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乱舞漾香:贵公子宿舍的假小子 [目录] > 第7章:脱是不脱

《乱舞漾香:贵公子宿舍的假小子》

第7章脱是不脱

清夜初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谁?居然敢动我们静心阁的人——”

突然从后面传来一个尖锐的女声。

邢茹嘉一喜,慌逃到那个声音主人的后面。

林秦缓缓转过身,眉头不悦地皱起,“怎么,我也不可以。徐灵。”

那个叫徐灵的女生,画着烟熏妆,穿着紧身小背心,下罩贴身牛仔超短裤,很是清亮的打扮。她一看是林秦,忙道:“原来是秦哥啊,你看,我这不是眼花,没看出是您吗?”说着,扭腰贴上去。

林秦搂住她光裸的肩,斜看了发抖的邢茹嘉一眼,“她是谁?”

徐灵笑容有些僵硬,立即会意地道:“她是新入会的,叫……邢茹嘉,姐妹们看她没见过市面就带她来看看。”

林秦“嗯”了一声,两人坐下,徐灵立刻送上酒杯,林秦也不接,就着她的手喝着酒。

………………………………………………………………………………………………………

圣落炎还想再问问,今天是不是跟哪个菩萨犯冲,还有没更倒霉的,一次全来了算了。

如果不是眼角太痛,她真的很想翻白眼。

真皮沙发上的那个白衣少年望着她,嘴角噙笑:“你脱是不脱?”

圣落炎压紧衣摆,咬牙:“真的很谢谢您,但是真的不需要……太麻烦您了……”

白衣少年声音轻柔:“你的意思是不脱啰……”站起走过来,自顾自地说:“我能理解的,毕竟……”

圣落炎点点头,就差飙泪了,伤口好痛啊。那句“谢谢您的理解”在他下句话中哽在喉头,发不出声,不住咳嗽。

“……你的扁豆身材太难看了点。”白衣少年拍着她的背,感叹的说:“就算我的话这么有真理,你也不需要这么激动嘛,太捧场了……”

圣落炎“啊”地一声,咳得更带劲了。这次不是气的,而是被他拍的,好痛啊,他拍到她的痛处了。

“嘶……”轻呼了一声,喉间一甜,一口血就喷了出来。

然后是死般的寂静。

尉迟御慕拿着医药箱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么这样一幅画面——

瘦弱的少年嘴角溢血,白衣少年永远洁净的白衣裳开出了一朵朵鲜艳的樱花,瘦弱的少年焦急得用手来擦,却忘记自己手上也有血,一个个手印就这么盖上了白衣上,来了个锦上添花。而白衣少年似乎被吓傻了,呆呆地看看衣服上的鲜花,又瞧瞧旁边的少年,半天没反应过来。

尉迟御慕不由摇摇头,关上门,门“喀嚓”的声音惊醒了屋内的两人。

白衣少年的脸一红,恼羞成怒地在圣落炎头上敲一下,“你看看你干的好事,你知道……”

下面的话被人截断,圣落炎淡淡地道:“我知道。”

天宫清月愣住。他知道什么?他知道这是他妈妈给他亲手缝制的,世上绝无仅有的衬衫?他都舍不得穿呢,谁知道,今儿个刚穿就被人喷了一身血。

“我知道这很贵,不管多少钱,请告诉我,我会努力工作还上的。”圣落炎深吸口气,“可能要分期付款,我家是平民阶级的。”如果是平时,她绝不会以如此不卑不吭地淡然姿势跟天宫家的少爷这样说话,但今天她实在太累了,要死就死吧。

天宫清月的嘴角一抽,妈的,他当他少爷是做什么的,要他赔?他赔得起吗?

尉迟御慕若有所思地望了圣落炎一眼,放下医药箱,轻声说:“我帮你包扎一下。”手也不停歇地拿出纱布,碘酒和药。

“不用,我可以自己来。”圣落炎摇头,仍旧不肯合作。

尉迟御慕没理会她的抗议,夹起棉花蘸着碘酒,靠近她的脸,“你伤得很重,可能不能自己来。”他轻声细语地哄着她,“先让我看看好吗?等下如果没什么大碍你就自己来吧,好不?”

圣落炎看着他温柔的脸,突然有种被人关爱担心的感觉,眼眶不由一热,忙闭上眼,胡乱地点着头。

……本章完结,下一章“原来如此”↓↓↓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