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幻世风月 [目录] > 第43章: 婉娘泪(15)

《幻世风月》

第43章 婉娘泪(15)

冰蓝纱X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林瑄恍若未闻,只是呆呆坐在地上,面如死灰。谢惜朝不耐烦,手中暗使劲,管事“哎呦”一声呼痛。

“你且来说说,昨夜林夫人喊了谁人的名字?”他冷声问。

“是是……小人就听见夫人喊了一声‘贱|人’,然后又拼命尖声讨饶,说饶命,说婉……婉娘……不是她害的她。”管事结结巴巴地说完,又连忙加上一句:“这是我家婆娘说的,她是伺候在夫人房中,那天刚好她患了风寒,就在外间值夜,所以……”

“婉娘?”谢惜朝皱了剑眉,目光投向地上毫无半分仪态的林瑄:“那个周婉娘不就是林大人的结发妻子么?不是早就死了如何能出来害人?”

林瑄闻言怔怔看着他,刚想说什么,突然面色如金纸,“啊”地一声竟然昏了过去。慕青璇迅速无比地摸上他的心脉,探了一阵子,才放下心道:“他是气急攻心,又加上惊惧不安,所以一时昏了过去,休息一会就好了。”

谢惜朝见这场面一团乱,只能吩咐林府下人将林瑄抬回房,又命了护卫将林府看守起来,只许进不许出,一切等真相大白之时才能解了禁令。

他还有有事要忙,吩咐完以后便回了府衙,慕青璇留在林府查看,谢惜朝担心她无人伺候,回了府衙后命朱珠儿过去随行伺候。

当朱珠儿到了林府中,看见慕青璇对着三具尸体沉思。她捏着鼻子,皱了眉:“姐姐,这死人有什么好看的?”

慕青璇将尸体的伤口上的衣服翻开看,指着那心口一个洞,那尸体已经发白,心口那个小洞创口整齐,伤口发黑,像是中了什么毒。她微颦秀眉:“这才是真正致命的伤口,其他几处,应该是事后拿剪刀胡乱捅的。”

朱珠儿看了一眼,点点头:“是啊,任谁被这么戳一下都死透了。不过也没见过这种兵器啊。就像是细长的棍子。”

她的话倒提醒了慕青璇。慕青璇沉吟一会,将手指在伤口处比划了一下,竟然分毫不差。两人顿时面面相觑,不由异口同声道:“是用手指戳了心!”

慕青璇收回手指,眉头皱得更深:“是什么人竟然有这等指力?”朱珠儿费力地咽了口唾沫,小声地开口:“也许不是人呢,不是说林府闹鬼么?说不定就是那鬼干的好事。”

她自小在土匪窝里长大,自然不怕死人,但是却也没见过手段这么狠又这么干净利落地杀招。

慕青璇见再也看不出什么来,心中微微有些烦乱,拉了朱珠儿出门,才皱眉道:“难道是那周婉娘做的?”

朱珠儿没听过这名字,好奇地问:“谁是周婉娘?”慕青璇看着那渐渐升高的日头,红唇轻抿,清丽绝伦的侧面露出一丝冷色:“是时候问问这林大人了。”

她说罢向林瑄的书房走去,朱珠儿听得莫名其妙,撇了撇嘴,一蹦一跳跟上去,心中自然是幸灾乐祸:这下有热闹可看了。

慕青璇走进书房,林瑄早已醒了过来,只是脸色依然苍白,怔怔看着窗外只是不语。

“林大人,现在好些了么?”她见他如此,心中即使对他有诸多疑点,也只得按捺下来柔声问道。

“好……好多了。”林瑄转过头来,神色恍惚,两眼空洞地看着慕青璇。他看了她一会,眼中突然闪过一丝迷茫,随后喃喃地道:“婉娘,你回来了?你真的回来了?”

彼时慕青璇正站在窗边,外面天光甚胜,将她周身打上一层光晕,在光影中,她似仙非人。林瑄心神大乱之下,竟将她看成了自己的结发妻子周婉娘。朱珠儿见他魔怔了一般,心中不由大急,想着便要上前拍醒他。

慕青璇手轻抬示意她不要打断他。

果然林瑄眼中怔怔落下泪来,哽咽道:“婉娘,我知道你是恨我的,我不该,我不该贪图富贵,听了那沈菁的一面之词将你害了。我错了,我错了……”

他似失了神智,只颠来倒去地絮絮叨叨地念着自己错了,自己如何对不起婉娘。慕青璇一动不动,站在他面前细细听了。

朱珠儿听来听去听不到重点,听得不耐烦,出声打断:“你对不起你妻子,你倒倒说说你是怎么害的她?”

林瑄怔了怔,长长叹了一口气:“我也不知道,只知道我将她休了之后安顿在一处偏僻的院子,本来打算让她有个安身立命之所,后来听沈菁说她病了,然后……然后过了不久就听说她死了。”

他抹了一把泪,低了头。他心结郁结多年,这下通通说了出来,神智渐渐回来,说话也有条理了。

慕青璇见他神智清醒过来,便问道:“那你就没去打听她生了什么病,怎么死的?”

林瑄闻言捂了脸,泣道:“我听说她死了,心中万分愧疚,只觉得她的死一定是因为我的绝情寡义,更加不敢去吊唁。当时我身为知州,又有万分的希望被提擢为州府,所以……”

“所以你听了沈菁的话便不去看她,便嘱咐沈菁替你一手操办周婉娘的丧事,是与不是?”慕青璇冷冷地道。

“是……”林瑄已经惭愧得说不出话来。

朱珠儿一听,不由啐了一口,愤愤道:“人都道,薄情的汉子,痴情的娘子,果然一点都不错!你这般对的起你结发妻子么?还叫你的新夫人去收拾丧事,搞不好,这周婉娘是你这好夫人害死的!”

林瑄浑身一震,哽咽道:“这几年我常常心中怀有疑虑,多次去命人查探当年婉娘是怎么死的,可是沈菁这个贱|人手段太高了,当年知晓这事的人不是被她远远打发嫁了,就是送了银子,堵住了嘴,我一来公务繁忙,二来实在不敢相信婉娘就是被害死的,万一查出她是被害死的,那我的罪孽不是更深了么。所以……”

他说到最后泣不成声,满腔悔恨。

……本章完结,下一章“ 婉娘恨(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