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目录] > 第122章: 往事 命运弄人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第122章 往事 命运弄人

草芊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南溪醒来时,便感觉到床幔间有着淡淡熟悉的气息,似曾相识,却又有着一丝的陌生,倚屏掀帘进来,带着吟吟的笑意,“主子,昨夜里皇上来过了,在您床边守了您一宿。”

撩拨耳畔长发的手生生地停在了半空中,昨日一整日的期盼,他却是收到了?心有灵犀?

“为何没叫醒本宫,”南溪有着一丝的恼,原以为,自己早已习惯了月子轩的冷落,可今日才发现,不经意间,却还是在意着他,念着他,盼望着他。

“回主子,皇上不让,说怕惊扰了娘娘,”倚屏回禀,默默地取了衣衫过来。

“不曾留下什么话?”南溪瞧向铜镜里的自己,不施粉黛,却依旧清秀脱俗,透过镜面,看到倚屏摇了摇头。

月子轩斜斜地依靠在龙榻之上,回首过往,却隐隐地有着一缕酸涩涌上心头,经岁迁延,当歌对酒,几孤风月,屡变星霜,海阔山遥,却未知何处是潇湘?长叹而出,却正逢上紧步前来的上官风白。

上官荣病重了,南溪在接到消息时有着一丝的不知所措,可上官风白的脸上,却分别有着着急和担忧。

上官府的上空弥漫着药草的酸涩,顾不得一地下人们的叩拜与薛玉英的躲闪,南溪推门而入,床榻前,摆放着一个炭炉,刚刚入秋,面容槁枯的上官荣便惧寒。

“爹,”南溪轻唤,她记得去年这个时候,上官荣还打理着府里府外的一切,应对着宫里的大大小小,可就一年的光阴,岁月却如刀。

上官荣缓缓地睁开了眼,他已没多大力气了,甚至于转个头都在耗费一定的体力,可这声“爹”却仿佛来自于天边,期盼,后悔。

“南溪,回来了,”上官荣的声音有着干涩,记忆里那个声音洪亮的上官荣哪里去了,南溪隐隐地觉得鼻子一酸,顷刻之间便觉得泪水模糊了视线。

“爹,我回来了,皇上派了御医来,开几剂药,便好了,”偷偷抹去眼角的泪水,南溪上前握住了上官荣缓缓伸出锦被的手,那手,冰凉。

“孩子,爹对不起你,对不起花家,爹有愧于花家,”上官荣的声音很是无力,可却喘息着将一句话说完,便猛然地咳嗽了起来。

“快,二哥,叫老太医进来看看,”南溪慌忙起身,可却发现自己的手紧紧地被上官荣反握着,似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孩子,爹就要下去见他们了,爹有何颜面去见他们,南溪,原谅我这个将死之人吧,我上官荣一生,不曾亏欠过任何人,可唯独对花将军,对花府的债,三世都还不完,还不完。”

花府,当年被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的花府,却成了上官荣戎马倥偬一生的心病。

老太医神色黯淡地掀开帷幔而出,轻叹一口:“想当年上官将军金戈铁马,所向披靡,何曾如此年岁便萎靡不振,回夫人,将军是过于累心所致,世间走一遭,又有何事放不下、想不开?”

提笔写下药方,老太医双手呈与薛玉英,“多加调养,忌大喜大悲。”

花开一季,草长一春,也不过是弹指一挥手间,昔日的上官府便如眼前般落败,门庭冷落,枯叶飘零,妙舞被逐,宁安远逝,碧烟远嫁,于任何人,休妻丧子,家破人亡,需要多少力量才能去承受?

江南渡的水榭游廊,仍然飘着荷叶淡淡的香,虽然是枯荷,可却香如故,可故人却不在了,曾经温暖的妙舞,曾经温润的宁安,曾经一家人的欢笑,却只能出现在记忆里了。

月露冷,梧叶飘黄,遣情伤,故人何在?烟水茫茫!

风吹来,几茎残荷沙沙地作响,却也传来一阵压抑的哭泣声,一男子的声音。绕过水榭的游廊,江南渡小院的门半开着,南溪看到了屋前阶下席地而坐的上官风白,伏在自己的双膝上,哭泣着。

记忆里,风白有着一丝的冷漠,在上官荣的眼里,有着桀骜不驯,气宇轩昂,何曾如眼前般,像个丢了贵重物品的孩童。

默默地返回,南溪不想去猜测风白为何会来这里哭泣,可毕竟,堂堂八尺男儿在一介女子前哭泣,终究不是什么光彩之事。

锦儿一路寻了来,依旧是厨娘的装扮,只是眼圈泛着红,跟了身后,一言不发,“二小姐,回府多住些日子吧,前几个大夫瞧了老爷的身子都直摇脑袋,庆叔说老爷估计是不行了。”

“锦儿不许乱说话!”南溪打断了锦儿的话,可她也见到老太医黯淡的神情,她记得上官荣的手,冰凉。

薛玉英极为尴尬地为南溪让开了床榻前的坐椅,看着南溪接过手中的药碗,银汤匙舀起墨色的药汁,有着袅袅上升的温度。

上官荣极为艰难地张开了唇,吞咽下药汤,却在瞬间落下两行浑浊的泪水,落在汤匙里,混入药里,眼里,浑浊,却看得懂对生命的挣扎,对自己罪孽的忏悔。

“当年,如果我不上奏一本,花将军就不会入狱,花夫人就不会丧命,孩子,你也就不会孤苦无依,”上官荣别过了头,似喃喃自语,甚至于,不再正视南溪一眼。

“老爷,别说了,当年的事,与你何干啊,是皇上的旨意,皇上的旨意啊!”薛玉英的声音带着嘶哑,终究,上官荣还是没能把这个秘密带走。

南溪只觉得眼前有着眩晕,仿佛屋子在转,窗格在旋,手中的药碗也生生地落于脚边,碎片四溅,当年,与他无关?始作俑者,却是养了自己十五载的上官荣?!

紧紧地抓住了一旁端了茶盏的锦儿的衣袖,南溪踉跄地来到了屋外,微凉的风吹过,有着清醒,为了花家,远远地躲着他,远远地避着他,只因月家终究欠着花家上百人的性命,可到头来,却不是月家!

南溪一度不相信命运弄人,可在风吹起的那一刹那,却发现世间万物,终究逃不脱命运的掌控,繁华萧瑟,花开花落,情殇缘定,情劫难逃,花开花落皆随风而去,缘起缘灭却皆由天注定,一如已,一如月子轩。

……本章完结,下一章“ 冷雨夜 故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