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目录] > 第124章: 又见中秋 刺客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第124章 又见中秋 刺客

草芊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际。

中秋家筵,却只有懿亲王带了家眷而来,荣亲王送来了中秋之礼,却人不到,只言西城大漠风沙,出入不便,而南三城的明亲王却称妾室侍产,不便出门。

月子轩冷冷地将手中的礼单掷至地上,冷哼一声离去,只留礼官一人在宝月殿堂下擦着冷汗。

“贤侄,这大好的日子,却为何愁眉不展?”月晟睿迎面而来,身后,是晟亲王府大群的姬妾。

“七皇叔来就好,月家何等的大事,岂能少了七叔出面,”月子轩转眼便是一脸的笑意,目光落在月晟睿身后一名嬷嬷抱着的孩子身上。

“这可是朕的小臣弟?七叔不会是来向朕要赏封的吧,”月子轩瞅向那不足百日的孩童,乌黑的眼珠正滴溜溜地转,有恃无恐地盯着眼前的月子轩。

“贤侄,帝王一言九鼎,过几日爱子百日时,还望贤侄前来捧场,”月晟睿依旧笑颜。

“当然,只是七叔可曾想好了,看上了朕这皇宫里哪一座殿堂?”月子轩接过了话,微笑着看着月晟睿,帝王榻旁,岂容他人觊觎!

“七叔看上的,贤侄到不一定会给,您说呢,皇上?”月晟睿很快接了话,却是话里有话。

“启禀皇上,芝露君主已到,”叶公公躬身前来。

“七叔,听说芝露君主带了一众美貌的舞姬,将舞与人全献给了朕,七叔不是喜欢善舞的女子么,一会儿若有看上的,朕赐你几个做朕小臣弟的干娘,”月子轩扫了一眼月晟睿身后的家眷,“只是七叔那新纳的侧福晋怎么不见,她不是也能歌善舞么,这样的热闹岂能不让她来凑凑,再者,可是远来自故土。”

月子轩说完便转身离去,只留下月晟睿在原地暗中握紧了双拳,叔侄之间,明争暗斗,也该是有个了断了。

莫煜辰呈上了礼单,满满十八宝箱,无不价值边城,可于皇家,又算得了什么,月子轩淡淡地翻完,便放置一边,“阁下为何不再带两坛那酒来,上次的可早就喝完了。”

相视一笑,便已将要说的话放入了彼此的心底,“今晚,没有帝王与君臣,都是亲人。”

“怡香可是朕的亲妹妹,阁下可不许欺她年幼,”月子轩下了龙榻,带领了莫煜辰及随行去往悦颜堂,那里,早已大摆筵席,灯笼高挂,烛火通明。

杯觥交错间,月子轩已忘却了几位皇兄相请不遇的不快,有舞仱人清喉婉转,纤腰彩袖飞扬,凤尾龙香拔,曼舞台间飘然,可却依旧挡不住月子轩大好的酒兴。

“阁下的美姬何时出场,朕可是等不及了,待一睹芳容,”月子轩笑道,带着微醉,手中的杯盏向莫煜辰举起。

南溪坐于左侧,隔了淡青的纱幔,看着月子轩与莫煜辰,有着隐隐的着急,倘若月子轩一直和莫煜辰这样喝下去,可就无法让祁太妃和莫煜辰相见了,她对莫煜辰并无什么印象,可是她想帮祁太妃。

“稍侯,无心说正在更衣,一会儿,希望能让兄台尽兴,”莫煜辰举杯,酒逢知己千杯少,今日,算是明白了。

一阵琵琶曲声如雨后的微风吹过湖面,涟漪荡起,十二名绿衣白裙的女子鱼贯而入,蒙着白面纱,挽着长长的水袖旋转着飞跃至台上,在如水的曲中如一群在雨中怒放的花,随着雨滴而歌,随着轻风而舞,而那飘扬的长袖,旋转的裙摆,却是像极了妙舞的丝路花雨。

“这支舞可有名字,朕曾见过另一女子舞过丝路花雨,看上去颇有相似之处,”月子轩若有所思地问道。

“兄台怎知丝路花雨?”莫煜辰有着暗暗的惊讶,三姊这十多年如何过的,从不对自己提起,问起,也是三缄其口,只说腹中孩儿是晟亲王的骨肉,其他,只字不提,甚至边自己子侄的降生,都不曾给过只言片语的消息。

“晟亲王去年纳的一位侧福晋,善这支舞,一度舞来,聊以助酒兴,”月子轩想起上次那粒朱砂,想起那漫天的花雨,想起这位侧福晋是芝露亡国时的公主。

“陛下,小香求见,”铁无心急匆匆地过来,在莫煜辰耳畔低语。

“小香?小香姑娘不是应在台上吗?”莫煜辰瞅向台上的十二名女子,一人不少。

“末将也奇怪,小香什么都不肯说,只是不停地哭,”铁无心颇有着无奈。

“奇怪,那台上的谁?”莫煜辰嘀咕着,转头对着月子轩抱歉地笑笑。

台上,二十四支各色的水袖如漫天散开的花朵,又如一片彩云,在半空飘过,却见居中一双蓝袖玉手轻翻,竟然整个人斜斜地飞了出去,在莫煜辰起身离开时,两柄闪着寒光的短刀直直地向台下的月子轩刺去。

台上余下的女子瞬间乱作一团,莫煜辰在女子们的尖叫声中回过头来,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三姊,台上那向月子轩飞去的女子竟然是一连数月不得消息的三姊莫如烟!

瞬间,什么都明白了,可瞬间,却什么都晚了。

他看到月子轩手持酒杯抵住了那女子的双刀,也看到了一旁的上官风白手中的御风剑直直地刺向了如烟的胸膛,他看到了殷红的血像泉水一样从她的胸口涌出,看到月子轩一掌劈掉了她手中的短刀,在揭起如烟面纱的瞬间,他看到上官风白大叫着丢了剑,而去抱住了如烟欲倒下的身躯。

乱了,一切都乱了。

月子轩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酒至酣处,会遭遇这样的刺杀,他在拉起那面纱的时候有着镇惊,待他认出那就是晟王的侧福晋时,上官风白的一声长啸,已如晴天一记惊雷,响彻在耳畔,不解、悔恨、悲恸!

……本章完结,下一章“ 生欲何 死欲何”↓↓↓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