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目录] > 第201章:无可奈何花落去 2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第201章无可奈何花落去 2

清茗微漾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同一时间。

清王府。

沈立寒急匆匆往德坤殿走去,方才走到门口,就被管家拦住,沈立寒一怔,因为清王府的人都知道他对于清王来说是一个十分得力的人,加上和清王自小一起长大,他在清王府一向是来去自如的,像这样被拦住,还是第一次,不由疑惑皱起眉头。

“沈公子,您等会儿再进入吧,王爷和瑶主子在里面。”

沈立寒一呆,随即点了点头,正往后走了几步,脚步忽然间一顿,很诧异地发现一件怪异的事情,他居然没有半点难过的感觉。

居然!

是因为曾经一直看见或是听见关于陈天遥的事情,心里都会闪过一丝黯然的神色。

其实当初是他先认识的陈天遥,认识陈天遥的时候,她是一个纯净的女子,东阙门的大街上,她被人调戏,而他救下了她,她没有如同任何传奇里的女子一样万分感谢或是以身相许什么的,什么都没有,只是淡淡朝他笑了一笑,说:“公子,你真是个好人。”说罢,从容离开,从那一刻起,那一抹浅浅淡淡的笑颜,就此留在沈立寒的心里。

后来再次见面,是在红枫山的红枫亭,那一次两个人算得上是真正的认识了,沈立寒是宰相之子,红颜知己遍布京城,但是他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女子想陈天遥这般的落落大方而又不失女孩子应有的态度,更难得的是,你能从她的眼里,感觉得到她心里的纯然,后来渐渐熟悉,她叫他寒哥哥,沈立寒一直记得她第一次开口叫他寒哥哥的时候,神情有些怯怯的,看得人心里一软,后来每一次从她的口中听到寒哥哥三个字,他都会莫名的开心,他想,她对他定然也是有情的,可是那样的猜想在陈天遥见到清王的时候全部如同泡沫一样破灭了,那个时候,阴夜冥仅仅只是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姑娘姓陈?”那个落落大方的陈天遥便羞红了脸,不久之后,在他的帮助下,她变成了清王的女人,再不久,她脸上再也没有了当日他在东阙街上看到她时的那种从容,越来越多的是女子的幽怨,变成了另外的一个人。

身后传来的脚步声打断了沈立寒的思绪,他回过头去,看见了那个引发他忆起往事的主角。

陈天遥看得沈立寒亦是一愣,慌忙地别过头去,掩住了自己红肿的双眼,不发一语,向着自己的住所天然居掩面奔去,沈立寒错愕,终究只是叹了一口气,没有追上去,今时今日,他没有资格,也没有那等的心思了,他转身走进德坤殿内。

殿中一片狼藉,茶盏被摔碎在地上,阴夜冥脸色阴沉立在桌前,桌上放着的是那一副举世名画《飞天》,沈立寒瞬时间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心里陡然一凉。

果然——

阴夜冥慢慢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嘴角露出一抹嘲讽之意:“连你也欺骗本王是不是?这件事情你也有份?陈天遥根本就不是前朝皇室的血脉,当时本王让你去查的时候你怎么说的,说她是末代公主的女儿。”阴夜冥冷然一笑,黑玉般的眼底浮起薄冰:“沈立寒,本王真真没想到,没想到你竟然会欺骗于本王,原本本王以为,以为这个世上至少还有一个可以相信的人,至少还有你,本王还可以相信,看来本王错了。”阴夜冥冷笑出声,不顾风度地拿起桌上的画卷砸向沈立寒:“本王错得离谱,连自己的亲身父亲都会欺骗利用自己,更何况是朋友,本王今日又得到了一个教训。”

他的语气本是凌厉之极的,但是却掩不住的凄然,沈立寒当日在答应陈天遥的请求,决定帮她的时候,就已经设想过被阴夜冥发现的这一天,这一天终于到来,最初的无措过后,她很快地坦然下来,没有躲闪,任那幅画砸在自己身上,一幅画本就没有多少力道,但是因为掷画的人非常用力的关系,那画的一角从沈立寒的脸上划过,当场划出一条血痕。

阴夜冥一时间也是愣住,他今日也是心血来潮,拿了《飞天》出来,让陈天遥一起来观赏,随口提到前朝的一些事情,却见陈天遥眼神惊慌,一时间起疑,一番逼问之下,陈天遥说出了真相,她的母亲根本就不是玥骅王朝的末代公主,而是国破之时,陪着公主逃走的一个侍女。也就是说,就算是找到了《飞天》画里面隐藏的地址,也根本不可能拿到他想要的东西。

那一刻,一直以来苦苦支撑着阴夜冥必胜的信念忽然间就动摇了,是以他才会失态至此,一直以来,他坚信自己能够靠自己走上那个位置,推翻那个人,除了对自己的手腕有着自信之外,还有就是凭着他知道《飞天》的最大秘密,黎沉熏说对了一半,另外一半就是画里面隐藏的根本不是什么宝藏,而是传国玉玺。

是的,传国玉玺,玥骅王朝国破的时候,搜遍了皇宫的任何一个角落,都没有找到传国玉玺,在天下人的眼中,传国玉玺就是皇权的象征,是真天子的象征,没有传国玉玺,嘉明王朝的两任天子,神武帝和圣光帝,心里都有一个结,时刻害怕着前朝的余孽会携着传国玉玺出现,一呼百应,成为皇权的最大威胁,是以,两位皇帝对于前朝余孽,都是赶尽杀绝。

一直以来,阴夜冥掌握着这幅图最大的秘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要能够破解了画中蕴含的地点,加上陈天遥的血液,他就可以携着传国玉玺,名正言顺地登上那个位置,甚至比如今坐在位置上的那个人还要名正言顺。

今天才知道,陈天遥根本不是真正的陈氏血脉,他怎会不失态?

“对不起,这件事情是我欺骗了你,但是其它的事情,我从未欺骗过你。”沈立寒神情却是坦然的,可能等这一天等得太久,如今到了,反而是松了一口气的感觉,他没有顾忌脸上的伤口,而是从容地弯腰拾起地上的画卷,脸颊上流淌下来的血液滴落在画卷上,有种触目惊心的红。

沈立寒慌忙伸手去拭,指尖在触碰到画面上的时候,忽然顿住。

————————————————————————————————————————

嘿嘿。。。亲们有兴趣的话猜猜沈立寒顿住的原因是什么?。。。。偶存稿去,存够了哪天一起来个十更。。。飘走。。。

……本章完结,下一章“无可奈何花落去 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