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目录] > 第103章: 色心起 六棱针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第103章 色心起 六棱针

草芊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夜深沉。

远远地,芫荽看到翠竹后小轩窗的灯烛熄了,晚间放于荆芥水里的迷魂散想必已经起作用了,蹑手蹑脚地行至内殿门口,芫荽看到了灯烛下绿珠影影绰绰的身影,今夜,绿珠当值。

一枚六棱针穿过门扇的如意格,直直地落于绿珠身上,就听屋内发出一声闷哼,再无声息,针尖上,芫荽淬了麻醉汁液。

推门而进,绿珠已趴在桌子上沉沉地睡去,灯烛跳跃着,在墙角落下一个斜斜的侧影,珠帘微动,掀起一层层的纱幔,南溪沉睡在锦被之中,清辉玉臂寒。

芫荽甚至听得到自己沉重的呼吸,蹬掉自己的靴子,一步一步地踏上床塌,甚至,手心已经在冒着冷汗。

她睡着了,迷魂散让她暂时失去了所有的知觉,一时半会,她不会醒来。

急急掀开锦被,芫荽开始颤抖着手去解那裘衣的盘扣,一粒一粒,却解得浑身湿透,粉色的肚兜出现在眼前,绣着大红的牡丹。

伸手拉下床的维幔,芫荽覆了上去。

寂静的夜,芫荽喘着粗气抓过自己的有衣物,提起靴子,在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声中挑起珠帘,轻拔下绿珠肩上的六棱针,转身关上虚掩的门。

依旧,气息未平,芫荽如虚脱般倒在自己的小屋子里,久久地,一动不动,她的饱满与柔软再一次出现在脑海,虽然得不到她的迎合,感觉不到她的热情,甚至听不到她欢乐中的呢喃,可是,芫荽已经觉得满足了,毕竟,他终于得到她了,哪怕自己用了不光彩的手段,哪怕只是自己一人的投入。

依旧,彻夜不眠。

南溪在晨间鸟儿的吹叫中醒来,坐起来,却发现自己裘衣的盘扣均已解开,散乱一旁,甚至肚兜的系绳生生地扯断,背肩阵阵寒意袭来,撑着手坐起,便感觉到腿间的冰凉,伸手摸去,却是一团清亮,有着熟悉的味道。

皇上昨夜来过?好像不曾。

荆芥水袅袅,氤氲沉沉,南溪伸手取过自己的衣物,若无其事地问着帘外候着的玉盏,“昨晚落锁了没?皇上没来过吧。”

“娘娘,昨个儿落锁了,奴婢亲眼见小公公落的,皇上昨日出宫了,夜里不曾回,也没听说去了哪个殿,娘娘,有事吗?”

芫荽依旧来请晨脉,只是眼底有着瘀青,“娘娘春日里多注意保暖,乍暖乍寒,早晚务必多加一件衣裳。”

南溪不语,只是默默地看着铜镜里,玉盏梳理着头发,可芫荽略显慌乱的神情却透过铜镜,一览无余。

芫荽躬身退出,却一腿撞在圆椅上,狼狈而逃,可殿外,却站着笑咪咪的绿珠,“芫荽哥哥,奴婢有一样东西要给芫荽哥哥看,不过不是现在,哥哥回去看看你的针是否少了一枚。”

心下一紧,芫荽急急地返回屋内,医箱仍在,依旧上着锁,可打开来,掀开六棱针包,青白的缎了上,却赫然看到了一枚绣花针!

昨夜扎在绿珠身上的针不见了!

后园的一角,芫荽拦住了提了菜框的绿珠,“把针还给我,你要什么我都答应。”

“是吗?我要什么你都答应?”绿珠反问。

“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好,那你告诉我,你昨夜在贵妃屋里偷拿了什么东西?”绿珠笑道,甚至有着与年纪不符的阴险。

“偷东西?”芫荽心下甚至是松了一口气,“没偷到值钱的东西。”

“你把偷到的东西送给我,我就将你的针还与你。”

“我给你银子,好不好,你说你要多少?”芫荽隐隐地有着着急,就算随便给她一件什么东西,也是物证啊。

“银子我不要,除非,”绿珠狡黠地笑道,她等着芫荽上钩。

“除非什么?”

“除非你帮我配置一种能见血封喉,溶入水中或酒中,无色无味的毒药,”绿珠紧盯着芫荽的脸,看着他的脸色变得苍白,“要不然,我就将你和主子的苟且之事说了出去!”

原来,她是知道的。

“别说,我答应你,什么时候要,”无力地,芫荽低下了头,他不想一夜的风流,而让她落个讳乱宫闱之名。

“越快越好!到时候,一手交药一手还针!”绿珠得意地笑着,依旧提了菜框,转身离去。

悔,可是却心甘情愿,毕竟,他曾经拥有过她,享受过她的美好。

是药三分毒,大毒治病,十去其六;常毒治病,十去其七;小毒治病,十去其八;无毒治病,十去其九,不同的药不同的药量,可以成为治疾病的药,亦可成为伤人的毒。

南溪在换下的衣物上看到了一根粗直的发,凭直觉,不是月子轩的,也不是自己的,晚间服药的时候,南溪叫住了芫荽,“这药怎么比平日里苦了些。”

“回禀娘娘,去风寒的药里,还加了健脾的药,娘娘前日里因咳嗽吃了太多的雪梨,对脾脏不好,”芫荽回答着,便看见南溪直直地盯着自己的头。

是他的,一样的粗直,院子落了锁,除非翻墙越壁,否则谁都无法进来,而这殿里,只有他一个真正的男人。

“那昨夜本宫的药里,是不是放了什么不该放的东西,比如说什么安睡的之类的,”南溪收敛起内心的愤怒,紧盯着芫荽的眼。

芫荽的眼光逃避开了,甚至是躲闪着,他不敢说一个字,可他听得到自己内心的狂跳。

“是的,昨夜是我,我只想得到你,哪怕是用不光彩的手段!”

……本章完结,下一章“ 战书 天上人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