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目录] > 第117章: 生死的权利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第117章 生死的权利

草芊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晟亲王府派出寻找侧福晋的人手慢慢地减少,当月晟睿再一次出现在上官风白面前时,竟然是面色铁青,堂堂晟亲王府,摄政王,竟然为了一个几经他人之手的女子,而落魄心伤。

“上官将军,本王的侧福晋是不是回了芝露?”月晟睿开门见山,伸出的手并没有挡下风白送入唇边的酒杯,而是一把夺了过来,抬手一饮而尽。

“晟王爷好像很喜欢抢别人的东西呢,”风白淡淡地回到,月晟睿是聪明人。

“本王看上眼的东西可不多,既然看上了,为何不收入囊中?”月晟睿索性抱过酒坛,自斟自饮了起来。

“所以你逼上官荣休了她,然后再娶了她?”

“不是逼迫,上官风白,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任你再努力地争取,还是会落入他人之手,虽然曾经,他属于过某个人,于本王的侧福晋,于这天下的江山,道理可是一样的,”月晟睿意味深长地看向上官风白,可看到的,却是上官风白一脸的木衲。

“有些东西,是需要努力去争取的,”月晟睿依旧品着酒,他看到风白起了身,“她去了芝露,是吗?”

上官风白生生地停下了脚,晟亲王就是晟亲王,有着超人的睿智与心机。

“晟王爷既然都知道了,还来问风白,多此一举了吧,”风白再次坐了下来,他不确定眼前这个人还知道什么,还会做出点什么。

“本王从不缺女人,上官风白,劳你辛苦,转告一句,她若在三日内回府,本王既往不咎。她是芝露的公主,这些年可一直居于上官府,本朝前有花承焕一事,上官风白,你是聪明人,本王就不多费口舌了,你好自为知吧,”月晟睿淡淡地开了口,饮尽杯中最后一滴,微笑着拂袖而去。

风白来向月子轩告假,踌躇于宝月殿堂阶下,却徘徊迟迟不进。

“上官将军不像是犹豫不决之人,今日为何如此徘徊阶下,心神不宁,”月子轩远远地瞧见了上官风白的身影,端了茶盏出来,对着明媚的太阳伸了伸懒腰。

“回禀皇上,末将前来告假,恐惹怒龙颜,”风白低语,月子轩的亲自出殿,于已已是莫大的荣幸。

“朕准了,上官风白向有言必出,此次若非为那女子,爱卿不会如此,”一口喝完杯中的茶水,月子轩似笑非笑地看向阶下的风白。

“男儿何患无妻,朕那日命你去晟王府,想来你应该会从梦中醒来,可至今,却仍然执迷不误,冥顽不灵,”月子轩的语气有着责备与失望,端了杯盏,径直转身离去。

上官风白懂月子轩的良苦用心,一次一次,他让她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与月晟睿在人前展示着无比的恩爱与幸福,他用如此直白的刺激让自己死心,可自己,却死不了心。

月子轩站在窗口,看着风白似是颇有些颓废与无奈地离去,他想帮他,于风白,与月晟睿相争无异于取卵击石,可他,却仿佛铁了心般。

女人是祸水,美丽的女人却如毒药,蛊惑人心,让人欲罢不能。长叹一声,月子轩摇着头离开窗口,却看到老太医气喘吁吁地从廊间跑来。

“皇上,皇上,惜颜殿的主子,孩子没了,”老太医神色有着慌乱。

惜颜殿三个字,让月子轩隐隐脑海里瞬间一片空白,“谁?”月子轩脱口问道,再一次地确认着。

“回禀皇上,是贵妃娘娘,说是午后在院子时消消食,多走了一会儿,就发现不对劲了,”老太医擦拭着额上的汗,帝心难测,让他忐忑不安。

南溪流产了,甚至于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如太医所说,只是午后贪恋春日暖暖的太阳,在院子里四处闲逛了一会儿,欣赏了下浅梨亭旁那白如雪的梨花,睡下后便觉得小腹疼痛难忍。

再一次,南溪又仿佛看到了无边的黑暗,黑暗里,远远的有着一丝光亮,却若隐若现,看不真切,从噩梦中醒来,睁开眼睛便看到了一脸愤怒的月子轩,眼底有着绝决的挣扎。

“有了身子的人也到处闲逛,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朕的子孙们着想,上官南溪,不记得朕说过的话!”月子轩的话里有着质问,南溪一度以为月子轩的生气是冲宫女们而来,可月子轩的话很明白地告诉着自己,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

有冷汗在冒着,小腹间偶然仍有阵阵的痛,南溪猜测自己的脸色应该是惨白的,可饶是这样,却在月子轩的眼里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怜惜,甚至于是怜悯。

“皇上不是不希望臣妾生下这个孩子吗?现在如皇上愿了,孩子没了,”南溪别过脸,她害怕看到月子轩如此冷漠绝决的脸与寒霜般的眼,可是心里的委屈再一次让自己失去了理智。

“朕的子孙,上官南溪,朕还没给你一个人决定他生死的权利!”月子轩大怒,冷冷的一句话,如一把刀狠狠地扎在南溪的心间,在这个男子的心中,那个已化作一团污血离去的孩儿,甚至于比自己更重要。

“他在臣妾的体内,要不要他,臣妾有这个权利,”忍着腹间坠胀的痛,忍着眼眶里满噙的泪水,南溪的失望,已到极点。

月子轩看到了南溪因疼痛而扭曲一团的身子,他想像得到一个女子失去孩子身心的痛,他甚至于开始后悔一时愤怒与伤痛的口不择言,可南溪一句话再次点燃了他所有积累的怒气。

“原来,是你不想要他,是你不想要与朕的这个孩儿,哈哈,跟朕所生的这个孩儿,就那么让你仇恨与讨厌!”月子轩冷笑着,挥手掀翻一旁那张黄花梨木的圆桌,一个粉瓷的描金阔口瓶应声落地,呯然而碎。

……本章完结,下一章“ 酒后 兴师问罪”↓↓↓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