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目录] > 第68章:昨夜星辰昨夜飞 11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第68章昨夜星辰昨夜飞 11

清茗微漾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原本亭亭玉立的荷花,都不见了,不对,是都变成了花瓣。在她的手中,通通由花朵变成花瓣,沉熏刚轻松起来的心情慢慢沉重下去,这里是碧浣池,专门供皇帝妃嫔们游园玩乐的地方,而她,一个人把可供欣赏的满池荷花变成了满池的花瓣。

她终于明白他的意思了。

沉熏脸色一黑,看向阴夜辰,“夫君你怎么不阻止我?明天司花局的宫女看见,那可就糟糕了。”宫里是非本来就多,要是让人知道南王和南王妃把这么多的荷花横尸湖面,那还了得,先不说其它人,太后和蓉妃知道后一定会找她去问原因。

“我没想到娘子的伤心有那么多。”阴夜辰一脸无辜道。

呃?沉熏语塞。

直白的一句话,让沉熏不知该作何反应,心里有点儿尴尬,顿了一下,最终斜睨了他一眼,语气一转,凶巴巴道:“我不管,反正你是罪魁祸首,这些花都是你折的。”

“娘子,我——”阴夜辰不甘心被定罪要反驳,不过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我什么我?难道你敢说不是你折的?”沉熏瞪他。

“是我折的,但是——”反驳的声音渐小。

“但是什么?难道是我逼你的吗?”沉熏得寸进尺。

“是我心甘情愿折的,可——”声音更小了。

“没有可是,总之一句话,明日出了什么事,你就自己出去认罪吧。”沉熏一锤定音,右手危险的悄悄握成拳,眼睛定定看着他,一副他不服判决就准备用武力逼迫的样子。

这下阴夜辰很识相的一句话都没说,赶紧点了点头,眼底的笑意却更浓了,因为他忽然发觉一个好玩的事情,他的娘子是个非常记仇的人,因为刚刚他说了那句让她觉得尴尬的话,所以现在她是在故意欺负他。

不过,不同于平素温婉柔顺或是维护他时坚毅的神情,她凶巴巴的样子,脸颊鼓鼓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像是猫儿被踩了尾巴的模样,可爱无比,从大婚到现在,他仿佛每天都能从她身上发觉新的特质,纯良,聪明,机智,傻气,可爱……还有现在,记仇。

而被她欺负的滋味,好像——很不错。

沉熏看着阴夜辰点头的样子,有几分无辜,有几分怯怯的,心里陡然生出一种欺负小孩子的罪恶感,赶紧含笑安抚道:“夫君,我说笑的呢,放心吧,明日有什么事,我会挺立承担的。”

“哈哈哈……”阴夜辰闻言再也忍不住笑起来,双手情不自经拥她入怀,“娘子,你好可爱。”突然间有些舍不得这种像孩子一样被她全心全意维护和关切的日子,被她守护的日子。

虽然舍不得,但是,他并不会觉得可惜,因为,只有在她的眼里不是一个孩子,她才会正视他,才会给予他另一种感情,而她,应该也快要发现了吧。

当然,那个是稍后的事情了,而此时,忘记伤心的荷花的游戏后果是,第二天皇宫里谣传出居然有个胆大包天的采花贼(采的是真正的花)混进皇宫,采了无数的花朵,因为花的数量太多拿不走,所以,采花贼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把所有的花都毁掉了,更有谣言说采花贼其实是一对百年难得一见的鸳鸯采花大盗。

听着凝碧兴致勃勃地说起各方的谣传时,沉熏只是强自平静地点头,而阴夜辰则是满脸孩子特有的兴奋和凝碧说话:“鸳鸯采花大盗?一定是的。”

某种程度上,确实是。

“小姐,你说那对鸳鸯采花大盗还会再来吗?你说要是我守在碧浣池边上的话会不会碰到他们?”说完各方的谣传,凝碧开始一脸认真地发问,喃喃自语,“要是碰上他们,我一定要好好问问,干什么做那么缺德的事情,居然把整片的碧浣池荷花全都毁了,那些可怜无辜的花呀,凭什么遭受到残忍的摧残?”

沉熏脸色一黑,头越垂越低,力持声音平静道:“也许他们是有不得已原因的吧。”

“哦!”凝碧点了点头,忽然眼神一亮,道:“小姐,我明白了,那对鸳鸯采花大盗中,女的那个肯定长得奇丑无比,看着那么多漂亮的花心存嫉妒,所以痛下杀手,辣手摧花。”

沉熏脸色更黑了,忍不住抬头照了照一旁的镜子。

阴夜辰和凝烟两个人都忍不住笑起来,阴夜辰知道内情不说,凝烟素来聪慧,光看自家小姐的反应就猜到了大概,只是暗自替妹妹叹息,这个小白痴,等下不被小姐惩罚才怪。

凝碧浑然不觉危险靠近,继续眉飞色舞道:“那句话果然说得没错,丑人多作怪呀。”

沉熏脸色又黑了几分,各自瞪了一眼一旁看好戏的两人,方才若无其事看向凝碧,笑得温和无比,“碧儿,你说了这么多口渴了吧,来,现喝杯茶。”

凝碧闻言眼底湿润,这就是她家小姐呵,对人体贴入微,凝碧赶紧伸手接过来,甜甜笑道:“谢谢小姐。”

沉熏回以温婉一笑,语气更是柔和了,“碧儿,你今晨练功了吗?”

呃?她今天听到谣言就跑去凑热闹去了,凝碧偷偷看了看满面春风的小姐,提起的心放下了,不过一天没练,她家善良体贴的小姐应该不会说什么吧?

“没练?”好温柔的语气。

“嗯!”凝碧点了点头,道:“小姐,我明天会补上的。”

“有句话叫今日事今日毕,碧儿应该听说过。”沉熏笑得更加的温和,温和得连迟钝的凝碧都发觉不对劲,心里有点儿发寒,赶紧道:“小姐教训得是,我马上去练,外加蹲一个时辰的马步。”

沉熏摇了摇头,伸出三更手指,温柔拍了拍凝碧的头,说出的话却是咬牙切齿的:“不是一个时辰,是三个时辰。”

呃?

凝碧呆住,三个时辰,那是以前她做错了事小姐惩罚她的时候才受到的待遇,可是她今天没做错呀,难道她又无意间做错了事?不由看向一旁的凝烟,弱弱问:“姐姐,我又做错了什么?”

凝烟笑出声来,好容易停下来,怜悯地拍了拍妹妹的肩,“你没有做错事情,你只是美丑不分而已。”

凝碧更懵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云破月来花弄影 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