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目录] > 第4章: 拈花寺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第4章 拈花寺

草芊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烛烬香残帘半卷。

月子轩半卧在软塌之上,散乱着衣襟,由着父皇的爱妃纤细的手划过自己一寸一寸的身体,由着她的姣躯紧紧地贴在自己身上,呻吟着。

月子轩反手扯下她的大红肚兜,纤手轻拈红豆弄,看着美人儿的目光变得迷离,微微地蹙着眉。月子轩戏谑地看着,加重了手上力度,另一只手则伸进她的裘裤,揉nīe着,他看着美人喘着气,贴着他的耳畔,情意绵绵地吻着,呢喃着:“皇上,臣妾要…….”

哼,要!要什么?要活命?还没玩够呢!

月子轩一抬腿便从软塌上下来,看着塌上的美人儿敞露着胸,大口地喘着气,两个饱满的珠圆玉润随着呼吸上下颤动,两粒红豆更是在自己的揉nīe下傲然挺立。月子轩有了一种心软的感觉,他也宁愿死在这温柔乡里,可他不可以。

刚才还沉迷于情yù中的眼转眼间满是恐惧,林玉蕾顾不上自己不整的衣衫连滚带爬地跪倒了地上,“臣妾该死,请皇上怒罪。”

她是父皇的爱妃!

可是那个自己都不记得长什么样的父皇,不是说就死在这些美人们赤luo的姣躯之上吗?这样的人也配做自己的父亲?

月子轩冷哼一声,“来人!移驾!”

一群内侍鱼涌而入,根本不理会地上半裸的林美人。

帝王无情。

林玉蕾在月子轩走后重重地瘫坐在地上,扯了散落在地上的衣服裹紧了自己。她只有二十岁,进宫四年,好不容易从一介宫婢爬到美人之位,先皇便去了。

她记得那一天整个后宫恨不得快被泪水给淹没了,一众的妃嫔宫娥,谁也没有哭先皇,都在哭自己的命,除了皇后和那个让先皇猝死的妃子当场触墙而殁外,其余的都在等着那一丈白绫或一杯鹤顶红,可等来等去,等来的却是冷漠地俯视着她们的新皇。

除有育有皇子皇女们的妃嫔,晋升为太妃外,其余的未曾生养的妃子都成了新皇的后宫。

而这些在鬼门关口转悠了一圈,从黄泉路上捡回一条命的众妃子们怎么也没想到,她们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白苹影里,向何人可话,平生心素。

谁也不曾想到,先皇在遗诏里将皇位传给了淡出人们视线整整十八年的五皇子。

在宫里久一点的宫人们依稀记得那一年玉贵妃宫殿的熊熊大火,谁都以为,玉贵妃连同她两岁的五皇上早就命归黄泉,可是他却活着回来了,一起回来的,还有十多年前功成名就的戚丞相、巅峰而退的柴将军、和早已返乡养老的东方太傅。

而先皇早在年前便给所有的皇子们封了王,赐了封地:大皇子月皓轩,封“皓王”,管辖东三城;二皇子月荣轩,封“荣王”,统辖西三城;三皇子月明轩,封“明王”,坐拥南三城;四皇子月懿轩,封“懿王”,享有北三城,而中原六城,由五皇子拥有。

月子轩看着父皇留给自己的乱摊子,芝露国跃跃欲试,惠风国也蠢蠢欲动,而皇城内,还有自己的七皇叔月晟睿,晟王爷的虎视眈眈,和四个藩王的不甘示弱!

如果没有东方太傅,他宁愿再回到那东北的拈花寺里,那一年四季,有大半个时间都白雪皑皑的山城,他喜欢那一片的雪白,干净得让自己都不忍心踏上一步,哪里像这深宫里,遍地是倾轧、私党、营私、勾结、贪污、背叛,甚至是杀戮!

他用了整整三个月的时间,瓦解了老丞相的当权,粉碎了晟王旧部的卷土重来,可他知道,这宫里还不干净。

他想起了拈花寺山脚下那大片大片的草地和冬日里大片大片的白雪,寺里的老和尚偷偷地告诉他,等他们听到声响下山的时候,赶走了几只双眼绿光的饿狼,才在那枯萎的草地上看到了几个宫里人打扮的士官们的尸体,和一个浑身是血的老宫女怀里的自己。

寺院里的人不知道他们是谁,只是救起了尚有一口气的崔嬷嬷,可是第二日,崔嬷嬷还是死了,临死前求着老方丈,收养这名两岁的宫里人。

老和尚说,当时两岁的月子轩出奇地冷静,冷静地看着自己唯一一个认识的人撒手离去。

月子轩对这污秽之地没有一丝一毫的记忆,他的记忆里,是灰黄僧袍的和尚,没有香客,没有香油,所有的吃穿用度都来自己于这一片高耸入云的山,野果,草药,飞鸟走兽,无奇不有。

月子轩以为自己这一辈子就可以这样活下去,可是八岁的时候,柴越泽风尘仆仆地出现在了自己和方丈的面前,柴越泽说,月子轩是皇上的五皇子,他追查了整整六年,踏遍了碧月国的南北西东。

月子轩第一次看到有人对自己跪下。他记得那种感觉不言而欲,天生的贵胄与霸气在他的脸上一览无遗!

而随后,陆陆续续来了戚弘文,来了东方瑾瑜。

月子轩第一次知道了自己的国家,知道了自己的父皇月宸睿,知道了碧月国大大小小二十座的城池,知道了仁义礼智信忠孝悌节恕勇让,知道了“民惟邦本,本固邦宁”、知道了“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知道了“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月子轩一直在想,懂了这么多能干些什么?于是突然的一天,几名宫里的将士出现在了拈花寺的佛堂里,一名白须的老者宣读了明黄绸卷上的先皇遗诏,并一一扶起了自己、柴越泽、戚弘文、东方瑾瑜。

他明白了这一切都是月宸睿安排的,他活着的时候不顾及自己是死是活,死了却用一卷诏书安排了自己余下的一生!

可他还是恨他,从他知道自己是皇子时,从他知道他还活着,整天饮酒作乐时,从他把那人人觊觎的皇位禅让给自己时!

……本章完结,下一章“ 碧落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