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春闺梦:乱世王妃 [目录] > 第65章: 入骨相思知不知(2)

《春闺梦:乱世王妃》

第65章 入骨相思知不知(2)

半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再回到飞猿关的时候,正是月色姣好的静谧深夜。

梆交三更,水银色的月色泛着光华倾洒在静悄悄的街道上。偶尔有家犬轻吠,夜猫低吟。

逆着月色,三匹马儿载着三个人无精打采的走近,水银色的缎子轻滑而过,滑落的皆是惆怅与哀伤。

“回去休息吧,明晨再议。”萧北寒有些无力的说道,一双寒潭漆眸死寂一般。

“是。”

“元帅,我先回兵营了。”

许是怕搅了这夜的寂静,余武的话也是轻轻的吐口。然后,谁也没有再多说,各自而去。

.

夜凉如水,花枝露寒,月影透过窗棂洒在苏建炎雪白的衣衫上,轻薄了哀伤。

一连奔波了三日三夜,苏建炎却没有丝毫睡意,意识里那根神经一直绷的紧紧的。

只好靠着窗望着月,又一次深深的后悔。

那日,若是早些发觉宋祺的异样,早些去保护我的小蝶,也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吧。

为什么,已经错过一次,却又再一次的违背了自己的诺言呢?

小蝶,你在哪里?可还安好?

思及她似雪容颜、如仙身姿,心里却疼痛如绞,上一次没能及时赶到,害她身受针钉之苦,这一次……

小蝶,等我。

.

行宫之内不似将军府,彻夜不乏值岗的侍卫和忙碌的小厮。

萧北寒纵马踱回,早就有人牵马骓蹬一旁服侍。

沿着青砖石路蜿蜒而去,几步拐至庭院。

中秋盛宴的残席早已收拾妥当,一切恍然如初,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萧北寒的目光从远处收回,落在拱门旁的桌案上。

“这是中秋那日众位将军的题字,苏大将军说要请示您如何处置。”身后的小厮说道。

桌案之上,笔筒里满是尖毫,台砚内的墨迹已经干涸,雪白的纸张在镇纸的压迫下翩跹欲飞。

最后,双眼落在最上面的那张白纸黑字上,“苏语蝶题”。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偏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挪了镇纸,只拾了这一张不甚工整的小字,揣在怀中,复又盖了镇纸,转身离去。

小厮低着头,见萧王没有说话,也不好多问,只跟在了萧北寒的身后。

“王……”穿过庭院,拐过几条小径,走过了王的寝宫,小厮忍不住有些疑惑的出声唤道,却马上住了嘴,已然瞧的清楚,再往前,便是王妃居住的神女宫了。

那成排的柳树,朱红的门,雕花的窗棂,看起来是那么的陌生。然后,萧北寒才想起,自从封了她做王妃,他还一次都没有来过神女宫。

门是那样的沉重,他踌躇了半晌才费力的推开,然后,月光照在门口,一室昏暗。

小厮上前,摘了灯纱,点了红烛,一点明光瞬时照亮了屋子。

萧北寒走过红台、衣柜、床幔,心一点点的下沉,这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是他连同那件红艳宫装一同赏赐给她的,没有一件,是她从将军府带来的属于自己的东西。

红台铜镜里,映出萧北寒坚毅冰冷的棱角和一潭死水般的眸子,翻着妆奁里的耳坠,皆是华丽耀眼的样式。

抚摸着手中那颗冰凉的“泪海明珠”,他轻叹,原来从未曾了解过她。

苏语蝶,你留给我的,就只有这半颗“泪海明珠”和这首不知名的诗了。

.

第二日,南宫适听闻苏元帅回府的消息后,便匆匆赶来。

正是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阳光洒在身上暖暖的,又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天气。

“元帅。”南宫适叩门叫道。

有脚步声、碰撞声,在苏建炎打开门的一刹那,有耀眼的光泽闪过,然后,南宫适的整个身子便全都僵住了,那温暖的阳光此刻却像是千年寒冰透骨扎来。

银白的长发飘过,苏建炎从南宫适的身边悄然而过,低声说了什么,然后跨了行囊,随风飘去。

南宫适颓然的立在门口,半晌无言。

……本章完结,下一章“ 莫让红颜守空枕(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