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目录] > 第372章:人生若只如初见 7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第372章人生若只如初见 7

清茗微漾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大师,请你告诉我,夫君的身体到底怎么样了?”

微风自雾的清晨,一个柔和而坚定的女声响起。

行露大师正在整理药材,听得这样的话语,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随即恢复如常,道:“老朽不是一早就说过了吗?阴公子的身子正在恢复之中。”行露大师回过头来看了沉熏一眼,面露不悦之色:“莫非夫人不相信老朽的医术?”

沉熏见得他的反应,一颗心更是坠到了底,行露大师贵为医圣,试问这个世上哪有人不相信他的医术,而他故意这样说,显然是为了阻止她再问下去,沉熏不自觉的手指握紧,过了一会儿,轻轻一松,她抬起头来,视线定定的看向行露大师:“大师,请你告诉我真实的情况。”她顿了一下,嘴角微微裂开了一个小小的笑容,晨曦里,那笑容不知为何让人心里泛起丝丝缕缕的辛酸:“你放心,夫君不想让我知道,在他的面前,我会什么都不知道的。”

行露大师一怔,过了一会儿,终于慢慢的叹了一口气,他转过身去,弯腰拾起地上飘落的梨花花瓣,本是娇嫩清新的颜色,然而离开枝头之后,水分抽离,花瓣就变得有些恹恹的,行露大师语带叹息:“梨花落尽春又了,有些事情,是人力不可为的,老朽尽力了。”

春又了。

尽力了。

春天清晨的阳光原来是这样清寒的,清寒得四肢慢慢僵硬,那寒气又仿佛是从心里冒出来的,让人大脑都变得僵硬无法思考,沉熏过了好一会儿,才愣愣的反问了一句:“什么意思?”

行露大师没有回答,而是轻轻的一扬手,掌心的花瓣随风飘落。

随风逝去。

身不由己无可奈何地。

沉熏身子忽然一颤,手指握得死紧,紧得指甲都掐进了掌心,但是她感觉不到疼,她只是眼神奇异的看向行露大师,眼底有一种深重的迷惘:“怎么会这样?素影明明已经找到了,怎么会这样?你说过的,只要找到素影,夫君就能够醒过来,大师你明明说过的。”说到最后一句,她的声音难以自持的激动,隐隐有着某种恐惧,不过一瞬,她整个人忽然平静了下来,眼底忽然一亮,像是复燃的死灰,有种隔世的璀璨,沉熏像是明白了什么,轻笑出声:“我明白了,是不是一朵素影不够?因为隔了五年的关系,一朵素影的药力只能让夫君醒过来,而要真正的恢复,只有找到另外一朵素影对不对?”她有些急切的看着行露大师:“大师你放心,我会找到另外一朵素影的,我一定会找到的。”

行露大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觉得空气中有股让人喘不过起来的压抑,他终于还是说出了口:“夫人,好好的助他完成所有的心愿吧。”

沉熏腿一软,全身的力气瞬间被抽空,只留下了一个躯壳,眼底复燃的死灰瞬间黯淡下去了,仿佛这一次会永远的幽暗无光。

行露大师看得女子急遽煞白的脸色,然而却没有办法,为医者医治不了病人,也医治不了心病,这是这个世上最悲哀的事情,他转身离开,话语散在晨曦的微光里:“你夫君过来了。”

沉熏抽空的力气因为这句话一点一点的回来了,不能,她不能让夫君看出来,用尽了全力,她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松开双手,微笑转身。

“夫君,早。”

“不早了,太阳都晒到屁股了。”阴夜辰语气含笑,自从醒过来之后,他说话就常常这样,不再去注重所谓的文雅,就如同这个民间最平凡的一对夫妻之间的对话,有一种踏实的平凡,视线在看得她脸色的时候,嘴角的笑意微滞:“怎么了?”他伸手轻抚她的脸,眉头微皱:“脸色这样不好。”

沉熏呼吸微滞,随即退开一步,斜睨他,道:“这还不是怪你?”

阴夜辰幽蓝的眼眸中划过一抹隐忧,语气还是如常,依稀有一丝不易觉察的紧张,道:“怪我什么?”

“怪你睡相不好。”沉熏皱了皱鼻子,叉腰道:“整个晚上一直把手搭在我腰上,重死了,方才拿开,又立马放上来,害得我整个晚上都没睡好,没睡好脸色当然不好。”沉熏似笑非笑看着他:“你说,这是不是应该怪你?”

阴夜辰心里某根不知何时绷紧的弦一松,随即失笑开来,饶有兴致的反驳道:“可别诬赖我,明明是你主动翻身到我怀中来的。”他一只手支起下巴看她:“美人投怀送抱,如若我把你推开去,且不是很不给你面子?”

沉熏气结:“你——”

“我什么?很体贴是吧。即便是娘子睡着了,还能够为娘子的面子着想,唉,天底下还有我这么体贴的夫君吗?”阴夜辰洋洋得意。

“我——”

“你觉得自己很幸运?”阴夜辰又一次截断了沉熏的话,脸上的得意神色更重了,说出的话却是一副谦虚到不行的语气:“娘子不用说了,我都明白的,明白像我这样温柔体贴的人,在娘子的心中就一极品好丈夫。”他含情脉脉的看着她:“你看,如今又多了一项心有灵犀,连娘子心里想的是什么,我都完全明白。”

沉熏这次直接没有说话,两步上前,想要捂住他的嘴巴

只是,没有得逞,她的手方才抬起,便被他含笑握住,他的笑融在清晨的阳光里,如同狐狸一样。

……本章完结,下一章“人生若只如初见 8”↓↓↓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