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目录] > 第25章: 江南渡 春色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第25章 江南渡 春色

草芊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江南渡春色

风白提了糕点出现在江南渡的院门口时,连锦儿都感到意外,妙舞迎了出来,看到了夕阳下一身戎装的风白,提着一个精美的食盒。

“贵妃娘娘的赏赐,说是宁安会喜欢,”风白远远地伸出手,看着脸上闪过一丝惊喜的妙舞,一个眼神,两人领会。

风白转身离去,这院落于他,在黑夜里会更熟悉。

月晟睿隐于江南渡院边一棵榕树之上,无数垂落的根须,在夜幕下的轻风中摇晃,不多时,几个房内闪烁的烛灯水渐渐黯淡了下去,只有廊下一只八角的琉璃灯盏,在晚风中跳动着桔色的火苗。

一个清浅衣衫的女子披了外衣打开了月下的小轩窗,落了妆,散了发,一张素净的脸在柔和的月华,依稀散发着无尽的美。

月晟睿记起滴翠亭里的一记强吻,青涩,他以为她身上也有着三夫人的妖娆,可是没有,月晟睿苦笑,他不知道自己这样隐于树间窥探他人为哪般,他只是记得这院落中的三夫人那妩媚的声线和妖娆的脸庞。

一个烟灰色的身影斜斜地飘了过来,落于窗前,双手捧起妙舞的脸,在额间落下轻轻的一吻,瞬间,女子的双臂缠绕上来人的脖间,一个转身,来人已轻搂女子的纤腰,足下一点,便飘然离去,消失在无尽的夜幕中。

月晟睿暗暗地吃惊,他眼争争地看着那如花的三夫人心甘情愿地跟着这个人离去,屏息,双足点树,月晟睿就像一只夜里的鸟,远远地跟了去。

山洞入口的藤蔓往一边散乱着,挤过大石,月晟睿看到了隐隐的一丝光亮,在山洞的深处飘忽不定。

“妙舞,我今天见到南溪了,她很好,住的院落很漂亮,”月晟睿听到话后是一片粗重的呼吸声。

“风白,南溪说什么了吗?”是女子妩媚的声音,带着倦怠。

“妙舞,怎么办,我要离开一段时间,我不在,你如何是好?”一记长吻后,男子轻声呢喃,月晟睿藏身于一块山石后,看着两个人在铺了锦被的地上扭动着,一件件的衣衫无声地散落在一旁。

月晟睿听到了她轻声的呻吟,在空旷的山洞里回荡着,缥缈,妩媚,回荡在月晟睿的耳畔,月晟睿以内力调整了自己已紊乱的气息,他发现自己无法自持,感觉体内血液在膨胀,在膨胀,无尽的欲望也在膨胀,血脉贲张!

在风白飘到巅峰的时候,月晟睿在风白的一声沉吼中闪身出洞,身后,仍旧是无限的春光。

月晟睿在凉风的夜里急奔了两柱香的功夫才停了下来,无力地倒在一株树下,脚触动到一具软绵绵的东西,感觉那东西闷哼了一声,一阵酒的气息随之飘入鼻孔。

“南溪,南溪别去,”醉汉嘟哝着含糊不清的话语。

月晟睿跌坐了下来,洞里两人的话依旧回响着,三夫人叫妙舞,男子叫风白,上官风白?上官荣的二公子,竟然偷了自己爹的小妾?而他们说的人叫什么名字?南溪?这醉汉念叨的,也是南溪?他是谁?

借着月光,月晟睿看清了树下的醉卧的男子,俊秀的脸庞,一袭长衫脏不堪,而手边,一坛酒早已干涸,酒坛歪歪地倒落在草丛里。

费如风只觉得头疼,宿醉后的头疼,这几日,这种感觉太熟悉了,他以为醉后,会彻彻底底地忘掉她,可是醒来后,她的影子却伴随着头疼一同而来。

可这里是哪里?

费如风摸到了身上光滑柔软的锦被,贴身的,是丝绸缎的白色裘衣,雕花的黄梨木红漆大床、低垂的青纱幔、轻晃的珍珠珠帘,小窗外的阳光正灿烂地照着。

费如风记得自己好像提着酒坛走到了一片树林子里,他看到了树上结着青涩的果子,幻月呢?费如风一个激灵,他摸到腰间空荡荡的!

珠帘脆响,一个粉衣的女子掀帘而入。

“公子醒了?小茹,快去禀告王爷,公子醒了,”粉衣女子扭头对外脆生生地喊了一声,微笑着进来。

“公子可觉得好些了,昨夜好像醉得很厉害,”粉衣女子伸手束好了床幔,去一旁的靠椅上捧来一身灰白的衣袍。

“姑娘这里是哪里?在下好像记得醉倒前并不在这里?还有,姑娘可有看到在下的随身器物?”费如风有着好多的疑问。

“公子是不是在找这个,”粉衣女子拾起床角的一柄卷曲的剑,递了过去,“公子,这里是晟王府,公子是我们晟王爷半夜里带回来的,这些衣物,也是刚为晟王置备的,公子看看合不合适?”

接过幻月,费如风松了一口气,什么都可以丢,哪怕是自己的性命,可幻月不能丢!

晟王爷?碧月国先皇最小的手足?年轻有为、智勇双全的晟王?费如风掀被起身,看到那粉衣女子仍端着衣物盈盈地立于一旁。

“有劳姑娘了,姑娘可否先行回避一下,在下好换衣服。”

“公子不心客气,王爷昨儿吩咐了,要小的们好好伺候公子,公子昨晚的沐浴,就是小的伺候的,”粉衣女子轻声地说道,仍旧是盈盈的笑容。

“兄台不必客气,让她们伺候便是,本王早就听说费副将的骁勇,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珠帘一阵乱响间,月晟睿笑吟吟地进来,看着几个婢女盈盈地跪拜了下去。

费如风愕然,他知道自己是谁?

费如风的幻月软剑让月晟睿猜测着他的身份,他曾在上官荣的众多将士中远远地看过一眼,却不真切,可方才费如风的愕然却证实了自己的判断。

“末将费如风参见晟王爷!”只着了裘衣,费如风拜了下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滴翠亭 私会”↓↓↓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