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目录] > 第51章: 发簪 笑颜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第51章 发簪 笑颜

草芊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莫煜辰一把掀起了藏青的轿帘,一个纤细的人儿包裹在薄被中,正沉沉地睡去,散乱的发,如玉的脸庞上,犹有泪痕,露在被外的一条手臂上,浅蓝的衣袖上沾着泥土,而那略蹙的眉,远黛青烟,细长的眼,让莫煜辰的心莫名地抽搐了一下。

“如风,她是谁?”莫煜辰记起,很多年以前,躲在一棵大树后,二姊三姊留在脑海里的最后一幕,也如这般,倦怠、落魄、风尘仆仆。

“二舅,她就是上官府的二小姐,碧月国小皇帝的爱妃,怎么样,美人一个吧。”

“叫二叔!”

“是,二叔,我们快回吧,回去让她陪陪着茹雪姨吧,你总是冷落她。”

“如风,你掳她来做人质,还是?”

“二叔,那是小人所为,如风只是不想她在宫倾时落难,二叔,如风喜欢她。”

莫煜辰停了下来,“如风,大丈夫何患无妻,这女子,已是月家那小子的人,理所应当替他陪葬!”话已说出口,可莫煜辰却觉得心口泛过一丝疼,莫名的痛。

“二叔,留下她吧,如风以后什么事都听从二叔的,可是没有她,如风也活不下去了。”费如风从马车上跳下,单膝跪于莫煜辰马前。

“起来吧,回宫再说。”莫煜辰长叹一声。

蕊珠死了,她死都没说一个字,那晚的事情,已随着她的离去,永远地消失了,无人再知晓。整个惜颜殿,已坚固如一只铁桶,静得听得到彼此间的心跳。

一众人只是默默地流着泪,为死去的蕊珠,为不知的踪的南溪,也为她们坎坷的宫中命运。

而此时的南溪,已在凝翠阁醒来,看到了床边一脸微笑的南宫茹雪。

“醒了,快去通知小世子,说姑娘醒来了。”南宫茹雪扭头对着门口喊了一声,便扶着南溪坐了起来,“如风说带了个人回来,是上官家的二小姐。”

“如风?”南溪想起来了,那破败的观音庙,芝露国、复仇,自己只觉得腰间一麻,便再也不知发生了何事。

“这里是芝露国?”南溪躲开了茹雪的手,自己是什么?人质?朋友?奴隶?

“是,上官小姐,芝露的皇宫,虽然没有碧月的皇宫那么富丽堂皇,”茹雪感觉到了南溪的不友好,与刻意的距离。

“南溪,睡得可好?我还真担心马车会将你颠醒呢,饿了吗?要不要先更衣?我让她们进来伺候着?”费如风的身影出现在帘外,珠帘的一阵乱响,如风已冲到了床前。

南溪看得出,费如风一脸的惊喜,自己,终于被她带离了惜颜殿,带离了碧月国。

“如愿了是吧,费如风,你真想拿我要挟月子轩?哼,没用的,我就是死,也不成为任何人的一枚棋子!”南溪发现,头上的玉簪犹在,上次那支刺痛自己的玉簪犹在。

悔恨、痛楚,南溪拔下玉簪对准自己的咽喉,速度之快,让费如风不知所措。

“费如风,告诉你,离本宫远远的,敢靠近一步,你得到的,就是死了的上官南溪,一具尸体,焉有何用?”

南溪不甘心,可却恨自己手无缚鸡之力,若是男儿身,她也想与眼前之人不分胜负决不罢休,可是自己是女子,一个宫中的女子,已嫁作他人妇,想起月子轩,此刻,离他却有十万八千里。

想他吗?他置自己于不顾,宁愿轻信他人,也不相信自己;更何况,月家,不也欠她花家上百条人命?

打吧,所有的一切都打碎,碎得无法再恢复如初。

心已死。

所有的一切,都是空。

“南溪不要,我走得远远的,我只远远地看着你,你放下玉簪,别伤着自己,”费如风语无伦次地说着,拼命地摇着手,向后退去,碰倒一个红木的圆椅,踉跄着夺门而去。

莫煜辰伫立于窗口,看着这一切的一切,床上的女子冷静了下来,可那玉发簪还是在脖间留下一个小小的印记,红色的一点,在如凝脂般的脖颈间,如一朵怒放的红花。

当年二姊三姊落入他人之手,为保清白,是不是也这样做过,他记得当年若再过两日,便是二姊三姊的及笄礼了,他记得母后准备了很丰盛的妆柩,好像也有这样细长的发簪。

女子手中的发簪无力地落了下来,他看到她的眼里,噙着泪水,碧月的妃子落入敌国之手,不管哪一方胜了,她都回不去了。

“奴婢躬迎圣上!”负手进门,两旁的宫女跪迎。

他看到屋内的女子再一次举起了那发簪,冷冷地看着帘外,珠帘轻晃的瞬间,他看到了她眼里的恨,男人打天下,很多时候,是男人流血,女人落泪,这一点,亘古不变。

“上官小姐,我莫煜辰并不想为难于你,我芝露也不屑于以一弱女子为饵,诱敌上钩;如风带你回来,是不希望你落难于宫倾之时,倘若你想以死殉节,那请自便!死后,朕会命人将你的尸身送还碧月那小皇帝,说不定,这仗还没打,他就败了!”莫煜辰冷冷地说道,他不希望她死,他觉得她的身上,有一种东西吸引着他,很熟悉的感觉,可却无法言表。

南溪的手再次无力地垂了下来,莫煜辰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不经意间,莞尔,回头便看到一旁的南宫茹雪,一脸的惊诧,方才,他笑了,一抹难以察觉的笑,瞬间即逝,可是她看得真切,这个十二岁之后便不知笑为何物的男子,在看到那个女子时,第一次绽露笑颜。

……本章完结,下一章“ 破晓 空城”↓↓↓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