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目录] > 第208章:无可奈何花落去 9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第208章无可奈何花落去 9

清茗微漾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多事之秋,用这句话来形容圣天九年的秋天最为合适不过。

刚刚进入秋天,朝凤寺的住持慧安大师便圆寂了,慧安大师是当世的得道高僧,圣光帝还是太子的时候,生了恶疾能够得治,就是慧安大师指明的方向,太后每年都会去朝凤寺礼佛,也常常听慧安大师讲述佛经,就是圣光帝,也是对这位大师尊敬有加的,是以,慧安大师圆寂的消息传来,太后提出去朝凤寺凭吊,并让南王和南王妃陪着一起去的时候,皇帝没有半分犹豫,立刻命内务府的人着手打理一切。

华然宫。

蓉妃歪在贵妃榻上,看着跪在地上的沉熏和阴夜辰,视线落在窗外的柳树上,细长的柳条儿,随着风轻柔地飘荡,说不出的自由自在,容妃脸上无意识泛起淡淡的笑意,在初秋的阳光里,那笑容却有种说不出的凄凉,过了好一会儿,她方才转过头来,道:“都起来吧。”

“母妃……”沉熏眼底含着愧疚的神色:“是孩儿不孝。”

蓉妃摇了摇头,下了贵妃塌,弯腰扶起沉熏,心里难受,面上却笑起来,“如若你们真的不孝的话,就不会特意进宫来向母妃说明了。”她又笑了一笑,掩饰住自己哽咽的声音,过了一会儿,方才重新说出话来:“母妃是开心,开心你们可以去过自己想要过的生活,很好,这样很好,很好。”蓉妃一连说了几个很好,像是为了掩饰住心里的酸楚,然而心里的酸楚却是如同潮水一样涌上来,她忽然放开了沉熏的手,走到窗前,微微仰起头。

“母妃……”阴夜辰心里一痛,然而多余的话却是说不出来。

沉熏泪水已经盈满了眼眶,一咬牙道:“夫君,我们去求太后让母妃跟随一起去,太后仁慈,一定会答应的。”

“小薰,你有这份心就够了。”蓉妃转过身来,止住了沉熏,道:“如若母妃跟着去,那你们定然走不了了,那人会这么轻易地答应,就是因为他心里认定了你们定然不能抛下母妃离开。”她凄然一笑,“再说,母妃老了,在这深宫之中住了这么多年,早已经忘了外面的世界时什么样子的。”她顿了一顿,视线看向沉熏,道:“更何况,母妃有不能离开的理由。”

沉熏当然明白蓉妃所说的不能离开的理由是什么,也知道她说的话不假,其实皇帝会这么爽快地答应,非常出乎两人的预料,后来想想,许是因为太后开口的缘故吧,因为上次的事情,皇帝对太后抱有愧疚之情,所有想用这一次的事情来弥补。

而沉熏和阴夜辰的计划,就是在跟随太后去朝凤寺的途中,遇到打劫的‘盗贼’,南王和南王妃为了保护太后,誓死力敌盗贼,结果双双惨死盗贼之手。

明日就是太后启程去朝凤寺的日子,是以今日就是两人在宫中的最后一晚,这个计划里,最对不起的人,就是蓉妃了。

三个人都知道,此去一别,有可能此生都不能再见面了。

藏春殿出现一段时间的静默,过了许久,蓉妃忽然笑起来,道:“真是的,母妃是越来越糊涂了,这是件值得高兴地事,做母亲的,最希望看到的就是自己的儿女能够幸福,如今看得你们这样子,我应该开心才是。”她重新拾起沉熏的手,道:“来来来,今日母妃刚好亲手做了一些芙蓉糕,正巧你们俩来了。”一边向外唤了一声:“瑞香。”

瑞香一直静立在外面,听得叫唤,立刻应声,不多时,便端了一个托盘走进来,不光有芙蓉糕,还有酒,是梨花酒,倒在杯子里,梨花的清雅的香味便弥漫开来。

蓉妃牵着沉熏在锦卓旁坐下来,斜睨了瑞香一眼,道:“这丫头,什么酒不拿,偏偏拿梨花酒。”

瑞香理直气壮道:“梨花酒好呀,这酒就是要趁着王爷和王妃在这儿的时候一起把它喝完了,免得日后娘娘独饮的时候反而勾起今日的事情而神伤。”她斟满了玉杯,道:“这个方法叫做以毒攻毒,梨花酒,离别,旁的人都是害怕睹物伤情,是以离别的时候绝对不会碰触到以离有关的东西,其实那样反而更加的难受,避开了这些东西,离别就不存在了吗?照我说,摊开了反而好些,明明白白,最好大家抱头痛哭一场,把心里那些不舒服通通都发泄掉了,就舒服了。”说吧,还朝沉熏眨了眨眼:“王妃我说的对吧。”

确实,被瑞香这么一说,屋内原本弥漫的悲伤气氛反而淡去了一些,沉熏轻笑出声,道:“对对对,你是母妃身边最心灵手巧又蕙质兰心的丫头了,向来最会照顾母妃了,说出的话怎会不对?”

瑞香得意地看向蓉妃:“娘娘你看,王妃夸我心灵手巧蕙质兰心呢。”说吧偷偷朝沉熏耳语:“王妃不知道,娘娘她常常嫌我笨手笨脚的,我每每听着就觉得委屈极了,现在总算有人帮我说句公道话了。”

说是耳语,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蓉妃能够听得见。

蓉妃知道这丫头是故意岔开她的心思,心里微暖,当下伸手拍了拍瑞香的头,道:“你还告起主子的状来了,今日过后,我看你找谁告状去。”本是随口而出的一句话,却让屋中的人笑容都是一滞,刚被瑞香稍微调起来的气氛又陡然压抑下去。

阴夜辰一滞过后,随即又重新笑起来,端起酒杯,道:“孩儿先敬母妃一杯吧,祝愿母妃身体安康。”

蓉妃勉强笑起来,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沉熏亦是敬酒,一壶梨花酒不多时便喝完了,其中大半都下了蓉妃的肚子,不多时,蓉妃便不胜酒力,歇息去了,一面吩咐瑞香,好生伺候南王南王妃。瑞香轻快应声,看得蓉妃的声音被宫婢扶下去时,再回头时,脸上原本轻快地神色便再也维持不下去,只余了郑重的神色,对沉熏和阴夜辰拜了一拜,道:“王爷和王妃放心,瑞香会把娘娘当成自己的母亲一样照顾。”

……本章完结,下一章“无可奈何花落去 10”↓↓↓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