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目录] > 第296章:雪魄剑下亡魂哭(下) 7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第296章雪魄剑下亡魂哭(下) 7

清茗微漾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夜更加的黑了,月亮不知何时躲进云层里,天空完全被黑云挡住,没有月光也没有星光,皇宫一片死寂,大殿中一片死寂,只有阴夜辰的脚步声,重重的脚步声,那脚步不是踩在大理石的地面上,而是踩着许多人的心上。

“不要……不要……”沉熏发出了近似于呜咽的声音,眼泪早就爬满了面容,袖中的手指先是僵硬,然后是发抖,全身都在发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澄澈的眼眸里满是绝望,无边无际的绝望,从出生到现在她从来没有这般的绝望过,绝望得失掉了所有的语言,就像是当日在巨石密门中那些沉淀了几十年的悲哀一样。

是的,悲哀。

一步算错,便是满盘皆输,沉熏视线痴痴的看向被皇帝随手丢弃在一旁的琴,冰蚕丝的琴弦已经被鲜血沁成了红色,全部都是断裂的琴弦,琴断人亡,真的是只能是这样的下场吗?一道视线拉回了沉熏的深思,是阴夜冥。

阴夜冥束发的金冠在打斗中歪掉了,那一袭华贵的玄色衣装也被剑刺破了好几处,狼狈无比,但是那一双丹凤眼却依然的妖娆如昔,黑玉一般的眼眸之中全是不认输的神色,他看着沉熏,坚定的看着沉熏。

只要还没有到达最后一刻,那么,便不能轻易的言败,不能心生胆怯,会输掉的人,不是因为敌人太过于强大,而是自己太过于软弱。

对手的强大,从来都不是失败的理由,而是失败的借口。

沉熏神色忽然一凛,视线看向阴夜辰的方向。

阴夜辰已经走到了雪澜的面前,今日他才发现,原来雪澜的长相跟他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可是从前他居然一点儿也没有察觉,真是瞎了眼了,是的,他二十多年来都一直是瞎了眼的,看不清楚那个人,所以,落得今日的下场,根本不关任何人的事,都是因为他自己瞎了眼。

阴夜辰的对面,雪澜轻轻的别开头去,视线看向皇帝的方向,袖中一抹光亮一闪而过。

“哥……”阴夜辰轻轻叫了一声,慢慢的扬起了手中的剑。

皇帝睁大了眼睛,像是看着某种不能错过的精彩场景一般。

阴夜冥身子忽然颤了颤,仿佛站立不稳。

雪澜视线依然看向皇帝。

凝碧牙齿死死的咬住嘴唇,看着青碧色的剑光被淡蓝色的夜明珠光芒反射成绝美的颜色。

然后——

那抹绝美的颜色忽然在空中急速地变化了方向,阴夜辰旋身向后刺去,阴夜冥也瞬间出手,皇帝身形急速后退,徐枫没想到这些人到了这个境地竟然还敢反抗,一招封住了阴夜辰的攻击,一边大叫:“保护皇上——”殿中的禁卫都是一乱,凝碧和几个影卫趁乱而起,加入战局。

同时,雪澜调动了全身仅有的真气,灌在袖中的流魂剑上,流魂剑脱手而出,却不是往皇帝,而是往沉熏的方向。

迅如闪电的流魂剑,直直的插入沉熏身后的禁卫身上,沉熏脖颈上的那把剑哐当一声掉在地上,她反手抽出流魂剑,此时此刻,她已经管不了张医女说过的那句不能再用武功告诫,一招飞叶摧花,流魂剑荡出一道凌厉的剑气,禁卫纷纷被逼得后退,沉熏身形如电,一只手拿着流魂剑,一只手抱起了被扔在殿角的凤焦琴,指尖迅速地弹开琴中的暗盒,雪色的剑光一闪,雪魄剑出,凤焦琴掉在地上。

大殿的另一边,皇帝虽然躲避迅速,但是还是中了阴夜冥的一剑,幸而被化功散化去了内力,后劲不足,并不致命,但是这个伤足以让皇帝勃然大怒,皇帝在一个禁卫的搀扶下走到一旁,眼眸中游戏的神色已经退却了,只有狠绝,冷冷的吐出四个字:“就地格杀。”

禁卫听得这个命令,再也没有了半分的顾忌,几个人中,就只有阴夜辰没有中化功散,其他的人都被化功散化掉了内力,功夫就只剩下手上的招式,根本没有多少杀伤力,尤其是雪澜,那一击已经耗尽了全身的精力,整个人摇摇欲坠,不过片刻,身上已经遍体鳞伤,然而那些伤未曾让他眉头皱一皱,相反,他勉力支持着禁卫的攻击,看着一边的沉熏,嘴角露出了一抹释然的笑意。

接下来,就看你的了,小薰。

然而,雪澜嘴角的笑容还没有完全的展开便凋零了。

沉熏的身后,一个弓箭手不知何时悄然而立,开弓,箭尖对准了她的后背,而她毫无察觉,雪澜脸上忽然出现了极度恐惧的神情。

同时看见这幅景象的,不止是雪澜,还有阴夜辰和阴夜冥。

三个人的心脏瞬间停止了跳动。

殿外不知何时下雪了,沉熏无知无觉,只是看着手中的流魂剑和雪魄剑,青色和雪色的剑光流离,形成了一种奇异的颜色,两把剑越挨越近的时候,剑身忽然自动的颤抖起来,发出呜呜的声音,像是有什么东西分别被困在里面一样,在呼唤着彼此,在呼唤着主人把它们解救出来。

沉熏澄澈的眼中被某种奇异的眼神所替代,嘴角慢慢的展开了小小的笑容,如同雪花一样晶莹纯美的笑容,她两只手分别握紧了手中的剑。

弓箭手的弓拉到了最大弧度。

三个人连自我防卫都忘了,只是不约而同的张口,唤出了撕心裂肺的两个字:“不要……”

银色的箭,破空而出。

……本章完结,下一章“雪魄剑下亡魂哭(下) 8”↓↓↓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