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目录] > 第37章: 晟王府 芝露玉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第37章 晟王府 芝露玉

草芊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月晟睿整个下午都坐立不安,晚膳也吃得淡然无味,等着日落西山,等着掌灯,等着更夫手中划破黑夜的脆响。

池子里的水面上飘满着粉红色的花瓣,让月晟睿想起妙舞的红唇与脸颊,那轻轻落下一吻的悸动,让月晟睿久久无法平息,他自认阅女无数,整个晟王府,无三千佳丽,也有半百各式的美貌女子,可从来没有一个,能让自己如此的期待,如此的一吻便意乱情迷。

终有一天,本王要让她永远地属于自己!

月晟睿从池子中起身,看着两个贴身的婢女红着脸为自己擦拭着身体,若是以前,月晟睿定会一手抱起一个,让她们腻粉琼妆透碧纱,金凤搔头堕鬓斜,可是今天,他的思绪早已飘向了三条街外的江南渡。

信步于花厅外,月晟睿便看到了眼前站着一个人,气喘未定。

是月子轩。

“贤侄,这么晚来本王府,出了什么事吗?”月晟睿的心情不错,虽然没有月色,他看不到月色朦胧下她的美丽。

“七叔,你把她还给朕!”月子轩的脸色铁青,心里是无尽的落寂。

“皇上何出此言,你要本王还你什么?”月晟睿一头雾水,他只想早早地请走月子轩,好早早地去会他的佳人。

“七叔,您敢说贵妃不是您的人掳走的?”月子轩上前一步,紧盯月晟睿的双眼,似乎那里,写着他要的答案!

“贵妃娘娘被掳走了,不会吧,皇上,这玩笑开大了,”可月子轩的神情并不像在开玩笑,又是费如风?月晟睿记得上次月子轩跟了过来,便是因为那费如风。

“七叔,上次那个刺客就是直奔你的晟王府,七叔能确定您的府上最近没有收留生人?”月子轩恼怒,上次的一剑之辱仍历历在目。

“来人,把小茹带来!”月晟睿大喝一声,如果费如风真的掳走了皇上的妃子,于皇家、于他月家,颜面何存?

“这便是七叔最近收留的人?”月子轩看到了匆忙赶来,惊惊恐万状的一个青衣婢女。

“小茹,皇上和本王问话,你要句句如实禀报!”月晟睿招招手,几名下人搬过两张红木的方椅,恭恭敬敬地放在月晟睿和月子轩的身后。

“费公子现在何处?”月晟睿问道。

“回皇上、王爷,费公子午后便出府了,到现在一直未归,”小茹跪在地上,两旁的灯笼在夜风中轻摇。

“那你可知费公子去了哪里?至今未回,为何不向本王回禀?”

“慢!朕问你,费公子是谁?”月子轩打断了月晟睿的问话。

“皇上,您当真不知道这费公子费如风是何许人?”月晟睿转过脸,看着月子轩,难不成他还蒙在鼓里?

“七叔这话什么意思,”月晟睿唇角一抹玩味的笑尽入月子轩眼底。

“你们所有人,退下,你,百米外侯着!”月晟睿喝退了身后所有的人,又指向了小茹。

“皇上,您当初下旨封为贵妃娘娘的是上官碧烟吧?”月晟睿慢条斯里的说道,他可不想月子轩的勃然大怒在明天后会成为晟王府茶余饭后的谈资。

“那皇上知不知道进宫的贵妃娘娘是上官府的哪位小姐?”月晟睿试探着问道。

“七叔是想告诉朕实际进宫,成为贵妃娘娘的是上官府的二小姐上官南溪对吗?”月子轩捕捉到了月晟睿眼底一闪而过的愕然。

“那皇上知道那个上官碧烟为何不能进宫伴驾吗?”

月子轩记起,冷夜曾回禀,上官府的大小姐与一个副官有私情,并怀了胎。

“七叔是要告诉朕这个费副官与上官碧烟有了私情,并让朕封了贵妃的上官碧烟怀了胎,上官府才送了这二小姐进的宫?”

“贤侄就是聪明,不过,皇上只猜对了一半,另一半就是,这个费如风喜欢的是后来入了宫的贵妃娘娘,”月晟睿邪魅地笑着。

“上官荣不是在找这个人吗?七叔怎么会收留这种人?还有七叔怎么会知道这一切?”月子轩心里在冒火,如果这个人胆敢玷污南溪的清白,他要全天下所有费姓的人陪葬!

“贤侄,七叔与这费副官是酒友,酒后吐真言。贤侄要找这费公子,七叔可助一臂之力,”月晟睿淡淡地说道,他也恼怒,恼怒这费如风为何总是给自己添麻烦,总是不能冷静地想想自己要做的事情,该如何收场。

“小茹,过来,带皇上去费公子的房间!”月晟睿喝道,便看到小茹满面泪痕地过来。

除了几件衣物,月子轩没发现任何东西,隐隐地,有着失望。

“那费公子这几日有什么异常之举?”

月子轩无力地在床边坐了下来,看着简洁的屋子里,桔黄的火苗跳跃着,在墙上落下自己的侧影。

“回皇上,那费公子天天喝个大醉,昨日喝醉了,还抱着奴婢大叫着“兰”什么的,有时候睡梦中也大喊着这个名字,”小茹目光躲闪着,怯怯的答道。

南溪,这个人在梦中叫着“南溪”,在酒后也叫着“南溪”,抱着别的女子在床上也叫着“南溪”!

月子轩握紧的拳重重地落在床上,可却碰到一枚硬硬的东西,掀开来,月子轩看到了一枚玉,碧青的玉,如意的形,一面是飞翔于祥云中的彩凤,一面是两枝兰草的叶,沾落着一滴晨间的露水,晶莹剔透。

……本章完结,下一章“ 破庙 凤凰引”↓↓↓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