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绝色王妃 [目录] > 第58章:如意赌坊(上)

《穿越之绝色王妃》

第58章如意赌坊(上)

素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当云泽一身白色带云纹暗花云丝锦袍站在阮红俏面前时,莫不是让阮红俏眼前一亮。

以往的他不是灰色就是青色,哪有穿过这样透亮的颜色?还有平日里从来梳不整齐的发髻,此刻也规规矩矩的顶在头上,髻上还插了一支通透莹润的羊脂白玉簪,倒不失为一个翩翩佳公子。

在这个时代,男子发髻上的装饰是有讲究的,没娶亲的男子只以各式簪子别住发髻作装饰,成了婚的男子发髻会以束发冠束之。这个束发冠有金,有银,还有玉质的,翡翠的,琉璃的......往往可以从发髻上瞧出男子的婚配与否。

“看来你打扮起来比燕藜逊色不了多少嘛。”阮红俏摇着扇子,调侃道。

“那是当然,本公子虽说比不上潘安貌,却也是响当当的美男子一个,只是平日里不喜打扮而已。谁像那逍遥王一样?一天要换上三次袍子,比个女子还要爱美。”云泽起先倒是一脸得色,待说道逍遥王时颇显得不以为然。

云泽说的倒是夸张了些,不过燕藜确实是个很爱干净的人,见不得身上有一丝的污渍。

“是是是,你云大公子是个不折不扣的美男子,比燕藜有男儿气概多了。”阮红俏假意的恭维了一番。

若论脸皮厚,云泽虽及不上燕藜,但自与阮红俏熟识以后,堪堪发现他也能算得上是个极品。

但见他啖着脸,笑意浓浓的说:“宁儿,要不你以后选夫君的时候将我也考虑进去,如何?”

我倒!阮红俏满头黑线。“我说云大公子,宁儿我今年才十岁而已,到谈婚论嫁的年龄还早得很呢。”

“那有什么?你把我算进去也多个选择的余地嘛,何必为了一棵树放弃一片森林?”云泽继续发挥他三寸不烂之舌游说道。

嘎?这小子莫非也是穿过来的?“何必为了一棵树放弃一片森林”这话不是二十一世纪才有的至理名言么?

“况且你看你,除了那个地方看起来小了些外。”云泽说着盯着阮红俏胸前猛瞧,接着道:“哪有半分像十岁孩子的样子?你的为人处事,你的古怪的想象,你懂得的东西,你的功夫......就连你眼中的仇恨也无一不显示出与你年龄的不相符。”

呵呵,我本来就不是一个孩子。阮红俏反应迟钝的等到他话说完才明白他所说的“那个地方”指的是什么。不由怒气冲冲的吼道:“云泽,你找死!”

云泽见老虎发威了,赶紧放开步子朝前跑去,以免遭受一顿毒打。

*****

如意赌坊地处城东文安街上,它的斜对面就是太守府衙。它不同于别的赌坊那般就一座小的楼宇,而是一座占地两亩、带院子的府院,两个身着青色短衫、凶神恶煞的大块头守在大门口,就像两尊门神。大门外一块空地上,停着好几辆富户人家才用得起的豪华马车和十多匹高头大马。

看来真如云泽所说,这如意赌坊绝不是三教九流的人都能进得去的,原来贫富之分从古时就已经分得很清楚了啊。

阮红俏拉着云泽并未急着进去,而是站在路边观察了一阵。但见进去的人莫不是锦衣华服,满脸欢喜;而出来的却是衣衫凌乱,发丝散漫,清一色的哭丧着脸,唯一不同的就是沮丧的程度而已。

有古怪!绝对有古怪!

但凡赌博都是有赢有输,为何见了十多个从里面出来的赌徒都是一副输得凄惨的模样?自己前世旗下的赌场乃整个组织盈利最多的营生,但都是凭着手下人的真本事在盈利,往往输赢都是一半一半,哪里像这般只见输不见赢的?呵呵,不过那又怎么样?好歹自己还有些这方面的“本事”,今日若不将你这赌场拿下来,岂不是有负我赌场圣手的威名?!如是想着,阮红俏举步朝那府院走去。

门口两个大汉拦住二人,问道:“怎么这么面生?”

阮红俏掏出一叠银票,随便抽出一张一千两的票子在大汉跟前晃了晃,倨傲的说:“人生银票不生,如意赌坊打开门做生意,难道还挑人不成?”

“这......”一个大汉被噎得说不出话。

还是另一个大汉反应快,附耳在大汉耳畔说了句什么,便朝里面走去。

不多时,大汉带着一个手拿鼻烟壶、长得还算人模人样的、三十多岁的男子来到二人跟前,左右打量了两眼,问道:“怎么没见过你们?”

阮红俏将银票在手上甩得“啪啪”响,戏谑道:“一回生二回熟,你只要认识银子就成,那么多废话做什么?”

“找死,敢这样和我们戴祥戴总管说话?”一个大汉见阮红俏如此不敬,怒吼着一拳挥了出来。

那被称作戴祥的也不制止,任凭手下动粗。

阮红俏装着害怕的将云泽拉到身前,云泽手快的一把握住大汉的拳头,手上用力一扭,便听见“咔嚓”一声之后,大汉杀猪一般的大叫起来。

这时,阮红俏才从云泽身后钻出来,打着哈哈,谄笑着道:“原来是戴祥戴总管,久仰大名。我家家奴不懂规矩,多有得罪,多有得罪,本公子回府后定会多加管教的。”

云泽眯着眼睛,一脸莫名的看着阮红俏,心说,我什么时候卖.身为宁儿的家奴了?我自己怎么不知道?只是,她这样说一定有她的原因吧?

于是,云泽配合的冷着一张脸退到阮红俏背后,很负责的扮演起家奴来。

看着云泽一身上等云丝锦袍,戴祥被阮红俏的话唬得愣怔住。心里打着结,腹诽道:这,这这,这这这,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家?连家奴都身着上等云丝,如此看来,定是个大户。看那小公子,嬉皮笑脸,油头粉面,十足一个败家子的模样。目光触及到阮红俏头上玉簪,碧绿通透,雕工精致,纹样繁复,堪堪价值万金。哼哼,既然你一心想要送银子给大爷花,放你进去也无妨。

如是想着,戴祥皮笑肉不笑的道:“客气客气,公子请随我进去,戴祥特定给你安排个好的位置。”

“好说,好说。”阮红俏“啪”的打开折扇,慢摇着跟在戴祥身后朝里走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如意赌坊(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