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乱舞漾香:贵公子宿舍的假小子 [目录] > 第5章:同学清晰

《乱舞漾香:贵公子宿舍的假小子》

第5章同学清晰

清夜初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林秦晃晃头,显是醉得有些迷糊:“不是,怎敢,你可是尉迟家的二少,我怎敢……嗝,怎么可能敢呢,呵,又不是吃了熊心,嗝,雄心豹子胆……”又猛灌了杯,“尉迟家二少……”

门从外面被人打开,来人一身白衣,背后是光怪陆离的灯光,衣服也染上了各种各样的颜色。

“我来迟了,真是不好意思啊!”虽嘴上是说抱歉,但语气里却一点都没诚意。

来人就近坐在门边的沙发上,顺手倒了杯威士忌。

尉迟御慕低笑:“你今天似乎很愉快呢!月。”

天宫清月细啜了口酒,挑眉:“哦?何以见得?”

尉迟御慕不语,只是轻笑,眉眼如远山。

林秦仍旧边喝边念叨着:“哼,凭什么?尉迟家的二少有什么了不起的吗?嗝……我……我也不比他差……”

两人都望向另一沙发上醉得东倒西歪的林秦。

天宫清月嘴角上翘:“看来,你被人讨厌了呢!”这让他很是高兴,毕竟尉迟御慕这家伙的演技实在是太好了。总一副人畜无害的纯良相,欺骗着善良的大众,其实肚子里都不知有多黑,他和他一起长大,可是了解得很呢,从小到大哑巴亏都不知吃了多少。

尉迟御慕敛下眼帘,继续喝酒:“酒品真差!”不看他幸灾乐祸的表情。

“有什么……大……”林秦似乎真是醉极了,一头倒在沙发上,开始呼呼大睡。

天宫清月打了个哈哈,即使是这样的动作,却带上了一股贵气的优雅,“那家伙似乎要回来了呢?”再加上今天遇见的小结巴,校园生活似乎不那么枯燥无味了。

尉迟御慕望着他发光的眼睛,轻道:“你好像很兴奋!”以前他不是很不屑那家伙吗?

天宫清月摸着光洁的下巴,“你不觉得他走了后无聊得紧么?生活就要找些乐趣。”

“那你可以学学他啊?”尉迟御慕笑得那个明媚啊:“我想有些人会很乐意的。”

天宫清月也笑,灿若朝阳,“我想你应该好好享乐一番才对,都道人不风流枉少年。

而我,可不似某人以后没自由。本人还有着大把大把的时光欢乐。”尉迟御慕毕业就得回去了,到时怕是没法像如今悠闲了呢!

尉迟御慕用无名指轻敲杯壁,笑靥依旧,“那么你更应该学学他呢,你都说‘人不风流枉少年’了。你放心,你生日那天,我自会叫舞林送份令君满意的生日礼物!”

天宫清月仍笑若繁花,只是隐隐带着咬牙切齿的意味:“那我是不是应该先好好谢谢你的美意。”忽然,似想到什么,眉头上挑,“我也会备份好礼回的!”

尉迟御慕亦笑道:“好说好说!”可以忽略他后面的一句话。

然后两个对视,都笑得百花失色。

天宫清月VS尉迟御慕第三百零七回,平手。

……………………………………………………………………………………

开学的日子总是热闹的,校园里处处可以看到穿着白色衬衫,黑色制服裤的男生,和红色黑白格子裙的女生。

黑白是南雅校服的主色调。黑白的搭配也恰好地衬出了男子的伟岸贵气,女子的神秘迷人。

圣落炎缩着脖子,有些怕怕的四处瞄了下,混入了人群中,成为了大海里再平凡不过的一颗小水珠。

她昨晚想当然是不可能会去天宫清月房里的。假如人家是开玩笑的,那自己不是自取其辱;但如果人家是认真的,那她更是不可能乖乖成为那玻璃的入幕之宾,何况她也不是一真男子,无法跟他做那劳什子档事。

所以她现在非常的害怕,一边担心天宫清月还惦记着昨天的事,毕竟人家一贵公子被一穷人放鸽子,肯定会心理极度不平衡地报复她。一边她又安慰自己,说不定人家大少爷是玩笑之语,无心之意,根本早忘光了,哪还记得你是哪国的,说不定连你是谁都不记得了。

就在这种心理的煎熬下,圣落炎安安稳稳地过了一星期。

她每天很早的起来,为了不碰见那些贵少爷;中午她都是随波逐流地跟着优等生们后面一起进餐厅;一下课就跑到寝室里窝着不出门。

“落炎,明天有罗伯斯特教授的课,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图书馆整理明天听课的资料。”

圣落炎眯眼看着眼前笑容灿烂的男生,那是个很帅气的男孩,立体感十足的五官,星目朗眉,长身玉立气宇轩昂。他很是俊逸,张扬却不刺目,正如冬日的阳光,让你感到温暖却不突兀,很舒服的感觉。

他是圣落炎上课时认识的男生,他进来的时候有些晚,所以没什么好的位子了。圣落炎为了不让人注意坐在了最角落,他站在门口,目光扫视一圈后,落在圣落炎的身上,不管不顾周围女生的赞叹声,就这样似乎穿越千年从时光的隧道一路走来,他的唇角带着笑意,温润而清新。

圣落炎有片刻的迷惘,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只能眼睁睁地看他走来。然后似乎想起什么的,低下了头,自己翻着新发的书本。

他兀自地坐下,拿出书本,清越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他说:“我叫韩清晰,很高兴认识你!”

圣落炎捏着纸张的手停顿了一下,才慢吞吞地说:“我是圣落炎,以后请多多指教。”

之后两人都不再言语,教授在讲台上唾沫横飞地介绍自己,圣落炎望了望窗外,校园小道上熙熙攘攘的仍有很多人。

因为是第一天上课,教授也没多讲,早早地下了课。

正当圣落炎正要离开的时候,韩清晰叫住了她。很多年后,圣落炎依旧记得,在大一第一天的教室里,有一个俊朗的男孩,对她说:“我能和你一起吃饭吗?”

如果人可以预知的话,圣落炎一定会很冷漠地摇头,坚定地说:“不可以。”那样或许结局就会不一样了。

但圣落炎笑着说:“好。”

自那后,有韩清晰的地方就可以看到一个瘦弱的身影,

他们成了朋友。

不是关系特别好,也不是关系特别差的那种。至少在圣落炎的心里是这样的,这还是她第一次交男性朋友,实在不知作为一个男生该怎么与朋友相处。

圣落炎收回思绪,点点头:“也好。”最近因为害怕遇到天宫清月,她哪都没敢去,现在看来危机解除了,可以把脑袋伸出龟壳了。

圣落炎伸了个懒腰,理了理衣服,背起包,“走吧!”说罢,便往外走去。

“你等等我啊——”

余下个手忙脚乱收拾东西的某人。

该怎么说呢,圣落炎从来都不想跟校园风云人物搭上边,虽然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因为学习优异的关系,她也算得上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但此一时彼一时,所谓枪打出头鸟,现在的她只想平平静静地过完她的大学四年。

可事总是与愿违——

“啊,你找死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恶人林秦”↓↓↓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