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目录] > 第39章: 荆芥水 信任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第39章 荆芥水 信任

草芊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当黎明第一缕阳光唤醒沉醉中的大地时,费如风已在刑部的大牢里被折磨得体无完肤,脸上红肿着,鼻子流着血,马鞭的鞭笞下,一身的衣物破败不堪。

可月子轩不让他死,因为他一直不曾开口说过话,只是笑,狂笑、冷笑、微笑。

禁军围绕着小树林开始了方圆十里发散的搜索,月子轩握紧着双拳,额上青筋毕露。

时间在流逝,来人报,费如风晕死过去了。

“泼醒他!”冷冷的三个字!一夜,他都做了什么?

阳光直直地照耀着,马已开如躁动不安,冷夜看到月子轩背上已变成黑色的血痕。

“报!”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从不远处扬起,“皇上,观音庙有发现!”来报的将士脸上挂着汗珠,声音带着惊喜。

过了多久了,南溪惊醒,看到了破窗外灿烂的阳光,香案上的烛光正闪着最后的光芒,他没回来,他去了哪里?而自己,还要在这里呆多久?

穿透破窗的阳光开始刺痛着南溪的眼,南溪觉得腿甚至失去了知足,头疼、眼皮很重,想叫,但是却叫不出来,有嘈杂的声音从远及近。

南溪记得闭上眼的最后一刹那,看到了一个身影一把推开虚掩破败的门,“南溪!”声音好熟悉,是他的?是他的。

月子轩觉得自己要疯了,他看着那破败的门在自己的一掌下轰然倒地,腐败的木屑四下里溅起,香案上的烛灯跳跃着的最后一个火苗也在自己的掌风下熄灭,空留一缕青烟,缭缭。

月子轩看到了角落里缩成一团的南溪,凌乱的长发下,苍白的小脸,卷翘的睫毛印下两排弯弯的剪影,他记得自己狂叫着扑了过去,拍打着她的脸,她的额头好烫,她发烧了,她被点穴了,而月子轩的视线最后却落在她小小的身躯上那件黑色的外袍上,是他的!

月子轩的脸铁青着,一把扯掉那件在他看来邪恶肮脏无比的外袍,便看到了南溪皱成一团、沾满了灰尘的墨底蓝花外袍,和紧紧抱在胸前的双手,而右手,赫然紧紧篡着自己的玉簪,玉簪的尖尖的一头,已扎到自己的腿上,沁着几粒已凝固的血滴。

“南溪!”月子轩狂啸的声音穿透观音庙破败的庙顶,有草屑伴随着尘烟簌簌地落下,几只栖息在旁边的数只鸦雀惊起,扑腾着翅膀惊慌着离去。

远远的,有着渐渐淡去的回音。

惜颜殿一如往昔,林美人午后来时,便又在殿门口被拦下了,倚屏微笑着迎了出来,“娘娘请回吧,我们娘娘身子骨本来就没怎么好彻底,昨儿在园子里又吹了风了,皇上吩咐要好好地静休,不许任何人打搅。眼下刚吃了药,歇下了,等娘娘醒了,奴婢会回禀的。”

林玉蕾的身影远远地消失在花圃的尽头,倚屏收回了脸上的笑,娘娘下落不明,瑶琴等生死未卜,皇上如何断定,谁也不知,轻叹一声,转身的瞬间,一阵风从眼前刮过,一个声音在耳畔飘来:“还不进来伺候!”

定了定神,确定是皇上的声音后,倚屏提着裙子小跑着进去,便看到了一身便装的皇上和怀里抱着的人,是娘娘?

“备水、传太医!传叶公公来见朕!”月子轩冷冷地命令道,南溪的身躯在怀里滚烫如炽。

叶公公来到帘外时,便看到了怅然若失的月子轩,一夜的折腾,铁青的脸上,有着浓浓的倦意。

“吩咐冷夜传朕口谕,所有禁卫军禁言,若传出半点风声,割舌;吩咐刑部严加看守刺客、不得有误;着上官荣进宫见朕!”

叶公公领命而去,回头便看到了倚屏,小声地在翡翠珠帘外回禀:“皇上,水好了。”

南溪感觉自己飞了起来,飞到了半空中,四周白茫茫的一片,像笼罩在薄雾里、轻纱里、朦胧如幻,渐渐地,有飞鸟,有轻脆的铜铃声,有缥缈的箫声,还有悠扬的玉笛声,飘扬着;有风轻拂,南溪突然感觉自己在往下落,不停地落,伸手却抓不到任何东西,她想大叫,便发现沉入了水底,温润的水抚过了自己的全身。

睁开眼,南溪看到了眼前的人,月子轩,脸色铁青、暗淡、唇泛白、目光如炬,“皇上,”南溪想起来,却发现自己正泡在木桶里,荆芥的清香,浓郁的飘浮在空中,让人顿觉清醒。

自己的衣物都被褪去,月子轩的手正在水底,南溪感觉到腿隐隐地疼。

“皇上。”

“他对你做了什么?你们做了什么?”月子轩的声音很沙哑,低沉、邪魅、愤怒。

“皇上说什么,臣妾不明白,”南溪觉得大脑一片混乱,她感觉月子轩的手从水底一路抚到自己的脖子,捏紧了,窒息。

“还在骗朕!他半夜三更来带你走,他的衣服在你的身上,你真不记得了吗?费如风!”月子轩看着南溪的呼吸带得急促,脸开始憋得发红,他看到有泪水从那细长的眼睛里一滴滴地落下,落在自己的手腕上,月子轩觉得心隐隐地痛,松开了手,听到了她一阵猛烈的咳嗽。

“皇上,臣妾真的什么都没做,”南溪的声音带着哭腔。

“什么都没做,你的脖子上有爪痕,肩膀也是他握青的吧,这里,他有没有摸到,还有这里,他有没有碰过!”月子轩的手一路抚上南溪的脖子、肩膀、胸部,到小腹,一路向下,所到之处,是肌肤的战栗与痛。

“朕要杀了他,要千刀万剐,看着他慢慢地流血,朕要看着他痛!”

“不,皇上,他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做,”月子轩的话,让南溪颤抖,她无法想象那血淋淋的一面。

“心疼了?”月子轩的目光像一把刀,深深地刺痛着南溪。

“不,皇上,您不相信我?”泪水止不住地从脸上滑落,无声地滴到水里,四下溅起一朵晶亮的水花。

……本章完结,下一章“ 断枝之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