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乱舞漾香:贵公子宿舍的假小子 [目录] > 第6章:恶人林秦

《乱舞漾香:贵公子宿舍的假小子》

第6章恶人林秦

清夜初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啊,你找死啊——”

只听一声怒吼,圣落炎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一股突如其来的大力给踢飞,手肘撞到地上,圣落炎只感到一阵钻心的疼痛从腹部和手肘蔓延开来,她忍不住地呻吟出声。

林秦看着自己黑亮皮鞋上那个脏脏的鞋印,破口大骂:“他妈的,老子新买的限量级古孜就这么被你糟蹋啦啊,你赔得起吗你,就你这穷酸样,把你们全家卖了都不抵这个钱。走路都敢撞爷我,是不是活腻了啊……”林秦本在开学那天被尉迟御慕破坏好事而憋屈,再加上这几天,他找了好久都没找到那女生,更是让他烦躁不已,而圣落炎又如此走路不看路,踩在地雷上,刚好让林秦的怒火有个爆发的对象,可怜的圣落炎就不幸地成为了林秦的出气筒。

林秦越说越气,尉迟御慕他们不能动,但这小子他还是可以动的,于是便动起手脚来,旁边的小喽啰看见林秦这样,自然知道他心里所想,也帮着叫嚣:

“小子,你恁地不长眼,我们林少爷也是这种下等的肮脏家伙可以碰的……”

“简直是找死……”

“不给点教训你就不张记性……”

“老子今天就代替你父母管教管教你……”

“让你以后看见我们都得绕道走……”

圣落炎只来得及抱住自己的头,把身子尽量蜷缩成一团,她想求饶,但是自尊却让她没办法让她开口,她想破口大骂,可那样只会让她以后的日子更难过,最后她只得咬紧唇闷哼。

周遭的人都如遇到瘟疫一般,走得远远的,没人搭理这种事。有些人是没那个本事,惹不起当然只能绕道走开;有些是不想搭理,没心思理会。就像此刻的未水野,他只是淡漠地睨了眼,就径直走远,从头到尾都不曾多瞧一眼。

圣落炎睁大眼,看着同学们视若无睹地走开,仿如什么都没看见。她突然感觉心口一阵冰凉,她一开始到底在期盼些什么。

如今的薄凉不是早就知道了的么,现在还在难过什么。前几天她不是也这么冷眼地看着林秦恣意地欺辱另一个女孩儿,不曾想过出手相助,那现在的自己在期待着什么,也来个完美的王子把自己救了么?

那种撒狗血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自己身上。

或许上帝听到了圣落炎的心声,王子真的来了。

一袭白衣胜雪,一身藏蓝如海。

他们相携而来,如踏云而来的仙般落到她面前。

但那如仙的人儿只是向她这方露出个绝代的笑颜,便不多言地离去。

圣落炎那样殷殷地望着,心里的什么似乎被重重敲了下,疼得深切,连刻意忽略的伤痛都一并涌了上来,痛得她发抖。

嘴角扯出个浅浅的笑容。

用手臂把脑袋抱得更紧,闭上眼,什么都不想想了。

从头顶流下什么,脸被打湿了,地上有着一滩一滩新鲜的血。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结束的,圣落炎只知道自己一路跌跌撞撞地往寝室走,他现在很累,需要好好休息。

而那时,韩清晰尾随而来,却在半路遇见一个旧友,两人就找了个清静的地方聊天去了。压根忘记还要和圣落炎去图书馆这回事。后来的事也就自然不知道了。

当时天宫清月和尉迟御慕也正好路过,天宫清月是很不齿这种行为,但也没兴趣去管闲事。而尉迟御慕想起那晚林秦的醉言醉语,不想多个敌人,就只当没瞧见,一径离开。

话说林秦发泄那么一通,心情也愉快了不少,几人便往学校外的夜总会走去。

贵族的夜生活向来是奢靡堕落的,纸醉金迷,觥筹交错,莺莺燕燕,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调剂。在灵与肉的快感中填补自己内心深处的孤寂,感觉最后死亡般的快意。

林秦在喝了几杯后,就开始寻找自己的目标了。他眯着醉眼,看着舞池角落里规规矩矩坐着的女生。

那个女孩很漂亮,白皙的皮肤,小巧的红唇,晶亮的大眼,长长的睫毛,黑亮的长发,赫然是开学那天遭林秦施暴未遂的女生。

她很正经地坐在角落的沙发上,有些局促,好像是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

林秦咧出个大大的笑,紧盯着女孩,端着酒杯走过去。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邢茹嘉今年才十九岁,能进入梦寐以求的贵族大学,她的心情是难以言喻的激动。开学第一天在去教务处的路上遇见林秦,被林秦欺负后,才使她猛然认识到学校根本不是她想的那般美好。她去校长处申诉过,而校长只给了她四个字。这个学校就像是贵族发泄变态心理欲望的会所,把快乐建立在欺压穷人的基础上。最后她不得不加入了校园四大帮派之一的静心阁中,成为贵族们的附庸。

因为校园四大帮派分别是男生中的学生会,是由尉迟御慕担任会长,天宫清月任职副会长的校园权利最大的帮派,主要是处理学校的校务;另一个就是由林秦主持的酒林会,取自商纣王的“酒池肉林”之意,而林秦也把它的寓意发挥得淋漓尽致。

女生方面也有两个这样的帮派。一个是本省长千金萧兰颜组织的千金园,里面的女孩大多都是省长市长以及书记等人的女儿;还有一个就是林静的静心阁,部分女生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以外每个帮派都会有些穷人附庸加入。而林静之所以会成为静心阁的阁主,当然是因为她家的财势最大了。

四大帮派各自有各自的会所,它们也不会干涉别的帮派,因为彼此都知道对方的势力背景,都不愿树敌。它们也拥有自己的徽章,可以让对方知道自己属于哪个帮派。

邢茹嘉就是看中了这点,才加入静心阁的。

只是她们的屋外活动居然是来这里,她从小就是个好学生,所以硬着头皮跟着阁里的姐妹来着,她不敢下去跳那样艳的舞,只能坐在角落里等她们。

“美人儿,来喝杯怎样?”

突来的轻佻搭讪让她皱起了柳眉,凝眸望去,脸色蓦地煞白,浑身也开始轻微发颤。是那个恶魔!

林秦很是满意她的反应,伸手捏住她的下巴,手指顺道摸着光滑细腻的肌肤。

“……你……”邢茹嘉浑身僵硬,抖着唇断断续续道:“我……我、我是静……静心阁……的人……你快……快放开……”

林秦粗壮的手指流连忘返地滑过她滑腻的脸颊,笑得邪恶:“你觉得我好不容易找到的美人儿,我会让她走掉吗?嗯?”

邢茹嘉抖得如秋日里的落叶,哆哆嗦嗦地嗫嚅:“你……不不可以……救命……”

林秦凑到她耳侧,唇刷过她粉色耳垂,声音都开始兴奋,“你叫啊,叫得大声些,本大爷对你的声音可是喜欢得紧啊——”

“谁?居然敢动我们静心阁的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脱是不脱”↓↓↓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