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目录] > 第95章:便胜却人间无数 7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第95章便胜却人间无数 7

清茗微漾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而原地上,算命的老头呆住,喃喃自语:“真的没有错,天女星,凤凰命。”说罢自己又暗自摇了摇头,“不可能的,既是皇室的血脉,又怎么可能有凤凰的命相,定然是我老眼昏花了。”

“咦?杜先生怎的说出这般话来?您一向不是自诩有通天之眼吗?”忽然一句含笑的话语打断了老头的思绪,这老头名叫杜通,是京城有名的算命先生,号称有通天之眼,迄今为止,找他算过命的人无不应言。

杜通回头,原是沈立寒,这位宰相公子素来喜欢结交能人异士,当日一时好奇,曾经找过杜通算命,杜通告诉他今年必然高中新科状元,虽然沈立寒自信凭借自己的真才实学新科状元的位置必然是坐定了的,但是不免对杜通刮目相看,近日来,便是带了一个人来测字。

这个人,便是阴夜冥。

阴夜冥眼神看着刚才的少年离开的方向,嘴角露出一丝奇异的笑容,眼眸一转,他身后的两个便衣侍卫立刻知道其意,朝少年消失的方向跟去。

这边,杜通听得沈立寒的话,抬头看了一眼阴夜冥,立刻神情一变,连连道:“沈公子还是请回吧,您这位朋友的命相不是我这等三教九流之徒可以看得透的。”

沈立寒不免暗自惊讶,道:“先生看出了什么?”

杜通摇了摇头:“沈公子,恕我不能说,常言道天机不可泄露。”

“先生的职业,不就是为了泄露天机而存在的吗?”一句讥诮的声音出自阴夜冥的口中,他嘴角一勾,自顾自走到案桌前,“既然不能算命,那测测字怎么样。”说罢,一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已经跃然于纸上:难。

杜通闻言松了一口气,道:“测字的话,我到是可以试试。”走到案桌前,凝神观看,随即道:“难者,一人立于又,主之间,又者,权之侧。”说罢语气一顿。

沈立寒道:“敢问杜先生此言何解?”

杜通抬头看了看阴夜冥:“公子要想立于主位,获得权利,除非除掉那个人。”

沈立寒闻言一惊,看向杜通的眼神不由多了一丝佩服,却听杜通又道:“这个人,藏于权与主之间,公子应当小心才是。”

阴夜冥眼尾一挑,眼里飞快地闪过什么东西,道:“多谢先生赐教。”

杜通看着离去的两个身影,摇了摇头,收拾桌案上的东西,喃喃自语:“紫微星照命的人,且是我这等人能够算的。”说罢抬头看了看天,刚才还万里无云的天空,不知何时飘过来一朵黑沉沉的乌云,杜通直接把东西扔进桌肚离,准备回家了,叹道:“看来要变天了。”又无意识加了一句:“这个世道又要乱了。”

这边,沉熏立于一处商铺前,手中拿着两支钗子,左手拿的是一支是白玉钗,拆头刻有精美繁复的花纹,端的是素雅大方,右手拿的一支是碧玉钗,钗头镂空,镶嵌上了红色的宝石,只觉得灵动非凡,沉熏左看右看,还是不能决断,因而回头问凝烟凝碧:“你们觉得哪支好看?”

凝烟道:“左边那支。”

凝碧道:“右边哪支。”

一说完,两个人都各自笑起来,商贩是个机灵人,这三人一进殿他就看出为首的‘少爷’其实是个女子,当下趁机道:“公子,既然难以割舍,何不两支都买下来,这一支戴烦了就换另外一支,且不两全其美。”

沉熏闻言轻轻摇了摇头,一脸认真道:“那怎么成,既是心爱的东西,那就只能有一支,即使难以割舍,也必须割舍,只有一支的话,才能把全部的心思都专注于它的身上,才会好好爱护它。”

商贩一愣,只觉得这个客人言行奇怪,不就是一支钗子吗?看‘他’的样子也不是那种没有钱而瞎搅和的人,面对这样的客人,他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眼睛瞧见门外走来一个身影,忙迎上去道,顺溜的拉客语正要脱口而出,抬眼看见那人时,又吓回了肚子里,愣在当场。

进来的人,正是阴夜辰。

阴夜辰对这样的情景已经见怪不怪,自然绕过商贩,走到沉熏的旁边,轻声道:“怎的跑了这么远,让我好找。”

沉熏见到他,忙盈盈一笑,道:“正好,你帮我看看选哪一支?”

阴夜辰只淡淡扫了一眼,便道:“两支一起要不就结了。”

沉熏摇了摇头,嗔道:“怎么你和老板一样的口气,还是——”她微微顿了一下,斜睨他,似笑非笑道:“还是站在男子的立场上,喜欢的东西,都是多多益善的。”

阴夜辰听得她的语气,哑然失笑,心里生出欢喜之情,为着她语气里透出的微酸,把她手中的两支钗子一齐拿下,道:“要我说,家里的那支最漂亮,素雅大风而又不失灵动,且是这些俗物可比的。”

一语双关,说的是沉熏素来戴的哪支血玉钗,白玉的钗身,钗心一点嫣红,那嫣红仿佛会随着人身子的移动而游移,素雅与灵动恰如其分地结合在一起,同时,说的也是人。

沉熏脸上微红,心里生出暖意,她虽然聪慧灵动,行事自然从容,但是听得这话不免羞郝,有种女儿家陷入情网中特有的嘴硬,道:“不想给我买便罢,说这些有的没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便胜却人间无数 8”↓↓↓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