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目录] > 第125章: 生欲何 死欲何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第125章 生欲何 死欲何

草芊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晟亲王府三步一哨,五步一岗,如一只被围得水泄不通的铁桶,除了小世子偶尔稚嫩的哭声,甚至于一只苍蝇、秋蝉都不曾飞过。

月子轩无力地看着眼前的莫煜辰,这一切,与他无关,却与他有关,十一名女子,已都被关押了起来,除了小香,却在铁无心找到时已投入了滴翠湖里,只着了白色的内裙,因为她的舞衣,被三公主殿下取走了。

御风剑,依旧直直地插在妙舞的胸口,只是血已凝固,风白的心已经死了,御风剑下,不曾伤过任何一个无辜的性命,可今夜,却杀死了自己最爱的人。

一声长啸,兀的震落树上的叶,如舞倦的蝶,翩然落下,几只鸦雀惊起,扑腾着翅膀远离去,烟青带了人远远地围住了悦颜堂,远远地看着自己的手足,远远地听着那肝肠寸断的悲鸣,曾经上官府如花似玉的三夫人,却成了自己爱着的人的剑下魂。

只是,为了什么?是什么样的仇恨让一介弱女子不惜以生命为代价举起了手中的刀刃?

烟青不解,而同样的,风白也不解,唯有南溪,唯有南溪在隔了纱幔看到整个过程时,晕倒在地,不曾醒来。

缓缓地,风白轻柔地抽出了御风剑,而另一只衣袖已堵在了伤口,眼前的女子,多少个夜晚共渡,多少次旖旎中欢爱,多少回隔了江南渡的亭台两两相望,多少回梦想着远离世俗,却寻找两人梦中的天堂,可如今,一切都成空,一切都只待来世。

三生石上,再盼相伴,只愿彼岸花开莫采撷,忘川河上再回首,只愿奈何桥边稍停留,哪怕在忘川河水中浸泡千年,即使掺不透世间的变数,即使敌不过命运的翻云覆雨,即使逃不过时空的分隔,只要,来生,你还记得这样一个人,记得这样一个名字,纵使来世,你只是惊鸿的一瞥!

“妙舞,乖乖的,去那边等等我,风白稍候便到,与你双宿飞,与你相栖梧,再也不分开,再也没有人能把我们分开,”一遍一遍,风白抚平了妙舞的长发,拾了面纱掩盖住胸前的血渍,却见到蓝色的衣袖已被染成邪魅的紫。

缓缓地,她倒了下去,风白记得她看到了自己,她看到了自己脸上的惊愕与眼里的悔恨,可他也记得,妙舞的唇边却泛起了一抹笑意,一如现在,她依旧笑着,凄凉的笑着。

她的脸已开始冰凉,没有了血色,苍白,紧紧地贴在了怀里,风白紧紧地搂着她,仿佛一阵风会将她带走,仿佛一松手,就再也抓不住她,她的唇,冰凉,风白看到自己的泪水滑落在她的脸上,溅起一朵小的水花,瞬间,便不见。

最后一次在这一世吻你,妙舞,记得等我!

御风剑,缓缓地拾起,风白微笑着看了怀里的妙舞最后一眼,横剑,向自己脖颈抹去,他期待着听到那血液汩汩而出的声音,期待着那三途河边,能赶上她的身影。

“不要,风白!”烟青的声音绝望的响起,他在不经意的一瞥中,看到了那闪着寒光的御风剑,在夜风中再一次横起,可是,却还是晚了。

一声脆响,风白听到了御风剑落地声音。

“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君没让你死,无论如何,你也得给朕好好地活着!”月子轩的声音透着冷冽!

紫玉萧斜飞过来,月子轩用八成的内力震开了风白的御风剑,也让自己的紫玉萧从此分折成两截!

“没有她,生欲何,死欲何,”风白缓缓地睁开了眼,他看到了月子轩眼底的怒火,可是于他,却可以视而不见。

“生欲何,死欲何!上官风白,当年是谁说的,时间能改变一切,时间能治愈一切的伤痛!”月子轩一把揪住了风白的衣领,那一瞬间,御风剑已划破了织锦的衣领。

“风白,你怎么可以这样想不开!”烟青奔来,紧紧地握住了风白的双肩,“上官一家,爹与宁安都走了,碧烟也远嫁了,我可只剩下你这么一个兄弟了,你怎么可以!”

跟随多年的紫玉萧,闲时风中吹一曲,与雪同舞,与风同在,可如今,却生生地断了。月子轩弯腰拾起,默默地离去,兄弟间,君臣间,总有着舍弃与拥有。

月子轩看得到风白的痛,只是不曾想到,他的这份爱竟然可以超越生死,生不同时,却求同年同月死!

南溪在半夜醒来,兀自坐起,那一幕却再似出现在眼前,隔了纱幔,她看不真切,可她却在风吹过时看到了刺客的脸,是妙舞,双眼阂上时,唇边带着一抹凄凉的笑,一如当年出现在梦中的宁安。

妙舞去了,真的去了。

莫煜辰在三日后离开了月沉州,他见到了当年的紫樱,甚至于见到了二姊一脉相承的骨血,他记得自己紧紧盯了南溪足足半柱香的时间,第一次相见时,她缩在费如风的马车里,倦怠、落魄、风尘仆仆;第二次见到她时,在自己的皇宫时,持了玉簪对准了自己的咽喉,镇定、绝决、视死如归。

费如风爱上的女子,竟然是自己一脉相承的妹妹!莫煜辰在那一瞬间感觉到了命运的捉弄和天崩地裂般地眩晕。

三日,风白整整守了妙舞三日,不曾合上一次眼,不曾进过一滴水,甚至于不曾说过一句话,不曾再落下过一滴泪,大悲,无泪。

于风白,心已死!泪已干!

泪咽却无声,只向从前毁薄情。凭仗丹青重省识,盈盈。一片伤心画不成。

……本章完结,下一章“ 江山 拈花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