的绝技,看你如何引来凤凰,看你的这出闹剧如何收场。”

沉熏没有被那句明显带有厌恶之意的话语影响,反而是微微一笑,从容接过秦尚手中的琴,语气淡淡的,说不出的挑衅意味:“皇上放心,定然会以皇上满意的结果收场。”

众人的心因为这一句话便紧紧的提了起来,一是因为南王妃竟然胆敢公开用这般挑衅的语气和皇帝说话,第二个方面,则是所有人都意识到了南王妃称呼的改变,她叫皇上,而不是父皇。

皇帝当然也觉察到了,眼眸里的冷意更胜,心里翻飞的怒气几乎冲破自制力的防线,从来没有人敢这样跟他说话,也从来没有人敢反抗他,就是当初那个惊才绝艳的前朝余孽雪璟,他也只是用了丁点儿的力气,就让那个人妻离子散,让他承受了比死还要痛苦百倍的滋味。

如今一个小小的南王妃,还是他亲封的,南王妃的位置,随时都可以废掉,力量比一只蚂蚁还微不足道,凭什么能够一而再再而三地跟他作对?

皇帝深吸了一口气,勉强维持住了脸上一贯的神情,不用着急,反抗他的人,都会得到应有的惩罚,欺君之罪四个字,就足以让她万劫不复。

“那么你还等什么?”皇帝微笑开来,任是再迟钝的大臣也清楚的感觉到了那个笑容里翻腾的怒气:“朕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到你口中那个朕想要的结果了。”

满朝的大臣心底都微微的发颤,即使平素狂妄嚣张如同阴夜冥,这会子也觉得气氛太过于压抑,压得人喘不过起来,而阴夜辰,幽蓝的眼眸看着场中不被皇帝的气势所折损半分的沉熏,他的娘子,心里的某个决定瞬间形成,所有的担忧和思虑忽然就烟消云散了,他甚至微微的笑起来,如此,也好。

御座旁,太后听得两个人的对话,看了看皇帝,她唯一的也是最在意的人,她的儿子,又看了看沉熏,她最欣赏和喜欢的孙媳妇,历经风浪的太后忽然心里忽然升起一种从未有过的心惊。

听得皇帝掩不住的充满怒气的话语,沉熏脸上的笑意益发的深了,在明亮灿烂的阳光下,那光芒亮得让人不敢逼视。

“沉熏遵命,定然不负皇上的厚望。”话出口的同时,她身子一个旋身,随意自如地坐在庭院的石墩子上,只手掀开名贵的绸布,绸布如水一样流泻在地面上,露出里面的一把琴来,非常普通的一把琴,甚至可以看见琴尾被烧焦,众人原本对南王妃所说的能够引来凤凰的东西好奇之极,如今见得竟是这样一把普通得近乎破旧的琴,都忍不住露出失望的神情来,只有清王阴夜冥狭长的丹凤眼微眯。

皇帝哈哈笑出声:“你别跟朕说你要用这把烧焦的琴引来凤凰,朕知道你琴艺无双,但是如果你想要曲声引来凤凰的话,那不如用母后的绿绮,免得到时候你找借口说没能引来凤凰,是因为琴的音质不好的关系。”

皇帝此言一出,文武百官中有善于阿谀奉承察言观色的,看到如今这般的情景,知道这个南王妃已经是彻底的惹怒了皇帝了,以后别再想得到半分的恩宠,立刻发挥落井下石的精神,附和道:“皇上英明,眼神雪亮,南王妃此举分明就是故意的,用这样一把琴,到时候就把责任推到琴的身上,想要逃过欺君之罪。”

说话的这个人,是许岩,圣光八年的新科探花。

当初太后洗尘宴上,许岩为了奉承清王,对南王和南王妃出言不逊,被沉熏在众人面前修理了一番之后,朝中无人瞧得起他,一年过去了,官职停滞不前,清王党的人不接纳他,中间派的人多是正直的大臣,最看不起的,就是他这等喜欢溜须拍马之徒,南王党的人更别说了,不拿他开涮已经是对他客气了,许岩无时不刻不在想要升官发达的机会,如今见此情景,认定是自己升官发财的大好机会,是以不顾身份,大胆地出言。

……本章完结,下一章“凤焦琴上听凤舞 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