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目录] > 第206章:无可奈何花落去 7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第206章无可奈何花落去 7

清茗微漾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父皇真真大方,给了儿臣两个选择,两个选择的结果都一样,都是做一个傀儡。”阴夜辰自发地站起身来:“对不起,儿臣只想做自己,不想做任何人的傀儡。”他转身朝外走去,“恕儿臣无礼先告退了。”

皇帝眼神一滞,指尖微颤,手中的棋子落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啪嗒声,嘴角却是奇异地扬起来,声音溶在夏末的风里,有种说不出的可怖:“辰儿,你记住了,这是你的选择,到时候不要怪朕。”

阴夜辰脚步未曾停顿,只是全身上下戒备,朝着御书房外走去,在他踏出殿门的时候,从来只会眼观鼻鼻观心的安得公公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

暴风雨就要来了。

阴夜辰出了殿门并没有看到预料之中的禁卫,走出皇宫的时候亦是没有受到任何阻拦,心里却紧紧地提起来,想到什么,几乎是飞奔回到南王府,直到看到南王府的一切还是安然无恙的时候,一颗提起的心方才稍稍放下来一些。

走进卧房,沉熏已经睡着了,这段日子以来她变得非常的嗜睡,许是上次那一曲《凤舞》太过于耗费心神的缘故,阴夜辰慢慢在床沿上坐下来,屋里光线很暗,夜明珠橙黄色的光芒已经被罩子罩住,只露出幽微的一点光亮,就着那一点幽微的光芒,他看着床上安睡的人儿,不对,是安睡的人儿和狐狸,方才冷下去的心慢慢暖起来,无意识地微笑开来。

直到今夜,他才发觉自己的选择是何等的正确,如若走上那个位置,坐上那个位置是变成像是父皇一样的人,那么他宁愿不要,他所想的所要的,其实就是现在这般,能够看着心爱的人安睡,能够满心温暖,所以,他会竭尽全力来守护这样的温暖。

暖暖最先感觉到床边的人,一声叫唤还没有出口,脖子就被卡住,阴夜辰挥了挥拳头,暖暖向来非常的通人性,知道这人不会对它客气的,而向来宠它的女主人正在熟睡,十分识相地点了点头,乖乖闭上嘴巴,阴夜辰方才放开,却看见沉熏不知何时已经睁开眼睛,眼底带着笑意,那眼神像是看一个顽童一般,有点儿无奈:“你又欺负暖暖。”

暖暖叫了一声,跳到沉熏的旁边,十分谄媚地用毛茸茸的脑袋蹭了蹭沉熏,表示自己确实受到了委屈,一边滴溜溜的眼神十分挑衅地看了看阴夜辰,那副奸诈的狐狸模样,看得阴夜辰牙痒痒。

“我这不是怕它把你吵醒吗?”阴夜辰毫不客气地拍了拍暖暖的头,“你还一副恶人先告状的模样。”

沉熏失笑,随即懊恼出声:“我本来是想等夫君的,结果不小心又犯困睡着了。”一边说,一边想要支起身子。

阴夜辰忙止住,道:“起来作甚,继续睡吧,我也正想要睡了呢。”

沉熏反而就着他的手借力起身,顺势依偎进他的怀里,道:“我方才睡了一觉,这会子已经不困了。”顿了一顿,仰起头看向阴夜辰,白皙柔嫩的指尖随即抚上他的眉,他的眉是剑眉,眉峰无意识皱着,脸上的神色虽然如常,但是却有一种淡淡的悲伤,沉熏知道他今日这么晚才回来定然是发生了什么事,眼底蕴了一点复杂的情感,像是心疼,又像是嗔怪:“你这样子,会睡得着才怪?”

阴夜辰眼神微怔,下意识地别开头,避开沉熏的眼神,有些痛有些软弱,他并不想在她的面前表露出来。

沉熏也不继续追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把头靠在阴夜辰的肩上,手放下来,抓住阴夜辰的手,把他的手展开,把自己的手覆上去,然后十指相扣,做完这个动作,她盈盈一笑,语带笑意道:“夫君,既然你睡不着,我也不困,那么我们来聊天吧。”

“聊天。”阴夜辰语气不自觉地放松下来,握住的手小儿软,温暖无比,轻易就让心里某些堵在心口的东西消散了,他侧过头,空着的一只手抚了抚她的发,问:“娘子想聊些什么?”

“什么都可以啊。”沉熏拍了拍暖暖的头,示意它乖乖不要吵,“只要是夫君想聊的,都可以。”

只要是夫君想聊的,都可以。

本是很简单的一句话,却让阴夜辰的眼底迅速的湿润,这样的话,其实每天都在听到,就比如吃东西,他问:“娘子想吃什么?”她常常回答:“都可以啊,只要是夫君想吃的,都可以。”非常的平凡琐碎的话语,无意识间脱口而出,不经过任何考虑的,平素他根本没有注意到,有时候是想她懒得去想,所以才随口这样说,直到今天,在明白另一个人所谓的宠爱的真正意思之后,才明白这样简单的话语里包含的是怎样的感情。

是因为真的爱对方,为对方着想,会在第一反应想到对方的喜好,而不是把自己的喜好强加在对方的身上,正是因为无意识,不加思索,才显得这样的话语里带的是怎样纯粹而不带任何的杂质的感情,有了比较之后,他方才明白了当日她送桃木钗给他,把她的心送给他是怎么样意义重大的举动。

眼底迅速地弥漫上雾气,而且止也止不住,阴夜辰忙微微仰起脸。

沉熏久久听不见他的回应,不由重新问了一遍:“夫君想聊什么?”顿了一下,她握紧了他的手,又道:“如若夫君没有想聊的,那我们就这样坐坐吧。”

话音刚落,唇就被温软的唇瓣覆上了。

很温柔的一个吻,与其说是吻,不如说是宠溺,只是浅尝了一下,阴夜辰随即放开,额头抵住她的额头,声音叹息而疼惜:“为什么不说说娘子想聊的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无可奈何花落去 8”↓↓↓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