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目录] > 第193章:凤焦琴上听凤舞 4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第193章凤焦琴上听凤舞 4

清茗微漾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果然——

皇帝没有因为他的大胆出言而斥责,反而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许岩知道皇帝记住了自己,当下心里狂喜,更是肆无忌惮道:“真是无稽之谈,臣熟读经史,臣可以毫不夸张地讲一句,对经史的熟悉程度可以说是到了倒背如流的地步,从来未曾见过先人记载过有用琴声引来凤凰的做法,南王妃分明就是作弄皇上,作弄太后,作弄文武百官……”

一缕空灵清雅的琴声打断了许岩高亢的声音,其实那琴音非常的轻,轻得让人疑心是幻听,但是那样轻那样柔的琴声,却仿佛携了隐隐的肃杀之气一般,让众人的心中陡然一凛。许岩一肚子的话竟然被轻柔之极的琴声压迫得一个字也吐不出来,喉咙那里像是忽然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样,当下憋得满脸通红。

庭院的一角,石墩子上,沉熏唇边溢出一抹淡淡的冷笑,修长白皙的指尖轻轻从琴弦上划过,流泻出一段轻灵不似人间该有的音符,她丝毫不掩饰眼中不屑,看向许岩:“熟读经史,倒背如流,”沉熏轻笑出声,无比的鄙夷道:“既然这样的出色,为何只考中了探花?”

许岩面色羞得变成猪肝色,仗着皇帝没有出言阻止,强自反驳道:“只考了一个探花?南王妃好大的口气,你知道我朝的新科考试的录取时如何的艰难吗?如若不知道的话,南王妃何出此言?”

“我当然不知道。”沉熏指尖忽然一顿,视线转为柔和,柔到了极致,忽然变成急剧的亮光,直直的射向许岩,笑容冰冷而鄙夷之极:“我只知道,你只考中了探花,只因为你愚蠢得无可救药。”

此言一出,众人都是一呆,继而拼命忍住想要大笑出口的笑声,许岩没有想到一个惹怒了皇帝的王妃竟然敢在皇帝和太后还有文武百官面前直接辱骂他,骂他愚蠢得无可救药,一时间噎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所谓的经史,都是前人总结出来的,历史上没有记载的事情现在就不会发生吗?今日我就让你知道,这个世上有一个词,叫做孤陋寡闻。”

许岩虽然脸皮厚,但是这会子也撑不住这般不留情面的鄙夷和不屑,只恨没有一个地缝可以让他钻进去。

沉熏说罢,不再看他,微微闭上眼睛,让涌动的思绪流转到灵台,又慢慢划归为沉静,许岩这等小人,沉熏虽然讨厌,但是依着她的性格,根本不会理会的,但是已经决定破釜沉舟,那就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吧,用来发泄心里的怒气,既然已经惹怒了皇帝,那就不必再顾忌任何事情了,不必再顾及多惹怒一个人。

沉熏深吸了一口气,体内的真气渐渐的沿着经脉流动到指尖,飞扬充沛的真气,让她云霞色的衣衫无风自舞起来,翩翩如飞,沉熏豁然睁开眼睛,眼光如炬看向御座上的皇帝,唇边奇特的笑意盈盈泛开。

即使在你的眼里,我不过是蝼蚁之力,但是拼个鱼死网破,我定然也会让你失去你最在意的东西——贤德和孝顺的名声。

我会让众人知道,在温和慈爱的面具之下,隐藏的,是怎样一颗残酷无情的帝王心。

沉熏嘴边的笑意如花绽放的同时,十指骤然发力,激荡的琴声悠悠泛开,夹杂着雷霆万钧的气势,仿佛携着狂风暴雨来临一般,狠狠的敲击着院中每个人的心脏,刚才还万里无云的天空,竟然迅速地布满了墨黑的乌云,阳光完全被乌云遮住,天地间陡然地暗黑下来。

庭院里的人无不脸色大变,惊异看向院脚那个坐在石墩子上的女子,云霞色的衣裳不停地舞动,眉目淡定,清丽无双,这样的女子,任是谁看了,都觉得应该是在庭院轻罗小扇扑流萤,一点儿也不像是手中能够弹出这般操控风雨的琴声,但是这般的琴声,却是真的出自她的手中,直到这一刻,所有人才真正相信了定北一战中,烧毁乌真大军粮草的人,是这个看起来柔弱无比的南王妃。

人群中,阴夜辰看着那个不掩锋芒的女子,他熟悉而又陌生的娘子,眼眸里出现痴迷和释然的神情。

现在这般的模样,是你隐藏的另一面吧,有着可以傲视天下的资本,才智双绝,色艺无双,但是自己这般出众的地方,却从来不会轻易地展示在人的面前,从来不会炫耀,如若不是因为要守护他,她的这般惊才绝艳,世人都不会知道吧。不畏强权,爱憎分明,自己认定的事情,从来都不会妥协,这样的女子,如同翱翔九天的凤凰,不受世间万物的束缚,她唯一受到的束缚,就是来于他。

只是因为他,因为他的梦想,身为男子想要君临天下建立旷世功业的梦想,所以,那只原本翱翔九天的凤凰就此折了翅,只为了让他能够安心实现自己的梦想,她甚至放弃了自己想要过自由自在生活的愿望,呆在他的身边支持他,面对父皇一次次的试探和破坏,一再地压抑住自己内心的不满和愤怒,直到今日到了一个临界点,她万般的忍耐,再也忍不下去了。

他是她的夫君,在定北昔阳城里,他跟自己发过誓,从那一天起,由他来守护她,可是那个誓言一次也没有实现过,反而是她一直在实现自己的诺言,从她说过要守护他的那一天起,她无时不刻不在履行自己的诺言,远赴定北救他,在父皇赐婚之后,他一边是心爱的娘子,一边是敬重的父皇,她怕他夹在中间为难,所以从来没有开口要他解决,而是凭着自己一己之力来化解,这般处处为他打算,处处为他着想,只因为他是她的夫君,她交出自己心的那个人,决定全心去爱的那个人。

可是他呢,他为她做过什么,他是她的夫君,本该为她挡去所有的风雨,可是他没有,自从成为真正的南王之后,他连陪她的时间都很少,甚至连暖暖都不如,只因为那个九五之尊的位置。

那个位置真的有她重要吗?这个没有答案的问题在方才看到她决然走向父皇的时候有了答案,答案是没有。

……本章完结,下一章“凤焦琴上听凤舞 5”↓↓↓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