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目录] > 第76章:云破月来花弄影 8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第76章云破月来花弄影 8

清茗微漾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非常真诚的道歉,只是眼里有的只是嘲讽。

此话一出,两人身后的随从宫婢都忍不住笑,三个皇子中,太子不说,二皇子阴夜冥也是早早就进入朝堂,只有阴夜辰二十三岁还在文渊阁接受教导。

沉熏也笑起来,真正的笑,知道他的另一面之后,想起他原来每次耍赖不想去时的场景,那又是另一番滋味了,难怪他每次要去文渊阁是的脸那么臭,试想,一个人明明都懂的东西,却不得不装作不懂,一遍一遍听重复的东西,脸色能好吗?想象着自家夫君在上书房里的场景,沉熏更是脸上的笑容更是越来越深。

陈天瑶本是想借此羞辱沉熏,不曾想她却笑得这般开怀,看了看阴夜冥,阴夜冥也不解,问:“瑶儿说了什么惹得南王妃笑得这般开怀?”

沉熏本就不耐烦应酬他们二人,听得阴夜冥这么一问,心神一转,忽然甜甜一笑,道:“我只是在笑瑶姐姐为何如此多礼呢,我们都是一家人呀,再说——”微微一顿,沉熏笑得更甜了,“瑶姐姐年纪大了记性不好是无可厚非的事情,哪儿用得着道歉呢?”说罢,也不看二人的脸色,径自唤两个丫环,“烟儿碧儿,给王爷行礼告退,我们还有事情先走了。”

凝烟还好,凝碧脸上早就忍不住想大笑出声,好容易强忍住行了礼,待走到没人处,凝碧再也忍不住大笑出声,边笑边道:“小姐,你那句话杀伤力太强了,刚才那个陈天瑶的脸差点儿没绿成一根黄瓜,太有趣了,我现在可算是明白了,原来语言有这么大的杀伤力,可比使用武力解气多了。”

三人的身后,一应的随从宫婢都愣住,反应过来后立刻强忍住想要爆笑的冲动,陈天瑶气得手脚发抖,转身依进阴夜冥的怀里,“爷,这个南王妃欺人太甚,竟然说我……说我……”她呜咽一声,低声哭起来,“你要为我做主呀。”

阴夜冥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沉熏身影消失的方向,想起她刚才说话时脸上甜得让人无法心生防备的笑容,而眼底时宛如孩子般恶作剧的神色,两种神色交织在一起,有种说不出的诱惑,看得人心里一动,他嘴角不自觉浮起一丝笑意,不过,那笑意随即又泯灭下去,继而眼里浮上丝丝缕缕的冰冷,随手拍了拍怀中爱妾的肩,道:“放心,本王当然会为你做主。”说罢一把推开陈天瑶,“你先回府。”

陈天瑶听了第一句话,正有些得意,忽然听了第二句,不由一愣,呐呐道:“爷要干什么?天瑶……”她看着阴夜冥转冷的神情,等你两个字再也没有胆量说出口,怯怯闭上了嘴。

“瑶儿,你何时变得这般多事?”阴夜冥指尖危险地挑起陈天瑶的下颚,一双眼睛如冬日夜空的星子,闪出冷冷的光芒,语气却是柔和无比的,“瑶儿最可爱的地方就是知进退,莫不要给本王忘了。”说罢,不在看他的爱妾一眼,转身朝寺内走去。

他的身后,陈天瑶面色雪白,身子止不住的颤抖,看着那个决然离去的身影,眼底是深深的痴迷和悲哀,是呀,怎么会不悲哀呢,她爱上的,是一个没有心的人,在他的眼里,所有的人都是棋子,区别只是有用的棋子和无用的棋子,而她刚好属于有用的棋子,所以才会‘受宠’如斯,而所谓的受宠,也只是按照他的心意来行事而已,可是更悲哀的是,尽管她知道这些,她还是无法控制自己心的沉沦。

许愿池边。

沉熏双手交握放在心口,眼睛轻轻合上,嘴角含着温婉的笑容,虔诚而圣洁,口中默念许下心愿,许完心愿,从旁摘了一朵木芙蓉,轻轻的放进许愿池里,粉红的木芙蓉悠然飘在水面上,应着池里的碧水,美得娇柔清丽,沉熏的眉宇间却浮上一丝怅然,刚才引她来的小沙弥说,如若木芙蓉沉到池底,那么心愿就会实现,她许的是希望姐姐能够幸福,然而——

忽然一声破空轻响,池中的木芙蓉忽然急速下沉,沉熏疑惑回头,看到来人时,眉宇间的怅然转为不快。

“南王妃相信天命?”阴夜冥斜靠着一株古树,手里随意地玩弄着一粒小石子,显然,刚才木芙蓉会沉下去是他所为。

沉熏不知道他意欲何为,淡淡反问:“清王不相信吗?”

“没错,本王不相信。”阴夜冥嘴角微扬,又问:“本王有些好奇,南王妃刚才许下的是什么心愿?莫不是和三弟白头偕老吧。”说罢,眼里浮起讽刺的意味。

“当然不是。”沉熏丝毫不被他语气里的挑衅所动,反是盈盈一笑。

“哦?原来南王妃从来没想过和三弟白头偕老吗?”阴夜冥脸上讽刺的意味更重了。

沉熏笑容不变,“清王得出的这个结论真真好笑,所谓心愿,是还没有实现的事情,许愿不过是寄托一个美好的希企,而我和夫君现在相亲相爱,白头携来是一定的,又何需多此一举呢?”

阴夜冥眸色一冷,听得她说起夫君二字时语气里不自觉的温软和信赖,让他心里突然生出一种不舒服,不舒服得想要不顾一切去破坏。

“听南王妃这么一说,本王更好奇南王妃许的是何心愿了,本王猜一猜。”阴夜冥微微凝眉,丹凤眼忽然露出笑意,道:“是不是和友人有关?”

沉熏知道他当然不是来猜测她许的是什么心愿这么简单,这么莫名其妙的一句话,定然有后语,眼底浮上戒备的神情,“清王何出此言?”

阴夜冥不答,而是轻轻一笑,走到许愿池边,细长白皙的手指从清澈见底的池水中划过,道:“本王只是看到这水,忽然想起南王妃那一曲技压全场的《流殇》曲,而对那个能够和王妃共创此曲的友人产生了好奇而已。”

……本章完结,下一章“云破月来花弄影 9”↓↓↓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