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目录] > 第99章::人间自是有情痴 1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第99章:人间自是有情痴 1

清茗微漾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秋意益发的深了。

站在清王府的庭院想起那日红枫山一游的场景,沉熏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当日的景太美,情太浓,和此时这处庭院的寂寥清冷比起来,确实宛如是天差地别。

沉熏现在所处的位置,就是清王府的衣香园,姐姐黎画衣住的地方,清王自十岁封王起就有自己独立的王府,成年后就搬入王府,当然,在宫里也有自己独立的居所流韵宫,上次凝碧看到黎画衣被陈天瑶刻意羞辱的流云苑,就属于流韵宫的范围。

踏入庭院,映入眼帘的就只是满目凋残的落叶,花木颓败,园中有个小河塘,水面上漂浮的亦是枯黄的落叶,有的叶子已经腐败,和着恹恹的荷叶,有种说不出的凄凉。加之今日阴沉的天气,益发的让人心情低落下来,一切都昭显着园子主人的不得宠。

沉熏视线转了一圈,眉头微微一皱,道:“连打扫庭院的下人都没有吗?”

绯红闻言,有些心酸道:“瑶主子怀孕了,府中所有的下人都被管家调去天然居伺候她,说是闲着也是闲着,本来连奴婢和绯叶都要被调遣过去,最后是奴婢苦苦哀求了许久,才恩许奴婢留下来照顾大小姐。”说罢有些愤愤的,“她根本就是故意给我们大小姐难堪,其它地方的下人都不调,偏偏调衣香园的,大小姐去找王爷理论,却被王爷一顿呵斥,大小姐从小金枝玉叶,如今竟然被一个小小的妾室爬到头上作福作威,这口气哪里忍得下,一气之下,就病倒了。”

是了,病倒,这就是沉熏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什么时候你多了个瑶主子?”沉熏听完绯红的话,忽然淡淡问。

绯叶一愣,呐呐说不出话来,这几个月来被陈天瑶一番手段,她和绯红哪里还有在黎府时的嚣张气焰,虽然恨陈天瑶恨得牙痒痒,但是每次碰见,都是垂首恭恭敬敬叫一声瑶主子。

“堂堂正正的清王妃身边的第一侍女,竟然连安然对一个侍妾的气势都没有,他日姐姐掌管府中大权,你如何辅佐她?”沉熏见眼光微冷,语气带了淡淡的嘲讽之意。

绯红一愣,这些日子的受尽欺辱,她方才明白当初在黎府的时候自己和绯红是多么的恶劣,听得宫中对南王妃的聪慧赞口不绝,想起当日在黎府时她和绯叶的那些行为,方才真切明白当初在黎府的时候这位二小姐对她们是何等的忍让,她也看出了自家小姐早就想向二小姐求助,绯红不止一次的提出去向二小姐求助,然而每次黎画衣都是冷声拒绝,她拉不下这个脸,直到这次病了,绯红自作主张去了景和宫,去之前早就做了被二小姐狠狠羞辱的准备,不曾想刚说明来意,这位二小姐连想都不想,立刻跟随她而来。

听得这句话,绯红半响反应过来:“二小姐,你愿意帮大小姐。”

沉熏淡淡别过脸,“我答应过爹爹,会尽力护得姐姐周全。”

尽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看到姐姐黎画衣的那一刻,沉熏还是怔住了,那个人,躺在床上气脸色苍白气息奄奄的那个人,是她的姐姐吗?一直以来,除去那次决裂时的失态,黎画衣展现在人面前的形象,一直是温婉而有大家闺秀风范的,妆容精致得恰到好处,精通琴棋书画,为人礼节周到,不同于秦紫芫美得咄咄逼人,黎画衣的美给人一如沐春风之感,京城双璧的封号,并不是凭空得来的。

而此时,恹恹躺在床上的那个人,满脸具是绝望之色,哪里还有半分让人如沐春风之感,有的,只是心酸。

虽然两姐妹之间有过那么决裂的对话,但是血液里流传了一分相通的血液,这是无可更改的事实,血缘真的是个很奇妙的东西,让沉熏在看到姐姐的这番模样时,原本来的时候的那一丁点儿的迟疑完全的消散了,不管怎样,眼前的这个人,黎画衣,是她的姐姐,是她的亲人,在她要守护的人范围之内,不可以让人欺凌的。

黎画衣看到妹妹眼中一闪而过的怜悯,忽然冷冷一笑,道:“你是来看我的笑话对吧,觉得我很可怜,但是我告诉你,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可怜。”说罢,倔强地别过头去。

绯红忙道:“大小姐误会了,二小姐是来……”

“没错,我是来看姐姐的笑话。”沉熏淡淡接过绯红的话,微微一笑,道:“姐姐自己都不觉得好笑吗?堂堂的清王妃,被一个小小的侍妾爬到头上,还被气病了。”她一把拿过一旁的镜子往床上一摔,“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自己都不觉得可怜吗?”

画衣呆呆愣住,镜子里照射出她苍白暗淡的一张脸来,发丝杂乱地堆在肩头,就宛如一个疯妇一般,透明的液体慢慢从眼角滑落,她凄然一笑,“对,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可怜,自从成为清王妃以来,我每天都觉得自己可怜。”

“这样就够了吗?”沉熏平静道。

画衣忽然歇斯底里哭起来:“那你还要我怎样?嫁了一个不爱自己的丈夫,更可悲的是我爱他,这种惩罚还不够吗?你以为人人都像你那么好命,可以博得所有人的喜爱,可以有一个一心一意对自己的夫君,今天你是来炫耀是吧,宫中谁人不知,南王虽然痴傻,但是对自己的王妃一片痴情,而我,是一个空有王妃的虚名但是从来没有得到过垂青的可怜人,只怕过不久,连王妃的虚名都快要保不了了,我都这样了,你还要我怎样?”

说到最后,画衣语气减弱,近乎于呜咽了。

“我要你怎样,是你自己要你怎样吧?”沉熏看得黎画衣这般的样子,心里微酸,表面上却是平静的,“每天抱着这种自艾自怜的情绪,怪命运的不公,可是当初两份圣旨一起到达黎府的时候,你怎么不怪?”

……本章完结,下一章“人间自是有情痴 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