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目录] > 第120章: 金釜 手足相残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第120章 金釜 手足相残

草芊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月子轩在端午节的时候去了月瑟州,那一日,是明亲王月明轩的生辰。月子轩的突然降临让月明轩有着一丝惊愕,可却在瞬间便率全府人员跪迎了下去。

月子轩面带笑意地扫视着眼前一地的人,轻抬袖,他记得那一日穿肠而过的毒药,如果不是无悔大师的舍利子,如果不是芫荽的血作药引,他猜测着这天下,早已换了他人,只是,却偏偏是眼前之人?

“三皇兄生辰,朕前来道贺,”月子轩负了手,微笑着看着眼前的月明轩,四位皇兄,唯独这位三哥心境开朗,工于字画,结交天下文人墨客,于政,却是野心最小的一位,可何曾想到,绿珠却出自他的府中?

挥挥手,身后躬身候着崔公公双手呈上一件颇为沉重的宝盒,打了开来,却是一只敛口圜底的金釜,镶嵌了白玉的双耳,釜身则用七彩的宝石绘制了牡丹富贵。

“皇弟抬爱,三哥却之不恭,”月明轩双手接过,高举过头顶,再次跪拜,金釜在阳光下灼灼生辉,光芒四射,月子轩甚至看到了府上其他人艳羡的眼神。

冷笑,何为釜?月子轩知道,如果月明轩做了亏心事,定是明白其中之义。

“皇弟,这金釜可造得甚为精巧,也只有皇弟宫里的匠人才能如此的巧夺天工、精妙绝伦,”月明轩赞叹道,可心底却有着一丝的狐疑与惊慌,他明白月子轩的意思,可是小灵儿不是死了吗?一个死去的人,又如何会说话?

“三皇兄喜欢就好,为造这金釜,朕可命匠人们苦苦寻找了大半个月的各色宝石,”月子轩端起桌上的茶盏,轻吹去水面上盛开的茶叶。

“皇弟可是特意为三哥打造的?”月明轩也落了坐,手中的宝盒如针芒之刺。

“当然是,朕本想命令匠人们再造些金豆子,搁在这金釜里一起送与皇兄,可却觉得那金豆子,三哥府上定多的是,也就罢了,”轻描淡写般,月子轩轻轻地落下了茶盏,杯盖在合上的瞬间有着清脆的声响,微小,可却让一旁的月明轩明显地身子一怔。

一个婢女被带到了月子轩眼前,冷夜拱手复命,冷冷地站于一旁。

“三哥,这可是明王府上的奴婢?叫什么名字?”月子轩打量了一眼,与那死去的绿珠,模样上却近乎相似。

“大灵儿,还不向皇上请安!”月明轩喝道。

“不必了,三哥,朕向你讨要了这名奴婢,三哥不会不给吧,”月子轩终于捕捉到了月明轩眼底一闪而过的一丝的慌乱。

“皇弟言重了,这普天之下,何人何物不是皇弟的囊中之物,只是这大灵儿一介粗使丫头,又生性愚钝,恐伺候不了皇弟,皇弟是要美姬还是秀女,三哥当细细选来,一一奉上,”月明轩微笑着,眼角的余光瞥向跪在地上的大灵儿,带着一分怒意。

“朕的贵妃宫中曾出现过长得与她颇为相像的宫女,只是命薄,偏巧贵妃又极为喜欢这丫头,这不,朕只得再寻一名这样长像的奴婢,以博佳人一笑罢了,三哥,君子当成人之美啊,”月子轩抬眼看向月明轩,看着他眼底一一闪现过的乱、不安、疑虑与担忧。

“既然是贵妃府上的,三哥当鞍前马后,”月明轩依旧捧着那金釜,却如烫手的山芋。

月明轩的贺宴,月子轩面带微笑地一一打着赏银,一浪高过一浪的“皇上万岁”的高呼让一旁的月明轩如坐针毡,他试图想着去挽救,可却发现大灵儿已被冷夜死死地看住了,转头看向月子轩的时候,才发现月子轩打赏的,赫然是一大包的圆润的金豆,金光四溅。

好一个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

月子轩将大灵儿带至了南溪面前,那一瞬间,南溪有着一丝的恍惚,仿佛那个死去的绿珠又回来了,可是细看之下,却也有着细微之处。

那日在明亲王府,曾见过的这名女子,却来到了宫中。

刑部的大刑之下,大灵儿道出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只说小灵儿是自己的胞妹,姐妹俩入明王府为婢,妹妹却被送入宫中而不知生死。

月子轩没有为难明亲王府,他记得那一次南溪冲着自己的背影说出的话,也记得南溪见到大灵儿时,眼底那一丝的不屑,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可月子轩,却等不了十年。

南溪向月了轩讨要了大灵儿,她担心这个无辜的女子也如绿珠般,成为月子轩兄弟间相残的牺牲品,可是月子轩城府之深,却让南溪有着一丝的心寒。

“大灵儿谢娘娘不杀之恩,”大灵儿被内务府带来时,有着满身的伤痕,跪拜在阶下的石板上,磕头如捣蒜。

“起来吧,本宫从不杀人,”南溪微抬袖,看着倚屏上前扶了大灵儿起来,衣袖卷起,白晳的手臂上有着累累的鞭痕。

南溪在那一刻有着一丝的怜悯,伸手抚上那一痕鞭痕,便觉得指间阵阵的发寒,为了这皇椅坐得安稳,要以牺牲多少性命为代价?而于已,又何尝不是,不曾去争过宠,不曾费尽手段去固过宠,可只因自己,却前后死去了蕊珠与绿珠。

手上不曾沾过一滴鲜血,可手上却有着两条人命。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亡,只因,这是宫中,步步为营、谨言慎行,却终究逃不开权利与欲望的尔虞我诈。

……本章完结,下一章“ 流年 清醒”↓↓↓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