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目录] > 第385章:人生若只如初见 20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第385章人生若只如初见 20

清茗微漾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小薰,过来。”阴夜辰忽然拍了拍自己的腿上,“坐这里。”

沉熏摇了摇头,道:“我很重。”

“过来。”阴夜辰坚持。

沉熏还是摇了摇头,却站起身,把椅子搬到他的旁边,坐下,把头轻轻的靠在他的肩上。

阴夜辰这次没有反对,而是伸出一只手,环住了她。

春末夏初的阳光静静洒落。

安静得只能够听得见彼此的呼吸声。

“小薰,真的要这样做吗?”过了许久,阴夜辰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指尖轻轻的理着她掉下来的碎发:“我希望——”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她止住了。

沉熏慢慢的摇了摇头:“对不起,夫君,你的希望我做不到。”她微微仰起脸来看他,原本澄澈明亮的一双眸子,晶亮如星,如今只是黯沉如夜,没有一点儿的生的气息,如同行尸走肉。

他希望她好好的活下去,可是,她真的做不到了。

因为所有的勇气支撑着她走到这里,已经全部用完。

再也没有多余的勇气。

阴夜辰怔怔的看着她,慢慢的伸手拍了拍她的头,语气纵容而疼惜:“傻瓜。”除了这两个字,再也说不出多余的一个字。

他只是伸手紧紧环住了她,环住了此生的唯一,最爱的人。

太阳渐渐的西斜,两个人的身影投到地上,交融在一起,就像是一个人一样,他和她,或许,已经是一个人了,阴夜辰看着地上的影子,慢慢就笑了,伸出手去,打开食盒的盖子,手指拈起一块芙蓉糕来,送到她的唇边:“娘子,尝尝看,为夫做的芙蓉糕怎么样?”

沉熏也拈起一块来,送到他的唇边:“夫君,尝尝看,为妻做的芙蓉糕怎么样?”

两个人都笑了,同时张口,把手中的芙蓉糕放到对方的口中,一块接着一块,连续吃了好几块,他方才道:“嗯,娘子做的芙蓉糕味道不错。”她也点头:“嗯,夫君的也是。”

他笑容盛放,大言不惭:“为夫做的东西,那当然是全天下最好吃的了,能够忘掉所有的忧愁和烦恼。”

晚风渐渐的吹起,夕阳西下,她忽然觉得头有点发晕,或许是这几日一直没睡好的关系,她起身道:“夫君,我们该回去了。”

他却摇了摇头,看着她,眼神有种异样的晶亮:“我不想回去。”

“夫君——”她眉心微皱,觉得头昏眩得更厉害了。

“娘子,你就依了我这次吧。”阴夜辰语气固执,伸手拉住她的手,微垂的眼睑掩住了眼中的神思,因为,没有下一次了,“我有好多话想跟你说呢。”

沉熏妥协,坐了下来,他却伸手一揽,她跌入他的怀中,他变得很瘦,却双手紧紧的环住了她,她一动也不敢动,害怕自己轻轻的一动,他会承受不住重量。

“娘子,你果然变重了。”他轻笑出声。

“我早就说过了,是你不信。”沉熏道,视线有些恍惚,仿佛脑中有什么东西正逐渐的远去一般,她不自觉的闭上了眼睛。

“可是我想抱你呀,好久都没有抱你了。”阴夜辰笑容温和,视线看得她的动作,声音更是低柔了,带着魅惑般的味道:“娘子,你想睡了吗?”

沉熏下意识的摇头,然而头却更是昏眩了,她隐隐的觉察到了什么,想要挣扎,却是一点儿的力气都没有,耳旁只有他低柔的声音,温柔而疼惜:“娘子,睡吧,我知道你很累很累,好好的睡上一觉,睡醒了,就什么事也没有了。”

阴夜辰伸出手去,慢慢的,坚定的合上了她想要睁开的眼睛,手覆在她的眼上,像是为一个死不瞑目的人合上双眼一样,是的,死不瞑目,因为他答应她的事情,他终于还是没有做到。

他不能让她死,不能让她陪他一起走。

他做不到。

“对不起,娘子。”终于,怀中的人完全的昏迷过去,他慢慢的俯下身子,吻上她的额头,声音轻轻的,化在风里:“我知道你已经活得很累了,却还是要把你孤零零的留在这个世界上,对不起,但是你不能跟我一起走,你走了,我们的孩子怎么办?”他抱紧她,让她的头贴住他的脸颊:“你知道吗?影儿她叫我爹爹了,影儿的声音真的很好听,是这个世上最动听的声音,这一辈子我已经没有任何的遗憾了,有娘子,有影儿,我已经得到了幸福,我唯一的希望,就是你和影儿能够幸福。”

“对不起,你们的幸福本来是应该由我来给的,可是,我给不了了,除了我之外,这个世界上能够你和影儿幸福的人,就只有他了。”

“你知道吗?在知道我的身体状况之后,我是多么的庆幸,庆幸这个世上还有一个人那样深深的爱着你,不顾一切的爱着你,这样,我就可以把你托付给他了,由他来替我给予你和影儿幸福。”

“娘子,你好好的睡吧,睡醒了之后,所有的记忆就都消散了,人生若只如初见,这样,你就能够像当初那样笑颜如花了,你的笑,真的很美。”他指尖慢慢的划过她的脸颊:“这一辈子剩下的时光,你就全心全意的对他,因为此后你的生生世世,全部都是我一个人的。”

“娘子,我爱你。”

我爱你,不要你与我同生共死,而是要你幸福下去。

为我,为你,为影儿,为那个人。

……

“师父,真的能够忘得干干净净吗?”莲秋看着指尖仅剩下的一株忘忧草,碧色的一株小草,她费劲了全力,方才采来的,“从此以后,没有忧愁了吗?”

“只要有生活,就有忧愁。”行露大师拿过徒儿手中的那一株忘忧草,和着其它的药材一起,配最后的一副药,边道:“相思蛊能够让人忘了感情,而忘忧草,让人忘了记忆,没有了记忆,过往的忧愁也随之而去了吧。”他叹息道:“这样,就有勇气活下去了。”

就能重新幸福了。

……

半个月后。

养心殿。

“皇上脉象平稳,观皇上气色极佳,龙体安康无恙,请皇上放心。”行露大师收了手,垂首退到一旁。

阴夜冥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有医圣的这句话,朕自然是放心了。”顿了一顿,阴夜冥又道:“不知大师此次会在京城停留多久?”

行露大师笑了一笑,模棱两可道:“停留到该走的时候。”

安灵愣了一下,见得皇帝不在意的神情,到口的呵斥又咽下去,见得一个小太监奔到门前,朝他打了个手势,是选妃宴已经安排妥当了,安灵当下道:“皇上,该起驾去御花园了。”

阴夜冥颔首,对行露大师客气道:“大师请随意。”便走出了养心殿。

行露大师看得远去的那一抹玄色身影,嘴角溢出一抹叹息。

阴夜冥方才走到碧浣池,就听得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父皇,等等我。”

是素影。

阴夜冥回身,眉目浮上一缕温软的神色:“影儿也想去帮父皇选妃吗?”

素影跑过来,站定,摇了摇头,有些贼兮兮的味道:“父皇不用去了。”她露齿一笑:“因为我已经帮您选好了。”

“哦?”阴夜冥挑眉。

“喏,这里——”素影递怀中的一幅画。

阴夜冥伸手接过,正待展开,忽然眉心一皱,下意识的把素影挡在身后,视线凌厉的看向不远处的花丛:“谁?滚出来。”

花丛寂静无声,过了一会儿,两个人影怯怯的从花丛后站起身来。

荷花初绽的碧浣池边上。

阴夜冥瞬间愣住。

“莲秋和师妹冒犯了皇上,请皇上恕罪。”

阴夜冥无知无觉,手中的画无意识的掉落,在地上铺开,他终于有了反应,视线慢慢的往下看去。

地上,是栩栩如生的一幅画,笑容淡然安定的女子,还有灵动可爱的孩子,阴夜冥慢慢的弯下腰去,捡起地上的画卷,画卷的右边,是一行小字:人生若只如初见。

人生若只如初见。

他瞬间明白了什么。

以为此生干涸的某种东西慢慢的在眼内汇集,眼底慢慢的湿润,他慢慢的嘴角上扬,笑容无意识的绽放,绝美的笑容。

“你——叫什么名字?”他慢慢的走近她,走得很稳,一步一步,走到她的身边。

女子有些惶然无措,开口:“忘忧,我叫忘忧。”

“呵呵,忘忧……”阴夜冥无意识的笑出声来,整个人都是飘的,他终于,终于走到她的身边,绝美的脸上第一次有了欢喜的神色,完完全全盛放的欢喜:“忘忧,这是朕听过的最好听的名字。”

忘忧有些羞赧一笑。

一边,终于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的安灵朝着一旁的小太监打了个手势,悄然退开,眼中带着泪光。

这选妃宴,已经用不着了。

莲秋亦是拉着素影离开。

阴公子,我答应你的事情,做到了。

爹爹,我答应你的事情,做到了。

碧浣池湖水轻轻,拍打着湖岸,一如既往的,所有的爱恨嗔痴,都不关它的事,只有风吹过,吹得他手中的画卷翻飞,画卷上的那句话亦是在空中翻飞:

人生若只如初见。

何事秋风画悲扇。

(全书完)

这已经是本小说最后一章了喔!点这里查看更多精彩的言情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