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目录] > 第280章::雪魄剑下亡魂哭(上) 1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第280章:雪魄剑下亡魂哭(上) 1

清茗微漾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夜晚。

定安府。

这一带原本是前朝最为繁华的地方,因为这个府里住的是将帅世家谢家,谢家是前朝玥骅王朝第二大家族,当然,第一大家族是皇族,谢家的人天生善于用兵,是难得的武将奇才,只是所有的繁荣富贵都随着玥骅王朝的灭亡而烟消云散,那些闪亮的星星,一颗一颗地全部陨落,唯留下一座充满传奇意味的府邸。

是的,传奇意味。

开国之初,谢府作为战利品,神武帝把它赐给了开国功臣也是导致玥骅王朝灭亡的王毅咏,王毅咏本是玥骅王朝京城城防营的统帅,就是因为他的临阵倒戈,才导致了前朝的灭亡。他入住这处府邸的当晚,便暴毙身亡,其后神武帝又把这处府邸转赐其他人,但是不过一晚,那些臣子纷纷请求神武帝收回成命,原来这出府邸每到晚上的时候,就从校场上传来士兵操练的声音,是不是夹杂着震天的喊杀声,仿佛那些士兵的亡灵归来一般,许多人暗中揣测,王毅咏的暴毙,便是亡灵复仇,是以,这处府邸就如同西苑的巨石一样,变成了禁忌。

所以,当初周子澈领着大军凯旋而归,在皇帝问他想要什么样的赏赐,周子澈提出了这处府邸时,众臣无不大惊失色,都只道是周子澈年轻气盛,并不知道这处府邸的怪异之处,有人暗示周子澈,然而这位少年将军无畏大笑道:“若真有鬼怪,周某定然也将其斩杀。”皇帝见他意志坚决,况且也想看看能不能打破那个禁忌之地,是以赐名定安府,如其所愿,赏给了周子澈。

这些人不知道的是,周子澈会提出这个要求,一切都是因为雪澜状似无意间的一句话,那是雪澜从定北回京后,皇帝宣布他功过相抵,不赏不罚之后,周子澈问雪澜可曾后悔,雪澜摇了摇头,沉默良久,最后道:“只是可惜了,那出专出将帅奇才的府邸,是雪澜与之无缘。”惋惜的语气,让周子澈心中便有了决定。

周子澈的心思,雪澜是他打心里信服的朋友,他的东西都可以分给雪澜一般,甚至全都送给他都行,定安府到了他的名下,也跟到了雪澜的名下一样,在京的时候,两人便是常常在定安府中商议各种军事上的事情,怎样排兵布阵,怎样突围……或是到校场上去比试一场,痛快淋漓,只是让周子澈微微遗憾的是,他并没有听到那些传说中的亡灵之声,语气十分惋惜地说与雪澜听,雪澜嘴角浮起意味深长的笑容:“或许,是因为他们等到了自己的主人,所以平息了。”

是的,主人,也就是谢家的后人。

当然不是周子澈。

雪,便是谢,所有的花都谢掉之后,接踵而来的,便是冬天纷扬的雪花。

高大威武的石狮子,仿佛见证了过的繁荣,时光流逝,前朝的旧人旧事如同烟云消散,唯有这些石狮子一成不变,静静的看着世间的一切,忠实的记录着时光在它身上刻下的痕迹,那些痕迹,是用沾着鲜血刻下的。

腊八节的夜晚,雪澜站在定安府门前的时候,指尖轻轻触摸着高大石狮子身上已经被冲洗得几乎看不见的血迹,袖中的流魂剑便发出仿佛悲鸣的声音。

每一次,只要他走进这处府邸,流魂剑便是会轻微的震动,发出呜呜的悲鸣声,宛如哭泣,那些喷洒到石狮子上的鲜血会被时光的雨水冲刷赶紧,但是洒在心里的鲜血,却随着时光的溜走而更加的殷红。

希望今夜过后,所有的亡灵将得到最终的平息。

雪澜收回了手,握紧了流魂剑,宁静祥和的眼眸中已经被冰冷入骨的神情所代替,他从容推开了定安府的大门,自动的走进那个人设计好的圈套,当然,府中的下人已经早早被遣散了,雪澜穿过中庭,往东边的校场走去,非常宽阔的校场,连空气都仿佛与别处的不一样,凝重非常,今夜月色很淡,淡淡的月色下,雪澜他看着校场上悄无声息的重重黑影,宛如站得直挺的千万士兵,只等待统帅的一声令下,便动如脱兔,奋勇杀敌。

宛如。

“将军,所有的事情都准备好了。”昏暗的月色中,几个人影走出来,说话的人是自从安南之战后就一直跟随在雪澜身边的左参军秦尚英。

“嗯,接下来,我们就拭目以待卫彦的精彩表演。”雪澜微微一笑,转过身子,听得不远处传来的越来越大的急行军的脚步声,他脸上小笑意渐退,露出了一抹与他的气质非常不相符合的冷酷笑意,“速度还真是迅速呢。”

定安府门前。

卫彦高坐在马上,雪白的骏马和一身程亮的铠甲,把整个人衬得有几分英气勃勃的意味,手中的长枪在月色中反射出幽幽的冷光,一双眼眸里闪烁着光亮,淡淡的扫了一眼一旁痛苦得直皱眉头的古智,“古大人,手中的圣旨可要拿稳了,那可是捉拿逆贼的圣旨。”

古智听得这话,身子马上一正,铿锵道:“驸马真如将军所言,和太子勾结意图谋反,老夫就算是穷其心智,也要用手中的一支笔将两人的恶性告知天下,让两人遗臭万年。”很显然,古智心里对所谓的逆谋之罪还有几分半信半疑。

在皇帝的真是性情越来越了解之后,会生出疑心,那是正常的反应。

“好,今日本将军就让你亲自看一看这些逆贼的真面目。”卫彦冷笑,长枪舞动:“破。”话音落下,护城军如同潮水涌动,撞破了定安府的大门,往校场的方向涌去。

————————————————————————————————————————————————

抱歉,我今天方才发现我前面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小薰的剑是雪魄(凤焦琴上听凤舞,雪魄剑下亡魂哭),雪澜的剑是流魂,汗,一开始的时候是写对了,中间因为雪魄和雪澜都有一个雪字的关系,不小心弄混了,大家见谅哈。

嘿嘿,顺便说一下,这两把剑非常重要,重要性就跟凤焦差不多。

……本章完结,下一章“雪魄剑下亡魂哭(上) 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