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目录] > 第43章: 但念无常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第43章 但念无常

草芊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月懿轩的确是聪明人。

三日后,月懿轩“押送”着月皓轩来到了月灵州的皇宫,只是当时那囚车,换成了四马的华丽马车,八角的宝塔形轿顶,亮丽的流芳在微风中飘扬。

月子轩依旧微笑着看着眼前的一切,看着月懿轩跳下马车,随即出现月皓轩的身影,黑蟒的亲王袍、宝石的华美玉冠,月皓轩的脸上,一扫颓废的阴霾。

“皇上,四哥只是想着,堂堂皓亲王如此蓬头垢面的招摇过市,于我碧月大国、于我月家,颜面何存,才不得已出此下策。”月懿轩上前,对着月子轩行了礼。

“这一路多谢四弟的照料,四弟,前日那个小蝶姑娘真是柔情似水啊,”月皓轩信步上前,他以为月子轩会惊愕,会诧异,可是却没有。

“大哥是不是也和那小蝶姑娘讲,有朝一日夺回了皇位,将封她为蝶妃?”月子轩淡淡地笑着,柴越泽的人已在四周远远地站着。

“大哥的府上,如玉的美人没有上千,也有上百了吧,若真的当了皇帝,朕这后宫只怕还装不下如此多的绝色,”月子轩绕着月皓轩走了一圈,“大哥,臣弟真不忍心治大哥谋反之罪,可是父皇将这天下交与了朕,朕活一日,就不许任何人再陷天下苍生于不仁不义!”

“来人,夺了皓亲王的爵位,收了皓亲王的封地!永世,不再赏封!”

两队待卫从月子轩身后包抄而来,月皓轩丧心病狂的声音开始叫嚣:“月子轩,你这个该遭天谴的,天容你,我月皓轩不容你!月懿轩,你这个小人!卑鄙小人!”

“贤侄,这样处理,是放虎归山呢,”月晟睿上前,淡淡地说着,月皓轩的宝冠下,是一张因愤怒而扭曲的脸。

“五弟,看在父皇的份上,饶了大哥的牢狱之苦吧,四哥担心他的身子熬不住,”被月皓轩骂了个狗血淋头,月懿轩依旧不理不睬,仿佛这件事与自己毫无关系。

“四哥在宫里多留几日吧,大哥的城池,还请七皇叔多多费心打理,”月子轩淡淡地看着眼前的月晟睿和月懿轩,冷静睿智、深藏不露是他们俩共同的特点。

月晟睿将遍体鞭痕的费如风将给了百里奚,红肿发炎的伤口,凝固着发黑的血瘕,依旧是小茹,默默地清洗着伤口,擦拭着身体。

费如风在浑身的疼痛感和那熟悉的凝香紫绛膏的香味中醒了过来,入眼的,是百里奚严肃谨慎的面容,“如风为何伤得如此严重,据老夫所知,这新皇并不是凶狠残暴之人,想必如风的所作所为定是惹恼了他。”

凝香紫绛膏涂抹在伤口上,是清凉,费如风想起那晚,便是这灵药的味道让自己失了神,他记得那时候,自己想着那庙宇里的南溪,想着她手握玉簪,一脸的淡然。

她为他守身,可他,却不信她!

如果可以,他要带她走,带她远离一切的事非!

“你二叔要是知道你这个样子,不知该有多担心,老夫一生只能救人性命,却救不了人的心性,年轻人,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乐,大众当勤精进,如救头燃,但念无常,慎勿放逸。”

百里奚喃喃地说到,收了一堆的瓶瓶罐罐,出门便不见,空气中弥漫着草药的酸涩。

那晚离开时,她的脸色很苍白,手指很冰凉,瘦削的肩膀盈盈一握,他想拥她入怀,给她所有的温暖,可是,她却拒绝了;她应该回宫了吧,又回到了他的身边,回到了那深似海的皇宫里。

只是,这是她想要的吗?

小小的房间,保留着那一日离开时的模样,费如风坚艰地翻了翻身,将手伸到了方枕下面,他记得娘的玉佩,便是仔细的收藏在下面,可手到之处,却是空气。

“小茹,小茹!”费如风大叫着,声音带着嘶哑。

“费公子,奴婢来了,”小茹进来,鼻尖沁着细密的汗珠。

“你,动过我的床?”费如风问道,他看到小茹的脸上泛着红晕,羞涩地低了头,那一夜的酒醉,他叫着“南溪”的名字,抱着小茹,一直不曾松开,直到清晨的鸟儿唤醒了他,才看到了枕边女子散落的长发。

他不配拥有南溪,可自己,配吗?

“公子,你的房间自你走后,只有,只有皇上来过,他那晚来找王爷要人,王爷让奴婢带的路,”小茹的眼睛一直盯着自己的脚。

“那,你有没有看到他拿走了什么东西?”

“公子,奴婢不曾看到,皇上后来一个人呆在这房间。”

他拿走了那玉,那枚娘亲唯一留下的玉佩!

芝露公主的玉佩,以青碧见尊,彩凤翔九天,芝露染芳菲,而娘的玉,晶莹剔透的露滴却是玉体中浑然天成!

“公子,公子怎么了,大夫说了公子要静养,不能动弹,否则伤口会裂开的,”小茹扑了上来,紧紧地摁住了费如风的手臂,她看到了费如风眉间一道泛白的鞭痕,划过头顶,落入鼻上,沁出的血痕,狰狞一片。

……本章完结,下一章“ 舞尽天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