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目录] > 第38章: 破庙 凤凰引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第38章 破庙 凤凰引

草芊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夜里冷冷的风吹过,南溪裹紧了自己的外袍,看着眼前这座荒芜的旧庙宇,和眼前一脸茫然若失的费如风,“费副将难道不想解释一下这样做是为哪般吗?趁着天黑送我回去,你还可逃一命,若再执迷不悟,你只有死路一条。”

费如风用随身的火折子点亮了香案上一盏小灯,观世音手持玉瓶,拈花笑看人世间,可是脸上眼上,却蒙着厚厚的尘。

“南溪,求求你别再说了,我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我要带你走,走得远远的,走得谁也不认识我们的地方,就我们俩,一辈子过下去,好不好?”费如风扑过来,紧紧地握着南溪的肩。

“不,费副官,你有你大好的仕途,男儿志在四方,怎么能为了一个女子而自毁前程,送我回宫吧,三更都过了,再晚就不不及了,好吗?”南溪想推开那握紧自己双肩的手,那手的力道,让自己的肩膀生生的疼。

“南溪,你是不是已经是他的人了,是不是,你还想着他,可你为什么不给我一点儿机会!”南溪感觉自己的肩膀快要被捏碎了,而费如风近乎疯狂的声音在空旷的庙宇上空回荡,惊悚、凄凉。

“机会,我为什么要给你机会,你不是占有了碧烟了吗?你这样子,怎样去见碧烟,怎么去见你未来的孩子?费副官,送我回宫吧。”

“可我爱的人是你,是你,我不爱碧烟,如果她不在茶里下了迷*,我不会动她,不会!我费如风要的是你,是你!”

“碧烟”两个字深深刺激了费如风,南溪看着费如风跪在地上,一步步向自己逼进,将自己紧紧地抱入了臂弯里,一只手,已一把扯掉了披于肩上的外袍,南溪感觉到阵阵的寒意,扬手重重地打在费如风的脸上,“啪”的一声脆响,在寂静的夜里回音寥远。

费如风停下了一切的动作,南溪觉得手疼,没好彻底的手掌生生地疼。

“我这是做了什么呀,我,我”费如风的脸上满是慌乱、眼里满是不解、呆滞,似乎刚从梦中醒来,“南溪,对不起,我错了,我该打,我受不了了,我控制不了自己,”堂堂的八尺男儿,竟然像个孩子一样跪在地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南溪无力地拉拢起自己的衣袍,遮盖住拉扯下已露出的脖颈,今夜,看来是回不去了,惜颜殿会怎么样,有人发现了自己失踪了吗?

阵阵地寒意已让浓浓袭来的倦意烟消云散,费如风伸手解下了自己的外衣,看着拔下头上的玉簪,紧紧握在手心,对准自己咽喉的南溪,无声地盖在她的身上,“我出去找辆马车,明天,我们就走,走得远远的。”沙哑的声音里透着绝望、不甘。

他疯了!

“不,费副官,你现在送我回宫,还来得及,我”话没说完,费如风已伸手点了南溪的穴道,环顾四周后,将缩成一团的南溪抱到一个无风的角落里,“等我回来。”

费如风的身影一闪,消失在漆黑的夜里。

夜,是漫长的,南溪无力地靠在墙角的柱子上,香案上豆大的烛光左右忽闪着,有凄凉的箫声由远及近慢慢地飘来,甚至有那么一阵,就在自己的头顶上,如秋日的黄昏,百叶倦怠狂舞的萧条。

何处话凄凉。

月子轩在月灵的上空缓缓的移动着,在每一个空旷的所在,做着小小的停留,他在召唤着冷夜,他相信冷夜定是有所发现,定是能听得到自己的箫声。一由《凤凰引》荡气回肠、凄凉无比。

月子轩感觉到心很疼,贴身的衣物里,放着她的一缕发丝、一截断掉的衣带,还有那一小枝月沉州的梅花,可现在,却都像一把把的利剑,刺向自己,如万剑穿心、体无完肤。

一个黑影远远地飘来,“末将参见皇上,”声音低沉有力,是冷夜。

“请皇上怒罪,来人轻功了得,末将跟丢了,正在寻找。”

“交过手吗?”

“不曾,但他带着贵妃娘娘,应该走不远,属下一定将贵妃娘娘完璧归赵,若有闪失,当自行了断!”冷夜单膝跪下,于他,跟丢刺客,也是奇耻大辱。

费如风去一家酒肆的马厩里偷了一乘马车,也看到了晟王府的人在百花坊和几间酒家打听着自己的行踪,他猜测着,定是宫里已经发现了,可他也发现,自己也将晟王府陷入了不义之中。

“皇上你受伤了,”冷夜很快便又飘了回来,看到了颓废地坐在树下的月子轩。

“都办妥了?”月子轩的声音很无力。

“回皇上,都办妥了,四个城门都派了重兵把守,禁军也开始暗查了。皇上,您背上有血迹,”冷夜禀报完,盯着月子轩的背,刀尖上添血的人,对血腥有着异常的敏感。

凝香紫绛膏的异香在空中弥漫开来,费如风小心地驾着车,避开满是官兵的街道,穿过了一小片树林,可一阵熟悉的味道落入鼻孔。

是凝香紫绛膏,二叔在附近?

“二叔,二叔?”费如风惊喜若狂,那味道是凝香紫绛膏特有的香气,随了自己十多年。

寂静的夜里,回应自己的只有树叶沙沙的响声,和自己越飘越远的呼唤。

瞬间恢复了平静,静得可怕。

费如风有着一丝失望,不禁苦笑,二皇叔怎么会出现在这荒郊野地?

一阵冷冽的风吹过,费如风觉得肩膀处一麻,顿时觉得全身一僵。

“仁兄切记不可运气强冲穴道,否则会全身暴血而亡,”一个冷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皇上,是他没错!”

月子轩一把掀开车帘,看着空空的车厢,回头便盯着费如风,半晌,举起手遮住费如风眼睛以下的部位,那双眼睛,月子轩记得!

“费如风,费副将,说,她在哪儿?”

……本章完结,下一章“ 荆芥水 信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