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目录] > 第198章:凤焦琴上听凤舞 9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第198章凤焦琴上听凤舞 9

清茗微漾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皇帝虽然心里不愿,但是此时此刻,在文武百官的面前,他不能说出任何反驳的话语,只能眼睁睁看着太后领着沉熏走进慈宁宫的正殿去,愤然摆驾回养心殿,众位官员终于得了解脱,就如同从地狱回到人间一般。

走出庭院的时候,阴夜冥脚步忽然顿住,转身看向梧桐林的方向,两只凤凰随着那两个人影的消失,重新飞回了梧桐林,凤凰,烧焦的琴,阴夜冥脑中忽然闪过什么东西,问一旁的沈立寒:“你知道前朝的两件镇国之宝是什么?”

沈立寒一愣,前朝,也就是玥骅王朝,沈立寒博览群书,自然是知道的,当下答道:“一个是龙眼,王爷是知道的。”顿了一下,语气叹息道:“另外一个,当然是失传已久的凤焦琴了,那等上古名琴,可惜……”他忽然顿住。

凤焦!

这两个字出口的瞬间,沈立寒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大变,“王爷的意思是……”他还未说完自己就摇了摇头:“不可能,凤焦早就失传了,怎么会重现人世,更不可能在南王妃的手中。”

阴夜冥却只是嘴角微扬。

不可能?在那个人的身上,仿佛什么都是有可能的。

是与不是,需要的,只是一个简单的求证而已。

慈宁宫的正殿。

“皇……”跟随着太后走进后,抱着凤焦坐在殿中的锦凳上,沉熏想向往常一般叫出那三个温暖的字,可是只说出了一个字,后面两个字却是卡在喉咙那里,再也说不出来。

奶奶!到了如今,她还有什么资格叫出奶奶两个字。

那个人在文武百官的面前,终究没有说什么,让太后带走了她,可是沉熏知道,她已经在那个人的心里狠狠地插上了一根刺,那个人也一定会想法设法地拔出,她没有后悔和皇帝闹翻,只是后悔伤害了太后。

“对不起。”沉熏头慢慢垂下,饱含歉意的话溢出口,正殿里的执事宫女和太监都退下了,显得特别空,又特别大,沉熏的声音在殿中轻轻地回荡开来:“是沉熏不孝,太后想要如何处罚,沉熏心甘情愿领受。”

“处罚?”太后仿佛没有听到她在说些什么,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淡淡转过脸来,眼角的细纹在殿外斜射进来的阳光里,一条一条细小的纹路,如同刻上去的一般,确实也是刻上去的,时间就是一把刀,如花美眷,似水流年,都在时光里渐渐地淡去,把痕迹一点一滴的刻在人的脸上,变成时光的见证。

太后的神色掩不住的倦怠,声音也是疲惫的:“小薰,你知错吗?”

沉熏垂下去的头忽然微微扬起来,顿了一顿,动作很轻但是十分决然地摇头:“沉熏不知道错在何处?”她一边说,一边抱紧了手中的凤焦琴,像是要从中汲取力量一样,牙齿不自觉地咬住嘴唇,有种孩子的忐忑不安。

是的,她确实不知道自己错在何处,方才的凶险过后,心中激愤的感情也在殿中安神的檀香味里慢慢地散去了,面对的是一个她视如奶奶的人,当决然不顾退却之后,剩下的就是彷徨无依,沉熏又摇了摇头,轻声重复:“皇奶奶,沉熏不知道自己错在何处?”她微微地仰起头,嘴角却浅浅的笑开了:“我只是想要守护住我自己在意的东西而已。”

太阳已经西斜了,今天的阳光一直很灿烂,只是今天的阳光却是清冷的,太后看得那样的笑容,浅浅的笑容,如同尘埃里开出的小小花朵一般,让人再也不忍过多的责备,历经这么多年的风云,在方才受到自己亲生儿子欺骗之后,这个嘉明王朝的太后最终叹息出声,声音无限的疲惫:“既然你认为你没有做错,你让皇奶奶如何惩罚你?”

有些无奈而温暖的语气,让沉熏愣愣转过脸来,视线看向太后,太后视线慈爱而疼惜,不同于那个人冰冷残酷的眼神,轻易让人的心底慢慢暖起来,眼底水雾自动弥漫起来,那三个字终于又叫了出来,因为哽咽,叫得断断续续:“皇……奶奶。”

“你呀!”太后站起身,走到沉熏的身边,疼惜地拍了拍她的头,“你这个傻孩子,有什么事情可以跟皇奶奶说,事到如今,你完全的惹怒了你父皇,什么都不可挽回,你让皇奶奶如何是好?”

微带责备的语气,让沉熏眼底浮起的水雾越来越多,渐渐地迷住了双眼,她慢慢放松了抱紧的凤焦琴,太后衣服上的檀香味更甚,让人安心的味道,安心得想哭的味道,方才坚强的表象下,那些压在心里的软弱在弥漫的檀香味里,在太后的慈爱的声音里一下子全都涌上来,沉熏猛然地摇头,“皇奶奶,沉熏没有办法,在知道皇上意图的时候,沉熏唯一的意识,就是一定要阻止皇上的意图。”

“可是现在结果呢?”太后叹了口气:“小薰,你这样做,只是把你和辰儿两个人推入了一个绝境,你知不知道,以你今天那些大逆不道的话语,皇帝就完全能够废了你这个南王妃的位置。”太后顿了一顿,“即使皇奶奶想为你求情,皇帝也未必会听。”

“皇奶奶不用担心,孙儿有办法。”随着柔和的声音,一个修长的人影踏入正殿之中,是阴夜辰。

太后因为皇后之前的话语,虽然并不相信,但是对于这个孙子的喜爱还不如沉熏,当下淡淡道:“你有什么法子?”

阴夜辰并没有注意到太后语气里的冷淡之意,视线只是看着沉熏,幽蓝的眼眸里是愧疚和疼惜,他轻轻地笑起来:“如若我不是南王,那么父皇要废掉南王妃的话,就没有影响了不是吗?”

————————————————————————————————————————

我哭……本来今天可以早早更新完的,新买的电脑系统不稳定,居然把我的文稿数据全弄丢失了,苦命的我只得重写,呜……明天我尽量早点更新……

……本章完结,下一章“凤焦琴上听凤舞 10”↓↓↓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