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目录] > 第11章: 玄天 幻月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第11章 玄天 幻月

草芊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南宫茹雪听到了里屋的异响,她再次披衣下床,穿了鞋,掌了灯来到门口时,透过珠帘的空隙看到了立于窗前的莫煜辰。

她看到了他好看的脸部侧影,只是那俊朗的脸上从来没有笑容。

记得第一次见到他时,站在爹的身边,哭得肝肠寸断,两只脏兮兮的小手,抹得脸上花花白白的一片,她记得自己牵了他的手,带他去后院去洗了脸,抹去了他脸上的泪水。

她也想哭,爹说,行完及笄礼后,便送自己进宫,皇上钦点了自己给大皇子当太子妃,可刚行完礼,还没等到良辰吉日,那个温润如玉的少年便永远地离自己去了。

爹说,他想见自己,那个温润如玉的少年郎从尘烟寺回来后,会来相府,可她打扮得清爽雅致后,等来的却是宫倾的消息。

那个自己只远远看过一眼,和善的翩翩少年死了,死在守城的时候。而爹带回来的,是他的弟弟,一个只知道哭,只知道落泪的小男孩!

可转眼间十多年过去了,爹在莫煜辰复国后便含笑九泉,他最终没能看到莫煜辰一耻灭国之辱,可弥留之际,爹说,好好陪着他,他心里苦。

她曾经埋怨过他,如果不是他强求着要随爹出宫,那现在活下来的,将是自己要嫁的人,何曾如现在这般,嫂不是嫂,妻不是妻,妃不是妃,奴婢不是奴婢!

可这都是命。

茹雪记得自己开始像个大人一样照料着莫煜辰和费如风,他们熟读诗书的时候,她在一旁浆洗着衣物;他们灯下读兵书的时候,她在一旁缝缝补补,没有下人,没有婢女。

她记得自己有一次担水的时候,两个水桶被两只有力的大手一把提了去,转身的时候,看到了莫煜辰,鼻子蹭到了他的胸口,自那之后,水缸里的水从没有少过半缸。

她开始看到了他的好,他也像那个早早离去的翩翩少年,和善,只是他不温润如玉,他如冰冷的寒玉。而眼下,他的目光落在那软剑之上,剑尖闪着的寒光、透过窗格清冷的月光、却都不及此刻他眼底冬日深潭般的冷。

她理解他的痛,背负着灭国之耻、杀父之仇,她原以为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恨、他的痛会冲淡一点,可是现在看来,他的恨在日积月累!

一阵簌簌树叶的乱响,一个黑影落在了窗前:“二皇叔,”茹雪听出,那是费如风的声音。

“我就猜着二皇叔还没睡下,”费如风从窗口闪身进来的时候,茹雪转身离去。

费如风上一次回宫,是几个月前,这叔侄俩事必谈论一个通霄,茹雪利索地穿好外衣,去了后厨房。

谁也不会想到,碧月国最后两万的兵权,月宸睿给了上官荣的副将费如风。

两年的时间,费如风从上官荣身边一名籍籍无名的普通将士上升至副将,可谁都知道的,一年前对惠风国的一小战,这名小将士硬是凭借手中呼呼作响的一柄软鞭,直取惠风国领兵将军的首级。谁也没能看清,他是怎样出的手,他手中的武器就如他的名字,如风,如风一样的凌厉,如风一样的迅猛。而只有费如风知道,他的武器是人见人亡,兽挡兽亡的幻月软剑!

费如风趁乱捡起乱马堆里一根普通的马鞭,他看着和自己朝夕相处的将士们崇拜地抚摸着它,自己则扬长而去。

而也因为这一役,月宸睿将自己手头两万的兵权令牌丢给了费如风,他喜欢这个气盛的年轻人,可他老眼,昏花了这一回。

“摸清了那个小皇帝的底细没?”莫煜辰扯着费如风坐下,捻亮了一旁的灯盏。

“小皇帝很厉害,颇懂谋略,登基不足百日,便将大权大握,沈君昊被抄了家,问了罪;月晟睿想反,却也被他瓮中捉鳖,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连兵权都被夺了。”费如风倒了一杯已凉透的茶水,急急地喝了下去。

“这么说来,他比他爹要难对付点?”

“听说他在一个破寺庙里呆了十八年,这次回宫,竟然还带有前朝赫赫有名的戚弘文、柴越泽和那个老狐狸东方瑾瑜。”

“这老东西还活着?”莫煜辰记得这个名字,这个集万千智慧于一身的名字,当年要不是他,父皇的两名忠良之后也不会弃国,充当内应,他记得皇兄是死于几枝来自于背后的冷箭!

“他在深山老庙里精心辅佐了这位新皇十多年,毕生所学倾囊相授,因而这位新皇才思敏锐,眼力非凡,二皇叔,听上去好像颇难对付呀!”费如风一脸的玩世不恭的笑意。

“谁都会有弱点,如风,看你的神情,应该是已经有了破解的妙法了,”如风的笑尽落莫煜辰的眼底。

“新皇前几日宣了上官荣的大女儿上官碧烟进宫伴驾,封了贵妃娘娘,今日十里红妆。”

“这女子是他的死穴?”

“死穴不是那女子,死穴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如风有点不好意思,将国事系于一风月之事上,总不会堂皇。

“那小皇帝想想这两日也会发现新妃未曾落红,勃然大怒间,事必会有所纰漏,”一丝戏谑的笑泛上如风的唇边。

“不对,如风,我感觉不是这样的,”一直未曾说话的莫煜辰皱着眉,眼底一抹寒闪现,他相信他的直觉,这事情,远远不会如此的简单。

“如风,上官荣不会傻到主动伸着头去挨那欺君之罪,他有几个女儿,或者,让一个聪明机灵的丫头顶包。”

“不,我了解上官碧烟,她是那种虚荣、贪图富贵与享乐的女子,如此飞高枝的机会她是不会放弃的!”莫煜辰的话让费如风打了一个寒颤,仿佛一下点醒了他,他的脑海闪过上官南溪那张梨花带雨,却又一脸的倔强、一眼的愤恨的脸。

不会,昨日进宫的不会是上官南溪!

费如风匆忙地起身,在莫煜辰的惊愕中,跃出窗外便不见;而茹雪端了两碗热气腾腾的桂花酒酿掀帘进来时,只看到窗口一闪而过的黑影和呆坐一旁的莫煜辰。

……本章完结,下一章“ 蜜饯 酸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