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目录] > 第229章:夕阳无事起寒烟 10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第229章夕阳无事起寒烟 10

清茗微漾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当下阴夜姬去准备进宫事宜,雪澜并没有随之离开,来之前,阴夜姬就想着让驸马言语间开解开解沉熏,在她看来,自己的驸马几乎是无所不能的,阴夜姬对于雪澜,有一种近乎崇拜的爱恋,对沉熏是打心里的喜爱,是以,名着让雪澜带沉熏好好游一游公主府,一边眨了眨眼暗示雪澜趁着途中好好开解,见得雪澜微笑颔首后,方才离开。

阴夜姬离开后,庭中出现了短暂的静默,这几日来两人并没有见过面,有点儿刻意回避的意思,沉熏每每看得公主对她纯然关心的神情,心里都有一种负愧的感觉,虽然今时今日,她和雪澜哥哥之间只是纯然的如同兄妹一样的关系,但是终是对公主有所隐瞒,而朋友之间是不应该对对方有所隐瞒的,是以,今日见得雪澜,心里有些不自在的感觉。

是雪澜先开口打破了庭中的寂静,雪澜微微带着笑,眉目间是一贯的宁静和祥和,语气清润,道:“小薰,再这样僵着,就更加的不自在了。”他提步往通往花苑的小道上走去,语气含笑:“公主吩咐我好好带你游一番,不要辜负了公主的好意。”

沉熏心下方才一松,也跟上去,方才阴夜姬示意的样子她自然是看见了,心下温暖,道:“公主真的是个很好的人呢。”顿了一顿,抬头朝雪澜一笑,真心道:“雪澜哥哥,你很有福气呢,娶了这么一个很好的女孩儿,看得出来,公主她很喜欢你呢。”

雪澜闻言笑容微微一滞,随即恢复如常,道:“公主也很喜欢你。”

“是呀,但是两种喜欢是完全不同的,程度也不同。”沉熏一边说,视线落在路旁的秋海棠上面,随手采摘了一朵拿在手里,红色的秋海棠,颜色艳丽,这种秋海棠又名相思草,因相思啼血而染红的花瓣,会因为相思而啼血的人,定然是用情至深之人,而一个人的性情从她喜欢的东西上就能够看出,喜欢着秋海棠的公主,也是至情至性的人。

沉熏指尖抚弄着红色的花瓣,像是下了某个决心,道:“雪澜哥哥,我想跟公主坦白。”

雪澜的脚步微微一顿。

沉熏继续道:“我知道,雪澜哥哥也许会说昨日种种昨日死,既然是这样,昨日的发生过的事情就不必重提了对不对。”她抬起头来看向雪澜,浅浅一笑:“但是那是对于雪澜哥哥来说,对于我,其实我一直很庆幸,很庆幸年少的时候有雪澜哥哥一直如同哥哥一样的陪伴在旁,真心爱护,那些温暖,一直都存在于属于它的时光里。”她又笑了一笑,道:“对于公主来说,她一直很遗憾没能参与雪澜哥哥之前的人生,因为雪澜哥哥从来没有跟她提起过,所以她心里一直有着很深的不安全感,公主总觉得和雪澜哥哥之间有着某种隔阂。”

沉熏视线直直的看向雪澜:“如若跟公主说,她一定会很开心的。”沉熏忽然苦笑了一下,低下头去,踢了下路边的小石子,声音有些闷闷的:“其实最大的原因,是我快要被心中的负疚感压得喘不过气来了,公主那么诚心的待我,我不想对公主有任何的隐瞒。”她重新抬起头来,澄澈的眼底蕴了浅浅的笑意,看向雪澜:“如若雪澜哥哥能够敞开心扉,能够全心全意的接纳公主,你们两个能够比现在更加的幸福,那么我这个做妹妹的看着,也会觉得很开心。”

也会觉得很开心。

深秋午后的阳光微暖。

金色的阳光,盈盈洒落在眼前的这个人身上,她的眼睛是一贯的纯净明亮,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都有着一双澄澈明亮的眼睛,只是很多人的眼睛渐渐被这个尘世间的烟尘所沾染了,失去了当初的明亮,而眼前的这个人,在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还能保持住本性,如同当初那个洛水边上跟她说只要雪澜哥哥开心她也会开心的傻丫头一样,是的,傻丫头,她真的很傻,傻得让人心疼。

雪澜静静地看着沉熏,心中那种熟悉的疼痛感渐渐的蔓延开来,他脸上的笑意却加深了,视线宁静祥和,她的身后是迎风绽放的红色海棠花,然而这一刻,那些海棠花在雪澜的眼里幻化成一朵朵清理无双的荷花。

沉熏眼底浮上期许的神色:“雪澜哥哥,可以吗?我跟公主坦白。”

可以吗?

雪澜轻轻的别开视线,大脑中浮起另外一个女子的容颜,他的妻子,以错误的姿态而开始的妻子,那个时候,他中武状元进宫见驾,无意间闯进了一处居所,然后,看见了在暮色苍茫中独自垂泪的女子,其实他那时看见的不是她,而是记忆里的那个人,其实两个人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都是截然不同的,那时那一刻,她垂泪无依的样子让他恍然想起了当日他离开洛水河畔的时候,那个立在他身后的女子,也是这般的垂泪无依。

所以,他向她走过去,向着记忆中的女孩儿走过去,伸手轻柔拭去她脸上的泪水,语气不自觉地温软柔和:“没事的,不要哭。”

他当时没有想到,没有想到这个女子竟然是嘉明王朝的长公主,更加没有想到的是,因为他错误的走近,错误的伸手,他就真的再也回不到当初。

再也回不到洛水河畔。

三日过后,太后召见,谕旨赐婚。

连一点回寰的余地都没有。

以这样错误开始的妻子,不是没有恨的,只是本来他多年的修行已经淡化了对于恨的执着,加上不管他对她是怎么样的冷落,她从来没有心生怨言过,那样的恨意,终于还是渐渐的淡去了,他和她成为了一对称得上是相敬如宾的夫妻。

不是不知道公主心里的渴望,只是因为心里已经住了一个人,已经没有多余的地方去容纳另外一个人了,所以,他只能选择漠视。

而现在,心里的那个人站在面前,对他说,可以吗?

其实,藏在心里的念想,是希望那些过往只属于两个人,不会有其他的人知道,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记忆。可是他不能不答应,因为提出这个问句的人是她。

秋风里,雪澜慢慢点了点头,说:“好。”这个字出口的时候,仿佛什么东西也就此远去了,或许,那些东西早就该离去了,是他执意念念不忘,他轻轻道:“不是你来说,而是由我来说,由我来跟公主坦白。”

沉熏闻言放心的微笑开来,看着远处走来的长公主,笑容如花盛放,雪澜亦是笑,或许,他真的该让往事如烟飘散,敞开心扉接纳他的妻子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珠帘不卷夜来霜 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