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绝色王妃 [目录] > 第20章:重拾往事

《穿越之绝色王妃》

第20章重拾往事

素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燕藜拉着阮红俏一口气跑出好几里地才停下来,连马都没顾得骑。

气喘吁吁的靠在一处民居的院墙上,燕藜漠视阮红俏哀怨的眼神,紧闭着唇,腹诽道:那人,必定不会放弃这么好的一次机会吧?!

“宁儿,到底发生什么事?你怎么突然像个疯子似的,揪着那日暮国的王子就开揍?”现下,燕藜最关心的还是阮红俏为何会如此失态。她才十岁而已,除了这两年跟着自己发疯外,她以前都没出过司马府,哪里来机会接触那日暮王子?更别谈结怨了。且看她这样子,好是有血海深仇似的,难道还有什么不为自己所知的秘辛?难怪从第一次见面,自己就能从她眼里看见不符于她年龄的伤感。

过了半晌,阮红俏才冷冷开口问道:“他当真是日暮王子?”

“四年前见过一次,那时皇上四十大寿,他曾跟着使节来贺寿。”燕藜看着她的眼,不知道她为何会这么问。

渐渐冷静下来,阮红俏越来越为自己的鲁莽感到后悔。或许只是长得像而已?阮红俏滑坐在墙根,悠悠问道:“燕藜,你相信鬼魂一说吗?”

“鬼魂?”燕藜在她身旁坐了下来,“应该有的吧?!不然为何有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一说?”

“呵。”阮红俏嘴角漾起一抹苦笑,直看得燕藜一阵心酸。“燕藜,其实我就是一缕孤魂,带着前世的记忆投胎转世到阮家而已。”

燕藜侧着脸,眯缝着眼睛望着阮红俏的侧面,似是想从她的脸上看出一丝蛛丝马迹来证明她是不是在开玩笑。

见燕藜不做声,阮红俏转头与他对视,讥诮的问:“怕了?”

“切,我燕藜的人生中,没有怕这个字。”燕藜学着阮红俏平日里的语气,自负的说,可这种情绪维持了不到一秒的时间,继而以阮红俏从不曾见过的哀怨的口气问道:“只是,宁儿,你背负的是怎样的一种痛?”

“我原本是两千年后的人类,我的父亲是一个帮会的首领,我的母亲虽然在我六岁的时候就生病逝世了,可我的父亲把爱完全倾注在我和弟弟身上,所以我们一家子还是很幸福的在生活着。但是在我十六岁的时候,父亲却被人暗害了。见着父亲趴在桌上,周遭鲜血四洒,我竟是哀痛得没有流一滴泪。我的心里有个信念在支撑着我,一定要为父亲报仇。于是我便角逐首领争夺战,然而在决赛的头天晚上,我唯一的弟弟也被害死了,不过几天功夫,我的亲人都相继离开了我,那种痛,那种失落是无法用语言倾诉的。那首领之位终是让我拿下,可是人却变得空落落的。这时,有个青梅竹马的男孩殷殷的向我靠近,终是打动了我,我爱他爱得很深,我将我对父亲的爱,对弟弟的爱,全全转化到他的身上。然而,人心总是让人无法预测。七年之后,他设计害我,将枪口对准我的心脏,毫不留情的开了枪。理由就是他不喜欢我功夫比他好,不喜欢我站的比他高。在我闭上眼睛前,他告诉我,我的父亲是他的父亲请的杀手打死的,我的弟弟却是死在他的手上。呵,我用了七年的时间都没查出来害得我家破人亡的人居然是我身边最亲近的人......”阮红俏头抵在墙上,闭着双眸,状似平静的娓娓道来:“我以为我死了,却没想道老天怜悯我,让我在另一个世界得以重生。”

燕藜的心被震颤得厉害,他知道,他不能把这当作故事来听。他能望进她的心底,那里面,是一只巨大的洞,汩汩的流着血。连带的,让他的心也跟着痛了起来。

燕藜敛起平日里的嬉皮笑脸,长臂一伸,揽过她的肩,将她的头埋进自己怀中,才呐呐开口问道:“那个张巡长得和日暮王子一般模样?”

“嗯。”阮红俏吸了吸鼻子,泪水终于忍不住流了出来:“我原本想,既然老天爷给我机会重生,我就好好的生活,再过两个月我就带着娘亲离开这里,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尔虞我诈,简简单单的过一辈子也就罢了,可是,那人,那人为何会跟来?”

“宁儿,对不起,我今天实在不该任性的拉你出来。”燕藜满心的内疚,心里深深的懊悔不已。“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他们或许只是长得像而已?”

“如果是这样我是不是会连累到你?”阮红俏抬头迷蒙着双眼望着燕藜。

“放心好了,他们不能奈我何。”燕藜以袖拭去她脸上泪水,眼里是从未展现过的温柔:“宁儿,今后的人生,让我保护你,可好?”

阮红俏望进燕藜那温柔的眸子,心里微微一跳,眼前的燕藜跟以往的他,有些不一样了,具体怎么不一样,却是说不上来。只是,可以么?我还能相信么?

燕藜眼中的光芒越来越炽烈,他,在等她的回答。

阮红俏不敢再看他的眼,低下头,声若蚊蚋的道:“除了我的娘亲,我不敢再相信任何人,燕藜,就算是你,我都不敢放开心与你相交。”

燕藜脸上闪过一丝失落。也是,被深爱的人伤害得如此彻底,哪里还敢轻易交心?不过,我会等,等你为我敞开心扉。

……本章完结,下一章“书房定计”↓↓↓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