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目录] > 第200章::无可奈何花落去 1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第200章:无可奈何花落去 1

清茗微漾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夏季在屋檐的滴水声中慢慢就要过完了,闷热的暑期渐渐消散,转眼就已经到了夏末的时候,沉熏午睡起来的时候看着渐渐西斜的阳光忽然有些怅惘,鸳鸯采花大盗,可能等不到被采的那一天,荷花都已经谢掉了。

那日过后,皇帝没有再次的表示要废掉南王妃的意思,仿佛是忘了沉熏这个人的存在一样,反而是沉熏和阴夜辰不知道如何应对,只得以不变应万变。

朝堂上,众臣也都不约而同地收敛了前段时间闹着立太子的态度,绝口不提,说话办事都变得小心翼翼,唯恐自己惹怒了那个龙椅上的人,得凤者为后的整件事情变成了一个禁忌,一个不可触碰的噩梦,如若谁敢去提及,那么等着自己的绝对是一个噩梦。

整个京城的上空弥漫着一种名为惶恐的东西,怎么不惶恐呢,作为臣子来说,忽然发觉自己效忠的君王隐藏在贤德下面居然是这样的面目,当然是心惊胆,南王府全府上下表面上一如既往,但其实亦是弥漫着一种难以言喻的紧张气氛,大概全府上下,就只有一个人感觉不到这样的紧张气氛了,那个人,就是凝碧。

如同现在,凝碧拿着刚从外面新买的糕点,一跳一跳地往屋里走,可以说是有点儿眉飞色舞了,看得自家小姐懒懒的躺在贵妃榻上,不由奇道:“小姐,我都出门好几个时辰了,怎么回来之后你依然躺在这里?”想到什么,她忙放下手中的糕点,几步走过去,“小姐是不是生病了?”

沉熏摇了摇头,她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倒不是生病,只是这几日常常觉得困乏,非常的贪睡,常常不当心就睡着了,她坐起身来,斜了斜凝碧道:“你还有脸说,让你买糕点买几个时辰。”

凝碧知道沉熏只是说说而已,吐了吐舌头,老实道:“我不是故意的,是因为在街上碰到了一个熟人,聊着聊着就忘记时间了。”

“熟人?”沉熏抬头看向凝碧,只见她眼神晶亮,眼神晶亮并不奇怪,因为凝碧向来心性单纯,目光一向都是纯净如水的,但是今天的这种晶亮和往常有些不同,对了,有一个词叫做烟波欲流,而这个词,通常是出现在情动的女孩子身上。

情动?

沉熏自己正错愕间,凝碧已经自顾自地说开了,“对,熟人,一回生二回熟,我和他虽然才见过第二次,但是那个词叫什么,一见如故,以前小姐教碧儿这个词的时候我不太明白,可是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碧儿大脑里就突兀地闪现出这个词来。”顿了一下,凝碧脸色放光道:“本来上次分别之后,我以为再也无缘见到他了,没想到今天居然在路上碰到了,结果她请我去喝茶,我想着江湖儿女本来就不计小节的嘛,就去了。”说到最后,凝碧也意识到自己行为的鲁莽,声音不由小下去,怯怯看了看沉熏。

沉熏听得她这样说,好气又好笑,一见如故,不计小节,才见过两次就对那人有这种好感,可能这丫头自己都不曾觉察到吧,沉熏忽然觉得心里有点儿酸酸的,又有点儿欣慰的感觉,这个小丫头长大了,沉熏问:“他叫什么名气?”

“他叫……”凝碧忽然哑然,挠了挠头,眼睛瞪大道:“对了,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呢?”说吧眼底浮上懊恼的神情,嘟哝道:“下次见到那人,我一定要问他他叫什么名字。”

沉熏闻言嘴角微不可见地一沉,不管是江湖儿女还是大家之人,一个男子如若是真心的想要结交一个女子,那么必然是要先自报姓名,碧儿口中的那个熟人究竟是忘了,还是故意隐瞒另有目的……如若是后者,沉熏看了看纯然依旧的凝碧,眼睑随即垂下来,如若是后者,定然就是想要利用凝碧单纯的心性,从中套取什么东西,沉熏眼底慢慢浮上冷意。

凝碧懊恼了一瞬,随即就丢开了,拿过盒子,献宝似的捧到沉熏面前,“小姐你尝尝看,这是美味斋的新出的糕点,名字很有意思哦,叫天长地久。”凝碧贼兮兮笑了笑,道:“且不论味道如何,这名字光听着就好听,或许——”凝碧眼珠滴溜溜转了一转,道:“或许小姐想等王爷回来了一起吃。”

“你什么时候给我学着油嘴滑舌了?”沉熏斜睨了凝碧一眼,打开食盒,茉莉花的味道扑面而来,很清新的味道,美味斋糕点的特点就是在其中加入应季的花香,光是闻着就非常的舒服,看到里面的糕点,沉熏哑然失笑,原来每片糕点的形状都都手牵手的模样,难怪叫做天长地久,做工十分的精致,栩栩如生,让人舍不得破坏掉了,她一面捡起一块来,并不吃,只是看着,一面状似无意地问凝碧:“碧儿,你和那位公子是怎么样认识的?”

“当初在凌云场的时候认识的。”凝碧想起当日的情景,不由笑起来,一边把当日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沉熏,讲到那个人为她挡下雪澜少爷的剑的时候,尤不忘记批评一句:“那个人的武艺真的很差,至少比我差多了。”

讲完时,凝碧抬头看向自家小姐,却发现沉熏面色凝重,凝碧重来没有见过自家小姐这般的神色过,一下子不由慌了,忙道:“小姐,我知道我去找雪澜少爷比试是我不对,我下次再也不会这么鲁莽了。”

沉熏却是半个字也没有应声,大脑里重前某根连不上线一下子连上了,以前一直不明白的什么东西瞬时间就明白了,她当日在定北昔阳城下见到雪澜的时候,就觉得十分的奇怪,他明明远在安南,朝廷都不知道的事情,他怎么可能会知道,当时因为担心夫君心切,并没有认真去追究,可是如今看来,根本就是从凝碧这里已经知道了她和雪澜的渊源,并且加以利用。

而会这样做的人,沉熏大脑中浮起一张魔魅如妖的面容,一时间脸色苍白。

……本章完结,下一章“无可奈何花落去 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