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目录] > 第57章: 绝战 沉星之巅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第57章 绝战 沉星之巅

草芊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沉星山上沉星崖。

相传天狼星的陨落,生生地将一座山一分为二,而那崖底,深不可见天日,而此时的崖顶上,月子轩正怜惜地看着脸色灰白的莫煜辰,他伤得不轻,冷夜的一掌几乎可以要了他的命!

而自己呢,晨起时一口带淡紫的血从腹腔涌出,吐在塌上,也上冷夜担心不已,月皓轩的毒箭,终于在他体内留下一抹余毒,若要清除,不得而知。

“那日,多谢阁下的剑下留情!”月子轩开了口,秋日的凉风吹过,带着山间氤氲的寒气。

“我莫煜辰只是不愿做一个趁人之危的小人,于你,没有恩,只有仇恨,”莫煜辰的双唇泛着苍白,依旧冷冷,如秋夜的寒霜。

“十六年前,我碧月是偷袭了芝露,可是,你莫家上下,并非葬命于我月家之手。”

“我芝露用人不当,中了小人的奸计,可是,若不是你父亲的授意,东方瑾瑜不会施计于我朝的重臣,你月家,是始俑者!逃不开干系。”

“十六年了,十六年都解不开阁下的怨恨?”月子轩皱眉,有甜腥的液体涌上咽喉,强忍着,吞咽了下去。

“我莫家在祖先父辈灵前发过毒誓,若此生不灭碧月,不灭月家,死后即刻化为厉鬼,纠缠索命!”

“为了什么,为这脚下三个城池?为这城池里几万名芝露的子民?”

“自古父债子还,月子轩,你我两家的仇恨,今日该了结了。”莫煜辰的手已按向腰间,他听到了玄天剑隐忍的鸣叫,这柄通灵的宝剑,在血雨腥风之中,会吹呼雀跃。

“那就让阁下的仇恨在今日做个了断吧,我月子轩不会手下留情!”紫玉箫在手,一招“落英缤纷”,箫上已凝聚了全身的真气,旋转飞舞着点向莫煜辰。

还是那一招“晓来雨过”,玄天剑喷薄而出,软软地挡向紫玉箫,一地的落叶随着剑气狂舞。

两国的争战,化作两人的战争,两家的深仇大恨,也会在最终画上一个结局而落幕,只是,鹿死谁手?

紫玉箫在空中游走,上下翻飞,“雁阔云音”,抖落一片的残花碎影,片片如薄刀,直面莫煜辰的全身,“鸾分鉴影”却将厚重的杀气层层包裹于玄天剑的周遭,瞬间,天地间变色,溪流急,岸花狂。

玄天剑依旧呼啸着,伴随着风声,“啼春细雨”卷没所有的飞花走叶,“笼愁谵月”如软软的月华倾泻,玄天,破茧而出,带着嗜血的渴求,在莫煜辰的手中斜飞着刺向月子轩。

“不要!”一个女子的声音,不顾一切地冲进剑气环绕的落叶间,扑向嘴角已涌出鲜血的月子轩,“离肠未语”,一剑重重地落在女子的左背,血,喷涌而出。

南溪?月子轩闻到了一抹熟悉的气息,淡淡的清香,可却掺杂着淡淡的血腥。

回首的瞬间,看到了南溪含笑的泪眼。

“不!”月子轩怒吼着,搂着南溪飘起,“梅花点妆”如离弦的箭直落有些诧异的莫煜辰的眉间,可一个青紫的身影闪现,紫玉箫的肃杀下,一个圆形的紫青的伤口落在对面人的眉心之上,在她白如玉的脸上,如一朵怒放的梅花。

“茹雪?茹雪!”紫玉箫的气场,震倒了莫煜辰,玄天剑脱手而出,直直地插入一堆败叶之中。

最后一招,月子轩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而怀里南溪已渐渐阖上双眼,只在苍白的脸上,留下两行清澈的泪水。

茹雪的身子软软地倒在莫煜辰的身上,起身飘出,莫煜辰双掌拍向月子轩,掌风之下,一株柏树生生拦腰折断。

月子轩的手抚上南溪的脸庞,那里,还有着温热的气息,细长卷翘的睫毛,在眼睑处落下两排弯弯的剪影,而一阵寒风扑面而来,侧转的瞬间,肩上落下莫煜辰的两掌,怀中的南溪已飘飞了出去。

远远的,像一只断翅的蝴蝶,轻轻地随风飘走了。

沉星山上沉星崖。

又见西风,烟水阔。

月子轩趴在地上,一大口鲜血喷射而出,眼前的枯草顷刻间染红,可他看到,南溪飘了出去,莫煜辰的掌风生生地将她震开了自己的怀抱,在风中飘下,飘下。

那里,是悬崖,深不见底的悬崖。

“不!”月子轩怒吼一声,空阔的山间传来有力的回音,一阵一阵,震慑着,震落了残花败叶,震飞了远远山林间栖息的飞鸟。

月子轩拼命地爬了起来,可又踉跄着倒下,再次喷出大口大口的鲜血,带着一抹淡淡的紫。

冷夜飞奔而来,扶起向悬崖爬去的月子轩,“皇上,让冷夜替你疗伤!”

“不,冷夜,去救南溪,她落崖了,快去救他,去救她上来,”月子轩急切的声音中,却听到另一个声音大声地哭喊着“南溪!”

一个玄黑的身影不顾一切地冲到崖前,跳了下去。

“如风!如风回来!”身后,传来莫煜辰绝望的声音。

是费如风,紧紧追随而去。

谁也不知道,南宫茹雪和上官南溪会此刻出现在崖顶,可是转眼间,两个鲜活的女子一个倒在血泊之中,一个落入无边的悬崖。

冷夜封闭了月子轩全身的六筋七脉,却见莫煜辰艰难的抱起南宫茹雪,拔出风中呜咽着的玄天剑,慢慢地远去。于他,转眼间,两名至亲,阴阳两隔。

年华空自感飘零,天阔云闲,无处觅箫声。

……本章完结,下一章“ )绝望 沉星崖(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