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目录] > 第104章: 战书 天上人间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第104章 战书 天上人间

草芊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风千寻下战书了,来碧月的求婚让他与风百柔颜面大失,在上官风白转身离去的瞬间,风百柔砸碎了手中的杯盏,而后掩面哭泣着离去。

可战书上去点明要上官风白一人前往!

“你是英雄!你说去,朕许了吗?你是朕的臣,没朕的许可,不许赴约!否则朕先将你关入刑部大牢!”月子轩发着脾气,上官风白亦倔强地直盯着手中的战书。

“给你一天的时间,好好权衡下利弊,大不了,朕给你三万的人马,一举荡平那惠风!”狠狠地将案上的一卷奏折推到地上,月子轩扬长而去。

惜颜殿里有着悠长的琴声,月子轩在踏进殿门的第一步便感觉到轻松与愉悦,也只有这里,可以随心随性,可以随心所欲,而不必有其他的的顾虑。

依旧不许倚屏通报,月子轩静静地站在翡翠珠帘外,听到最后一个音符悠悠地落下后才掀帘而进,“爱妃一曲《天上人间》,如泣如诉,怎么了,今天不高兴?”

南溪起身笑脸相迎,与月子轩之间,几经波折,甚至是多灾多难,如果不是那天妙舞的提起,她甚至都快忘记了自己是花家的人,可他却放了妙舞,之后只字未提。

“闲来无聊,长久不弹,到觉手生了,”南溪低了头淡淡一笑,自己的手已被月子轩握起。

“那就陪朕说说话,”月子轩拉了南溪的手,径直走到软塌上,可眉眼间,却隐隐地有着不悦。

“皇上有什么心事,还是又有哪个臣子惹怒了龙颜,”挣开月子轩的手,南溪剥开一粒龙眼,笑盈盈地递了上去。

张嘴吞下那粒龙眼,月子轩含糊不清地冷哼一声。

“要不要臣妾取几个旧杯子来,让皇上使劲摔一摔,也好消消气?”南溪继续剥着手中的龙眼,若无其事地建议道。

“除了你二哥,还有谁敢惹恼朕!”月子轩隐隐地有着生气。

“后宫不干政,皇上要气极了,踹他两脚不就好了,何苦自己生闷气。”

“朕的一片好心,他当驴肝肺!非要一个人去送死,你们上官家,一个一个都倔得要命!”月子轩再次吞下一个龙眼。

“此话怎讲?”南溪看到月子轩是真的生气了,可二哥为何要去送死?

“跟你说了吧,你也劝一劝那小子,惠风那姓风的前些日子来了,说他们公主看上了风白,要招为驸马爷,你二哥当廷拒绝了,这下可好,人家下战书了,点明要风白一个迎战,亏风白那小子还在朝堂上振振有词,真是气煞朕了!”月子轩越说越生气。

“皇上是说风百柔看上了二哥?什么时候的事?”南溪惊讶,久在深宫之中,确实是什么事情都不得以而知。

“什么时候?还不是上次救你回来的时候,风白和那公主交过手,那次你也是,竟然敢穿上他人给你的嫁衣,要是朕再晚来一步,你是不是就准备生米煮成熟饭了!”月子轩说着使劲在南溪脸上掐了一把。

“皇上,您不都知道了吗,臣妾那会儿什么都不记得了啊,何况在百里峡,他确实一直在照顾我,”南溪摸着自己的脸,被掐得生生地疼。

可月子轩的手又伸了过来:“怎么,当着朕的面,还在想其他男人的好!你要再敢做出什么对不住的朕的事,看朕怎么收拾你!”

脸上,又是生生地疼。

“皇上,轻点,疼!”南溪娇柔,女儿的媚态,却让月子轩不忍又轻轻地掐了一下。

“太医院回禀你将那小太医赶回去了,为何啊?朕不是担心你的身子嘛!”月子轩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让南溪心里忐忑不安。

佯装微怒地瞟了月子轩一眼,“一剂药一般是服用七日,可臣妾可连服两个七日了,现在闻到那酸涩的药味,可连饭都吃不下去了,何况臣妾已大好了,皇上,就饶了臣妾吧。”

“好,朕依你!不过,你得替朕劝一下风白那小子,下次再敢当朝顶撞朕,朕让他吃不了兜着走!”脸上,又被月子轩轻轻地掐了一把,“朕回了,有时间再给朕煮点粥喝。”

月子轩的身影消失在帘外,“恭送皇上”的声音此起彼伏,南溪重重地松了一口气,若是月子轩再问下去,真不知该如何应对。

取下腋下的帕子拭去额上隐隐冒的冷汗,芫荽,此人该如何是好?

上官风白被倚屏请到惜颜殿的时候,亦是一脸的怨气,坐在椅上,一声不吭地喝着闷茶。

“二哥,可是在恼那风百柔?”南溪递过去一个温热的帕子,缓缓地开了口。

“我恼她做什么,好男不跟女斗!”风白没有接那帕子,却将手中的杯盏重重地落在桌子上,“明明是我上官风白的私事,却非要强加干涉,当一个臣子,还有自由吗!”

“二哥,小点声!”南溪左右盼顾一下,提醒着。

“南溪,你说这不就是我个人的私事吗,应战就应战,我还能输给那小子,手下败将!”上官风白依旧气愤难消,抓过南溪手中的帕子,胡乱地在脸上擦了一把。

“皇上是为你好,你一人前往,万一他们不讲诚义,设了埋伏,你怎么办?”南溪劝道。

“诚义?风千寻看上去亦不是不讲诚信之人,倘若真是三心二意的小人,我的剑下可不留情!”

“二哥,风千寻是君王,他也有臣子,位居人臣,当为君王着想,风千寻是诚义之人,可难免众臣子会护主心切,就算是拔了先机,那如何安然而返?”

“那我上官风白就大开杀戒了,来两个杀一双!”

“二哥看来正在气头上,妹妹再多费口舌亦是徒劳,倘若二哥心意已决,记得出征前来见我,我和你一起去。”淡定的,南溪取过自己的茶碗,小品一口,甚至于不理会风白探究的眼光。

……本章完结,下一章“ 邦交 落英缤纷”↓↓↓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