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目录] > 第260章::千尺寒冰始得解 1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第260章:千尺寒冰始得解 1

清茗微漾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明白,儿臣当然明白。”阴夜辰忽然出声了,为了加重语气,他还重重点头,过了一会儿,方才停了下来,眼神奇异的看着地上散落的棋子,“明白了儿臣不过是一枚棋子。”

“你——”皇帝气得额头青筋突起,万万没有想到阴夜辰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阴夜辰忽然抬头看向皇帝,灼灼的眼神:“在父皇的眼中,所有人都是棋子吧,不听话的棋子,你就让他变成弃子对不对?你处心积虑的防备着所有对帝位有威胁的人,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如若父皇真正的做到了贤德天下,真正做到了万民敬仰,那么你根本什么都不用怕,你害怕,是因为你自己没有能够让众人心服口服,没能够让人从心里面信服,所以你只能用武力来镇压,来维护自己高高在上的位置。”

阴夜辰不顾皇帝越来越阴沉的面容,眼睛直直的看向皇帝,道:“得民心者得天下,这是父皇教给我的,可是父皇却是怎么样来为儿臣以身作则的,儿臣今日看见的,是父皇没有看到民心,没有看到天命,看到的只是自己手中的皇权,一旦有人表现出不满,表现出于父皇意志不相同的地方,父皇便想利用手中的皇权对其镇压,父皇以为皇权真的是万能的吗?武力能够镇压一时,能够镇压一世吗?镇压得住人,镇压得住人的心吗?”阴夜辰脸上是规劝和祈求:“父皇,如若您再如此的刚愎自用,终有一天会失去所有的民心,失去整个天下,儿臣不想父皇落得那般的下场。”

“住口——”皇帝气得嘴唇发紫,顺手抄起桌上的砚台就砸了过去,没有砸中,砚台被阴夜辰接住了,皇帝怒气更胜了,“朕做什么,朕要怎么做?不用你来教我,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做好朕交代你做的事情。”说到这里,皇帝忽然响起了深夜召集阴夜辰前来的目的,皇帝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压住沸腾的怒气,放缓了语气道:“辰儿,你本性善良,所以总是以己之心来度人之心,可是别人并不会像你这样善良,如同今日的事情,如若你和清王易地而处,清王是绝对不会为你求情的,你绝对不会做出对朕不忠不义的事情,但是不代表清王不会,朕不能冒这个险,朕必须把危险消灭于无形。”

“所以,父皇召儿臣前来,是想让儿臣带领暗卫为父皇除‘害’是吗?”阴夜辰语气平静无波道。

“一颗有毒的瘤子朕当然不能留着,只有连根拔起,朕方才能够安心。”皇帝脸上是完全的狠绝,随即又神色一缓,勾起一抹温和慈爱,道:“这也是为了——”

“为了儿臣是吗?”阴夜辰截过皇帝的话,忽然站起身来,道:“或者还可以说为了这个天下的安稳,为了百姓免受动荡之苦是吗?还有更加冠冕堂皇的借口和理由吗?”阴夜辰眼神奇异地看向皇帝,像是第一次见到他一样,不是像是,根本就是第一次见到他,这个一直以来他敬爱的父皇,现在这个人,这个刚愎自用的皇帝,才是他的真面目吧,阴夜辰不可抑制的笑起来,笑得前俯后仰,连语气都带了笑意,满是讽刺的笑意:“不如有我来告诉父皇真正的原因,不是为了儿臣,更不是为了天下人。”他忽然停住了笑,定定看着皇帝,雪亮的眼神,奇异地看着皇帝,像是看一个怪物一样:“为了,就是你自己的私欲,为的是维护你至高无上的皇权帝位。”

“你竟然跟这样跟朕说话?”皇帝陡然变了脸色,气得口不择言:“你别忘了你的今日一切都是朕给以你的,只要朕说一声收回,你定然一无所有。”

“父皇也别忘了父皇九五之尊的位置是天下人给的。”阴夜辰脸色不变,决然道:“没有人的支持,父皇以为你的皇权真的能够起作用?”他眼睛无畏地看向皇帝:“儿臣不会去,不会带领暗卫去刺杀清王,儿臣带领的暗卫是为了保护皇上的安全,而不是为了帮皇上做见不得人的事情。”

“大胆阴夜辰。”皇帝因为暴怒之极,眼睛像是要凸出来一样:“你竟然胆敢违抗皇命,抗旨不尊。”

“抗旨不尊?”阴夜辰淡然一笑,语气掩不住的讽刺之意:“儿臣没有见到圣旨在哪里?要治儿臣抗旨不尊的罪,也要等父皇把那道圣旨拟出来了再说,不过那道圣旨父皇真的能够拟的出来吗?连罪名都没有,儿臣还真不知道父皇从何下手?难道因为找到玉玺的人是清王而不是皇上,所以他就必须死?父皇就真的连一丁点儿的父子之情都不考量?”阴夜辰愤然转身:“夜已深,父皇还是早些安寝吧,儿臣告退了。”说罢,提步就往殿外走去,方才走到门口,脚步便是一顿。

“辰儿,你还真是学不乖,为什么非得逼得我再次对你动手?”皇帝脸上暴怒的神情已经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某种奇异的神色,居高临下的看着阴夜辰,如同一只猫儿看一只无处可逃的老鼠一般。

是的,无处可逃,没有什么能够逃脱他的手掌去,皇帝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支玉笛,精致小巧的笛子,在淡蓝色夜明珠的照射下,染上了盈盈的蓝色微光,像是深冬寒潭反射出的光一样清冷而让人心里发寒。

阴夜辰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往上冲,脑中只有那两个字:再次。意思就是,他们之间曾经有过像是今夜一样的争吵,可是为什么他却想不起来,根本一点儿的记忆都没有,唯一的记忆,便是他是父皇最宠爱的儿子,他们一直都是父慈子孝,就像是脑中那个他爱崔白樱的记忆一般,除了这个记忆,其它与之相关的事情,却是半点也想不起来,阴夜辰幽蓝的眼眸忽然闪过一道急剧的光亮。

或者,根本就没有。

是记忆欺骗了他。

————————————————————————————————————————————

拉票拉票,大家记得每天帮我投票哈。。。不然。。。哼哼,肯定是我派去拉票的那两个人努力不够,我就虐他俩。。。呀,我貌似越来越邪恶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千尺寒冰始得解 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