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目录] > 第2章: 偷梁换柱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第2章 偷梁换柱

草芊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上官荣下午在自己的府里接到了新皇的一纸诏书,谁也不曾想到,已官退五品的上官将军的女儿上官碧烟被新皇封为了贵妃。

这本是光宗耀祖的好事情,可薛玉英在接到诏书后随即晕了过去,宣旨的叶公公看着将军夫人喜得晕了过去,拿了赏银,便飘然离去。

薛玉英幽幽地醒来,便在书房看到了一筹莫展的上官荣。

“老爷,去求求皇上,能不能推迟一年,能不能推迟一年,碧烟这个样子,怎么进宫,怎么伺奉皇上啊?”薛玉英抱着上宫荣的腿嚎啕大哭。

“糊涂啊!这可是欺君之罪,要满门抄斩的啊!”上官荣一脚踢开了薛玉英,“都是你教的好女儿!”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上官碧烟,薛玉英的掌上明珠,上官将军府的耀武扬威的大小姐此时正躲在自己的闺房里,趴在床上哭得肝肠俱断。

她怀孕了,她喜欢上父亲那玉树临风的副将费如风,她只是承受不了他的热情,在他的怀里绣襦不整鬓鬟欹,几经欢爱后,便让自己的腹中有了这小生命肆意地萌芽。

如果可以,自己将是正一品的贵妃娘娘,可是现在,如何是好?

她甚至后悔让费如风一件一件地褪下了自己的衣裙,让自己一步一步地在他温柔的双手中沦陷,嗅着他满身兰麝,看着自己鬓乱四肢柔,看着自己湿透缕金衣,可是现在,他在哪里?他在事情败露后便连夜逃走了,逃得无影无踪。

上官荣感觉到双腿隐隐地发麻,如果不是下午的皇诏,他宁愿这尘封的往事随着自己百年之后掩埋进黄土里,可是他看到上官南溪冷冷地站在自己面前。

叫了十五年的娘不是自己的亲娘,而眼前的这个人也不是自己的亲爹!

上官南溪开始明白了,明白了为什么从小自己就挨着姐姐的欺负,大娘是兴灾乐祸,连一家之主的爹都是充耳不闻,睁只眼闭只眼,原来,自己相当是捡来的!

“南溪,求你了,求你替碧烟去吧,否则,我上官府将落个满门抄斩,株连九族啊!”上官荣知道自己很难开口,可是为了上官府上上下下百来条命,他只能这样做。他知道碧烟若是知道了自己将踏进皇宫,飞上枝头当凤凰,定会喜极而泣,而眼前的南溪不会。

她长得真像她娘,上官荣记得自己第一眼在芝露国的难民中见到她时,便是看到了那冷冷的眼神,孤傲地打量着这群灭了自己国家的将士们。

可现在,上官南溪就如她般,冷冷地看着自己。

“将军起来吧,我答应就是,只是要善待三娘和宁安,”上官南溪想起了那个和自己当了十五年的孪生弟弟,今天才知道,自己还真比他大一天。

“谢,谢贵妃娘娘!”上官荣在听到“将军”两个字眼时心如刀绞,他只是默默地退了出去,叫了自己十五年的爹,可是今天,一声“将军”却仿佛将十五年的恩情一笔勾销!

“老爷,碧烟已经后悔了,我们打掉她的胎儿,七天,七天就够了啊,老爷!”上官南溪听到外屋传来大娘不甘心的哭喊声,紧接着随着东西的倒地,传来了大娘的闷哼声。

“你个狐媚子,跟你娘一样,人尽可夫!”上官南溪看到大娘捂着额头冲了进来,冲着自己破口大骂。听下人们讲,将军夫人也是大家闺秀、书香名门之女,为何如此泼辣?

上官荣狠狠地将跪在地上求自己的薛玉英推开,他看到她撞到桌子上,扑翻了一只圆凳,看到血从她的额上冒出,可没等自己抓住她,她就冲了进去。

“糊涂东西,你想害死这一大家子的话,你就大声地嚷嚷!”上官荣一把掀开帘子,抓住薛玉英的衣领,咬着牙,当着上官南溪的面,狠狠地扇了薛玉英一巴掌。

薛玉英终于不再闹了,她停了下来,无力地瘫坐在地上,额头上渗着血,嘴角也流着血。任上官荣把她像一条死狗一样拖了出去。

终于清静了。

上官南溪想象着那熊熊燃烧的大火,想象炽热的火苗吞噬着一切的一切。他不是说了吗,当年火烧将军府的旨意是皇上下的吗?可那个昏君归西了,就在三个月前,倒在一个宠妃的躯体上,灯枯油尽了。

自古父债子还!

上官南溪不知道为何新皇一定要选姐姐当贵妃,但是现在对于自己,绝对的天赐良机。

有轻微的脚步声传来,妙舞的手在珠帘上停顿了一下,还是掀开了帘,身后,传来珠帘碰撞的脆响。

“娘,”上官南溪看到了妙舞脸上的泪痕,无数个自己挨骂、挨打、受欺负的夜晚,妙舞都紧紧地抱了自己,默默地落着泪。

“南溪,我都知道了,这是命,逃不过的,”妙舞上前关了窗,拉了南溪在床边坐下,“宫里不比府里,明剑易躲,暗箭难防,南溪你要记住,从明天起,你就是碧烟,上官碧烟,上官将军府的大小姐!”

生平第一次,一个男人向自己跪下,不为自己的石榴裙,不为自己的轻歌曼舞,只为救一个刚刚出世的孩儿,一个看着粉雕玉琢的婴儿。妙舞记得自己忍着痛,瞧了一眼那襁褓中熟睡的婴儿,便喜欢上了她,于是她生了双生子。

“宁安睡了吗?”南溪看着妙舞眼里的疲惫,谁也不会相信,人前唇红齿白的翩翩佳公子不会说话,不敢见生人,但是对着妙舞和自己,则会笑得像一朵盛开的花。

自小,南溪便是将宁安紧紧地藏在自己身后,保护着他,可是以后,谁来护着他?出生的时候,他护着了自己,可自己也护了他这么多年。

“南溪别多想了,睡了吧,等明天宁安醒来,看不到你又该急了。”妙舞伸手抚摸了南溪冰凉的脸,给了她一个温暖却满是无奈的笑颜。

……本章完结,下一章“ 紫檀木匣”↓↓↓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