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春闺梦:乱世王妃 [目录] > 第126章: 水调歌头

《春闺梦:乱世王妃》

第126章 水调歌头

半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秋霞抚过身上朱红色的宫装,慵懒中带了几分迷恋。

“这深宫里的日子,就像玄妃娘娘曾说过的一样,很长很长,宫里不比战场,便是一双双眼睛都比战场上真刀真枪来得凶险,玄妃娘娘可要保重啊……”

最后一句,秋霞说的带了几分玩味的性质,似乎,她不是这场游戏的主角,而只是一场角逐的旁观者而已,只是,无论哪一种,她都带了七分赢的自信,带了坐看鹬蚌相争的渔翁的得意。

怔怔望着秋霞离去的背影,苏语蝶却愕然着许久说不出话来。

秋霞的人生,多少都有自己的一只手去推动着偏离了原来的轨道。

她曾一度想不明白,到底,秋霞该不该恨她,到底,该不该为秋霞的遭遇负责。

直到,今日再见到秋霞,那个原本清丽娇嫩如出水芙蓉的面庞和性情都消失得无影无踪,还有那娇嫩肌肤上浮现出的一片片掐拧的痕迹,都让苏语蝶忍不住的一阵阵自责。

如果,当日,她能够试着去阻拦,或许她们今时相遇便会是另一番情景。

“王妃。”乐瑶轻声唤道,“您没事吧?”

小荷吗?那熟悉的声音突然牵住了苏语蝶的耳朵,好像于这寂寞的深宫中觉到一丝暖意,忍不住回头看去,却只见到了一张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小脸。

“哦,我没事。”苏语蝶有些失望的说道。

不知为什么,心头涌起一阵阵无奈,不知是为了秋霞还是小荷。

.

吃罢晚饭,便已经近了戌时。

细细的晚风轻轻飘过,却只吹来一阵阵萧瑟的感觉。

才是第一夜,苏语蝶便感觉到了这偌大的深宫是多么的寂寥和寒冷,那一堵堵厚重的高墙隔断的不仅仅是距离,还有人们卑微的希望。

今夜不是初一,亦不是十五,可那挂在夜空上的月亮,瞧去竟浑圆如银盘,硕大光亮如铜镜。

银色月辉倾斜而下,正照在神女宫的窗前,空气中点点银色颗粒般的微光忽闪漂游。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就在语蝶倚在窗口瞧着月色,思念着遥远的家人之时,有清冷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吟的竟然是苏轼的《水调歌头》。

苏语蝶诧异的回头望去,只见一袭黑色衣衫的高大身影在地上扯着长长的黑影,脸庞上棱角分明、五官如刻,一双眸子漆黑深邃如寒潭,此时正顺着苏语蝶的目光瞧向半空中的圆月。

“王。”语蝶匆匆拜见。

萧北寒却没有搭言,只是叙叙的接着道,“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偏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萧北寒的声音清冷而不带感情,念着这样饱含愁绪的诗竟然不经意间多了分潇洒和俊逸,糅合了他的孤傲和冰冷竟似浑然天成。

月色沐浴着萧北寒墨黑的发丝,漆黑的眸子,仿佛镀了层银色哀愁,有那么一小会儿,苏语蝶竟看得有些发呆。

“你怎么会这首苏轼的‘水调歌头’?”苏语蝶诧异的问。

“水调歌头?”萧北寒眸间略带了欣喜,“你是说这首诗的名字叫水调歌头?”

说着,探手从衣襟里取出一张已然褶皱泛黄了的纸。

……本章完结,下一章“ 深夜做戏”↓↓↓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