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目录] > 第245章:不知庭霰今朝落 6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第245章不知庭霰今朝落 6

清茗微漾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崔白樱脸上的笑容一僵,随即又展开了,道:“儿臣愚钝,不知道母妃的用心良苦,但是儿臣知道,母妃听了儿臣带来的两件喜事之后,母妃或许会对儿臣改观。”

“哦?”蓉妃不冷不热应了一句。

崔白樱道:“这第一件事,便是家父决定在太后寿辰的那一天联合众臣上书父皇早立太子,立太子是朝廷的大事,早日立下,有利于国家的稳定,是百姓之福,也可为太后的寿辰锦上添花。”说罢,崔白樱脸上浮起一抹傲然的神色:“儿臣或许不像王妃那样能够讨得母妃的喜欢,但是儿臣的存在,绝对会比王妃的存在对王爷有用,也比她适合。”

蓉妃视线淡淡的看向窗外,其实从某一个方面说,崔白樱的话并没有错,如若辰儿是一个醉心于权势的人,那么崔白樱定然比沉熏更加的适合于他,可是辰儿不是,至少清醒的阴夜辰不是这样的,自己的儿子,蓉妃当然了解他的性格,这孩子是有着作为一个身为皇子会有的理想,想要对这天下有所作为,但是同时,这个孩子又是一个重感情的人,有着为王者不能有的弱点——专情。

所以最后他选择沉熏的时候蓉妃并不意外,感情对于他来说,终究是最不能舍弃的东西,可是他的选择皇帝不会考虑,皇帝只会考虑到自己的选择,其它人的选择,通通都得对他的选择让道。

事到如今,谁比较有用,谁比较适合这样的问题已经没有了意义,更何况对面的这个人是如同那人一样不懂得感情的人,而听得崔白樱所谓的第一件大喜事,蓉妃当然知道她话里的意思,朝臣会推举辰儿为太子,然而这对于她来说,并不是所谓的喜事,作为一个母亲,她其实并不想要自己的儿子能够有多大的作为,她只是想要自己的儿子幸福而已,希望他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而不是像她一样,可是都已经是奢望。

所以蓉妃只是淡淡问:“那第二件事呢?”

崔白樱脸上傲然的神色一滞,她生长于世家大族,家族内的各方之间为了丁点儿的利益争得头破血流,而现在,整个天下尽在眼前这个人儿子的手上,而这个人却仿佛无动于衷,崔白樱迷惑了,她想不通,不过一瞬,她眼睛一亮,定然是蓉妃没有听懂,不由又道:“儿臣的意思是,到时候朝臣都会推举王爷为太子,而父皇——”

“够了。”蓉妃仅剩的耐心在听到那两个字的时候全部消失已尽,她再也不掩饰眼底的冷然神色,看向崔白樱:“难怪他会中意你,挑选你做儿媳,你和他根本就是同一类人,把自己的思维强加在别人的身上,从来不会懂得别人的意思。”蓉妃挥了挥手,“你下去吧,那第二个喜事,我不想听。”

崔白樱原本以为凭着这两件事情,定然能够让蓉妃对她改观,可是如今第一件喜事方才说出口,蓉妃却是这样的反应,出乎她的预料,心里震惊,但是她不是轻易服输的人,牙齿一咬,不顾蓉妃的那句不想听第二件喜事,开口道:“父皇说等太后的寿辰过后,就册封母妃为六宫之主。”崔白樱看得蓉妃骤变的神色,眼底闪过笑意,这一回,看你还能不能不会所动,六宫之主,母仪天下,那可是这个世上最为尊贵的女子。

蓉妃眼神是骤变,没有了平素一贯淡然的神色,只是觉得全身发冷,藏春殿里四处都放了炭盆,但是她还是觉得冷,六宫之主,就意味着他要册封她为皇后,皇后,这个可以说后宫的女子穷期一声追求的地位,但是在蓉妃的眼中,却是一个比后宫还要大还要可怕的牢笼,当了皇后,就意味着死后也要跟那人葬在一起,生前她无可奈何,死后也不能得到自由,他想要生生世世都禁锢她,蓉妃忽然生生的打了个寒战,嘴角无意识的扬起一抹笑容,眼底却好似无限的凄然。

崔白樱只觉得她是高兴得笑起来,心里的挫败感终于稍微淡去,果然,世上的女子,没有谁能够对那个位置无动于衷,微微一笑,道:“到时候,母妃是后宫之主,王爷是太子,我们一家人便是这个世上身份最尊贵的一家人。”

“一家人?”蓉妃无意识的重复,视线落在殿外,殿外是厚厚的积雪,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可是听得这个消息之后,蓉妃这会子觉得这积雪厚得永远都不会融化了,春天永远也不会到来了。一家人这三个字本是温暖人心的三个字,然而她却只觉得更冷了,不要,她不要连死后也得不到自由,她不要生生世世被禁锢在那个魔鬼的身边,那种多年前的无助和绝望又一次向她袭来,把她整个人完全的淹没,把她这些年来所有的隐忍和修养完全的打破,因为无助,没有力量对抗那个人,蓉妃所有的怨气和恨意都转化到带来这个消息的人的身上。

蓉妃忽然回过头来,幽蓝的眼眸里是压抑不住的恨意,脸上的神色没有半分平素的雍容淡然,只有汹涌的恨意,直直的射向崔白樱,因为恨到了极点,连手指都是颤抖的,她颤抖地抬起手,指向门外,用尽全力吼出来:“你给我滚出去,给我滚。”

崔白樱如雷击般怔住,被蓉妃脸上的神情怔住,被现在的景象完全的怔住,根本一点儿也反应不过来。

瑞香正好端了茶进来,看得蓉妃从未有过的失态模样,也是大惊失色,手中的茶一时没拿稳,滚烫的茶打翻在崔白樱的身上,崔白樱立刻惨叫出声。

然而瑞香根本顾不上她,赶紧上前去,连忙道:“娘娘,您怎么了?娘娘……”

蓉妃的情绪濒临失控,只是眼睛怨毒地看向崔白樱,咬牙切齿的重复:“让她滚,让她快点滚出去。”

——————————————————————————————————————————————

唉,偶觉得当我文的女配真惨。。。

……本章完结,下一章“不知庭霰今朝落 7”↓↓↓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