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目录] > 第369章:人生若只如初见 4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第369章人生若只如初见 4

清茗微漾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夫君夫君夫君……”她不知道作何反应,只是一遍遍的叫他,以此来证明他真实的存在。

“嗯,嗯,嗯……”阴夜辰耐心的应答着,只是宠溺的看着她,庭院里梨花无声的飘扬,这一刻,时间仿佛就此静止了。

如果能够静止,那该有多好!

“师父,真想此时他们能够一夕老去。”窗外,莲秋看着屋内相拥的两个人影,慨叹出声:“一夕老去了,就不用面对接下来的事情了。”

“傻丫头,你什么时候也也变得这般的不理智了。”行露大师话虽然这样说,但是语气却没有半分责备的语气,他转身离开,叹息的声音化在风里:“也许,这就是命吧,每个人自有命运为其安排的轨迹,错误的轨迹不会永远错下去,命运自然会让一切都回归正轨。”

庭院里,梨花全然盛放,盛到了极致,便是凋零的开始,然而沉熏看不见,她只是觉得,今年的春天再也不会走了。

而阴夜辰,双手拥住她,脸上笑容温和纯净,微垂的视线看向自己的手,白得近乎透明的手,连自己都感觉得到掌心的冰凉,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是清楚,在醒来的时候,看见行露大师的神情,他就已经明白了什么。

这一次,能够醒过来,应当是老天的恩赐吧,让他能够完成那些未了的心愿,让他能够安心的离开,而剩下的时光,就让他一一的完成那些未完成的心愿吧。

今年的春天对于沉熏来说是这辈子最幸福无忧的春天了,从前期盼的所有,都在这个春天里实现了,远离纷争的生活,闲看日出日落,从前所向往的,在大脑中描绘了千遍万遍的画面,而在如今都变成了现实,非常不真实的现实,或许是因为描绘了千遍万遍的关系,所有的场景,连细节都在大脑中描绘过了,所以在成真的时候,总让人有种恍惚的感觉,心里是虚的,非常的不踏实,仿佛这样的幸福,是没有底的一样。

如同现在,他陪她采摘梨花酿制梨花酒,幽幽绽放的花枝间,两人轻轻的说着琐碎的话,偶尔相视一笑,他的笑容映在白色的花丛里,有种透明的感觉,仿佛会随着梨花的凋零而逝去一般,让沉熏不由自主的想起那天的梦境,沉熏猛然摇了摇头。

“小薰,怎么了?”阴夜辰含笑问。

“花瓣已经够了。”沉熏摇了摇手中的篮子,轻盈的几步跳跃到他的面前,道:“我们回去吧,大师说你醒来不久,不宜劳累,要好好的休养身子才是。”沉熏顿了一顿,笑容有点儿贼兮兮的味道:“养好了身子,才能以后的每一年都陪我酿梨花酒。”

“我不累。”阴夜辰脸上的笑意依旧,视线淡淡的看向盛极而随风凋零的梨花,伸手接住,道:“我们多摘一些,连明年后年的一起摘。”

“急什么?”沉熏拍掉他手里的梨花,斜睨他,道:“你想偷懒是不是?我才不准呢,明年后年的到时候再来摘好了,反正梨花每年都会开的,又不是这一次谢了就不会再开。”

阴夜辰失笑,傍晚的春光灿烂温暖,梨花的影子投在两人的身上,他脸上的笑容在阳光的暗影里,隐约有种说不出的黯然,沉熏不知为何心里一慌,阴夜辰已经回过头,道:“娘子说得对,我睡糊涂了,梨花每年都会再开的。”一边说,他一边接过她手中的篮子,随意放到旁边,牵起她的手,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出去转转吧,这里的景色,我还没有好生的瞧一瞧呢。”因为怕她反对,又回身皱了皱眉道:“我已经休息了五年,娘子你就不要跟我提休息这两个字了好不好?”

有点儿耍赖的模样,有种孩子气的感觉,像是她和他初相见,她不知道他真正模样的神情,久违的熟悉感让沉熏心里的那一丝异样不自觉就消散了,阴夜辰趁机道:“就是想跟娘子一起看日落而已,在这样世外桃源的地方看日落,一定与别处的不一样。”

最后两个人还是去了,乘着小凤去的,小凤载着两人飞越圣泉,最后飞到了雪灵山的主峰,在一处平地上停了下来,随即隐身退下了。

时间尚早,距离太阳落山还有一段时间,天边已经有了晚霞,霞光把太阳染成了红色,放眼望去,群山都被染成了淡淡的红色,因为此处极高,所以站在这里,有一种天下尽收眼底豪迈之气,个人变得极其的渺小,阴夜辰此生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半响才回过神来,叹息道:“娘子,直到此刻,我才真正的明白了为何当初你会念念不忘的要离开京城,要悠游天下。”他回身看向她:“天下何其大,困于小小的京城,确实是最不值的选择。”

沉熏微微一笑,却是摇了摇头,道:“最重要的,是人。”

“对,是人。”阴夜辰坐在草地上,指了指身旁的位置,沉熏过去坐下,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相互依偎着,一时间没有说话,山风静静的,吹起两个人的发丝,相互纠缠在一起,仿佛永远也分不开一样,夕阳下两个人的身影也仿佛融为一体了,只是,又仿佛,少了些什么,空了一块的感觉。

这样的静谧没有维持多久,就被什么声音打破了,两人都是一惊,双双循声看去,只见一只雏鹰歪歪斜斜的从悬崖上飞过,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跌下来的危险,沉熏看得暗自心惊,有一种说不出的心疼,阴夜辰看着那雏鹰,幽蓝的眼眸中亦是闪过黯然的光芒,忽然一阵风吹来,雏鹰承受不住,身子直直的向下坠去。

两人同时惊呼出声,沉熏更是身形快速一动,朝着雏鹰落下的方向而去,她的轻功本来就好,这五年又有精进,赶在雏鹰摔在岩石上前接住了它,沉熏轻松了一口气,回过神来,看得阴夜辰亦是松了一口气,两人的视线在接触的时候都相视一笑,同时有一闪而过的黯然,因为,他们真正心疼的并不是雏鹰。

……本章完结,下一章“人生若只如初见 5”↓↓↓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