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目录] > 第109章: 身世之迷 芝露凤玉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第109章 身世之迷 芝露凤玉

草芊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南溪清醒后,第一个冲进惜颜殿来探望的,竟然是妙舞,许是有孕在身,妙舞的纤腰微微地发着福,几盒精美的糕点一一摆在了桌头。

“三娘,这宫中送礼,最忌讳吃食,娘也不怕被人嚼了舌根子去,”南溪让人看了座,奉上茶。

“南溪,上次,”妙舞小品了一口茶,美目顾盼生辉间,已将周遭的一切收入了眼底,并无外人。

“三娘,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就别再提了,”生生地打断妙舞的话,南溪甚至于不想再提起任何与这皇权有着关联的尔虞我诈。

“南溪,一言难尽,为娘的也不想这样,可是宁安去的太惨了,”妙舞说着,便拾了帕子去拭眼泪。

“三娘,这菊花糕可是您亲手做的,”南溪打断了妙舞的思绪,往事已矣,于己,宁安亦是心头永远的痛,可是时时挂在嘴边,却永远忘记不了这份伤痛。

“从选料、和面、下锅都是为娘亲手做的,南溪,以前生病了没胃口,就会求娘做与你吃,现在在宫里,锦衣玉食,怕是早忘了娘做的味道了,”妙舞接过了话,她明白南溪看向自己的眼神,是为她好。

轻拈起,金黄酥脆,甜却不腻,上官府的一幕一幕,再次涌上心头,只是物是人非,病的病、离的离、嫁的嫁、去的去。

“娘娘,祁太妃来了,”倚屏在帘外低语,话音落,珠帘轻响,祁太妃便笑吟吟地立于门口,身后的两个宫女,端了两个锦盒。

“太妃一向可好,这一回来便琐事缠身,不曾去拜见。这位是晟亲王的侧王妃,”南溪迎了上去,一一地做着介绍。

“你们将东西搁下,回去守着八公主吧,”祁太妃的表情在瞬间变得僵硬,回头吩咐着两个宫女。

“三娘,这是先皇的祁太妃,”顺手接了那宫女手中锦盒,南溪再回头看时,却见祁太妃“咚”的一声跪拜在地。

“三公主殿下,您当真是三公主殿下,奴婢是二皇子[gong]里的紫樱,紫樱呀!”祁太妃在抬眼的瞬间泪如泉涌。

紫樱?当年那个娇俏的宫女,跟在日日闯祸的二皇子身后收拾着残局的紫樱?似曾相识的面孔,只是当年的娇俏已不在,有着成熟女子的丰韵与一抹凌厉。

“三公主,您不记得奴婢了吗?那年二皇子偷着在你的点心盒子里放了只青蛙,盒子一打开,那青蛙便跳到了公主殿下您的身上,后来还是奴婢将那青蛙抓到的,三公主,您不记得了吗?”祁太妃有着焦急,迫切的,她希望妙舞能认出她来,想起她来。

“紫樱,起来说话,这是南溪的宫里,你我不便,”妙舞起身扶起了祁太妃,多少年了,恍如隔世,当年二皇子放于妆柩盒中的蚂蚱,扔在脚下的香蕉皮,从墙头扔下的猫,一幕一幕,仿佛历历在目。

“三公主,奴婢第一眼看到贵妃,就觉得她长得像某个人,奴婢猜得不错,三公主,娘娘和您长得,就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祁太妃在妙舞身边的椅子上坐下,拾了帕子拭着眼角的点点泪水。

“紫樱,贵妃并不是我生,只是由我养罢了,”妙舞本想提起宁安,可瞧了一旁的南溪一眼,生生地打住了,“紫樱,当年你怎么进宫了,二公主呢,这些年,可有她的消息?”

“三公主,奴婢当年和二公主还有十多号人被将士们选出来,要送给先皇做礼物,可半夜里,二公主却被他们将军来带走了,奴婢原以为二公主会先一步进宫,可是后来却怎么都打听不到,三公主,这些年,过得可好?”

“姐姐是被一个将军带走的?紫樱,记得是谁吗?”

“回三公主,那名将军就是领兵攻了我们城池的花将军,花承焕,这个名字,奴婢至死都记得!是他带兵,一把火烧了奴婢们的家!”紫樱的话带着恨意。

南溪手中的两杯茶生生地落在地上,花承焕!多么熟悉的名字,那是自己的亲爹啊!那娘亲呢,是祁太妃口中的二公主?

妙舞是芝露的公主,这消息已让南溪一时如坠云雾里,再加上一个二公主?娘的芝露凤玉?

“南溪,怎么了?对不起,三娘从未跟任何人提起过三娘的身世,南溪,三娘是迫不得已,”茶杯破碎的声音,生生惊醒了正沉浸在往事中的两人。

“三娘,芝露的公主,是有着凤玉的,三娘可有?”南溪走向妙舞,她要知道自己的亲娘为何也会有这样一枚凤玉在手。

“南溪,当年三娘的父皇膝下有三个女儿,便令人将三枚传家的凤玉交与了我们,三娘的这枚,自宫倾后便从未示以他人,包括上官将军,都不曾知晓我的真正身份,”妙舞拉住了南溪的手,带着歉疚,伸手自怀里取出一枚温热的玉,青透,九尾的凤凰于飞,玲珑晶莹剔透的晨间露。

娘亲的玉会不会也这个样子?

风白说,爹娶了芝露的公主?风白说,自己的娘亲是芝露的公主?

“三娘,这玉会不会其他人有?”仔细端详着玉,南溪的耳畔回响着风白的话语。

“娘娘,不会,芝露的凤玉,皇上当年只分发了三枚,大公主出阁嫁与费将军时,带走了一枚,二公主与三公主各执一枚,这玉,其他人是不可能有的。”祁太妃正了正颜色,悦色道,他乡遇故人,虽曾为主仆,亦感慨万端。

“当年大姊听闻在宫倾时全家被害,二姊与你我又分离,这些年,是否还苟活于人世啊?”妙舞默默地收起了自己的玉,长叹一声。

“三娘,她不在了,她死了,”南溪的声音哽咽着,当身世之迷一层层地抽丝剥茧般解开,带给妙舞的,却是无比地震撼!

……本章完结,下一章“ 芝露公主 复仇”↓↓↓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