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目录] > 第66章: 白凤丹 心碎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第66章 白凤丹 心碎

草芊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百里奚带着芫荽来为宁安施针,却在江南渡外看到了较平日里多出一倍的家丁。

长短不一的六棱针闪光森冷的光芒,百里奚接过芫荽递上的帕子拭了拭额上的汗,便扣住了宁安的手腕:“孩子,也该开口说说话了。”

宁安涨红着脸,嘴唇翕动着。

“喉间声带干涩之症已无,孩子,想说什么就说吧,慢慢地说。”百里奚注视着宁安,本是唇红齿白的佳公子,却身中五魄散之毒,虽然毒源自母体,虽然母体毒已经清除,可这霸道的天下五毒之一,却在倾入体脉的一瞬间进入了胎儿的血液里。

“先,先生,救救,救救娘,娘流血了,好多,好,多的血,”宁安断断续续地说完,仿佛耗费了全身的力气。

锦儿坐在床边低泣着,无耐地看着躺在床上的妙舞,一脸的苍白,昨夜上官荣的一脚,让她整整疼了一夜,锦儿哭着去求了守卫的家丁,可是却被冷冷地拒绝了。

“锦儿,我没事,别哭了,给我杯水,我口渴,”妙舞的手软软地搭在锦儿的手臂上,憔悴的脸上,唇边一抹淡然的笑容。

锦儿本想一路打出去,冲进上官荣的房里,求他找个大夫,可她听到屋内妙舞痛苦压抑的惨叫声,半靠在软塌上的妙舞,两腿间有殷红的血涌出,不断地涌出。

珠帘,已散落,端水的瞬间,锦儿看到了白眉飘飘的百里奚,身后,跟着宁安,低着头,紧抿着双唇,“先生,救救三夫人吧,”锦儿手中茶杯失手落在地上,一手紧拉着百里奚的衣袖。

“有劳先生了,妾身替宁安谢过,”妙舞轻咳两声,挣扎着要坐起来。

“夫人,勿动,老夫先号过脉,”芫荽递过一个小方枕,放于妙舞手腕之下。

“夫人要多静养,老夫会配几副药,稍晚的时候,会差人送来,夫人只需用温水吞服即可,不过至少半月多的日子,夫人就不要下床走动了,也不可悲喜过度。”

上官府的三夫人小产了,已一月有余。

百里奚没有明示,于任何一个女子,听到小产的消息都是会悲痛欲绝的,可在向上官荣辞别的时候,百里奚告诉了上官荣,一脸的遗憾。

上官荣有着震惊,本向百里奚致谢的笑意生生在僵在唇边,她怀孕了?谁的骨血?风白的?

畜生啊!

上官荣久久地怔在花厅间,直至百里奚的身影消失在回廊的尽头,直至日薄西山,天边落下一片残红。他无法接爱,他以为风白只是对妙舞的怜悯,对一个失去女儿的母亲的同情,可他们,什么时候木已成舟!

仿佛睛天的一阵霹雳,落在上官荣的头上,他骂得没错,她就是一狐媚子!

红颜祸水,要搅得上官府家破人亡,父子反目!

重重的一拳,落在香樟木的方桌上,顺着木的纹理,一道裂痕在桌面显现。

百里奚在药房叮嘱着芫荽磨着药,当归、黄芪、枸杞子、益母草、女贞子、川芎、党参,一一地倒入石臼中,细细地研磨着,药的苦涩在空气中弥漫。

“先生这是为哪家女子配的药,本王府好像没有妻妾生育产子,开花结果呀,”月晟睿进来,伸手撮起一小抹草枯色的药粉,凌到鼻下闻了闻。

“上官府的三夫人小产了,好像是受了重击,虚弱着呢,”百里奚将花蜜放入一小玉盒,放进药粉搅拌着。

妙舞?那个妩媚的女子?

月晟睿只觉得心里仿佛被针扎了下,有着莫名的疼,多少日了,没有时间去探望她,可她,却小产了?正受着伤痛的煎熬。

“要紧吗?府上到有几枝老参,先生若有用,差人来取就是,”月晟睿极力掩饰着自己的不安。

“气血两虚,最忌大补之药,王爷怎么忘了,”百里奚没有抬头,依旧将小玉盒的药末调匀,紧紧地扣入小圆形的玉勺之中,“晚间借用一下王爷府上的车马,让芫荽去送送白凤丹,可否?”

“要不本王去走上一遭,正巧有事,需找上官将军一议,”月晟睿转身离去。

妙舞觉得小腹一阵阵地坠胀,两腿也软弱无力,她无力地跪坐在地上,低着头,一言不语,上官荣一脸寒霜地坐在桌旁,冷冷的、心碎的注视着眼前这个让自己爱恨交加的女子,他有冲上去狠狠扇她几耳光的冲动,可她苍白的脸、含泪的眼却让自己顿生侧隐之心。

怜惜,也是一种错。

“还不说吗?等着我提醒你?你肚子里的孽种是谁的!”

面若死灰。

妙舞万念俱灭地瘫软在地,他终究还是知道了,腹如刀绞般疼痛的时候,她感觉到有东西在生生地剥离自己的身体,咬咬牙,她挺住了那撕心裂肺的疼,可是上官荣冷冷的话,却如万箭穿心,字字如锋利的刀,刀刀扎在心里。

“我上官家上辈子造的孽,一个碧烟已是家门不幸,再来一个你,不守妇道,红杏出墙!妙舞,亏我上官荣当年赎你出百花坊,原以为,你是一个不幸落难的好人家女子,可今天看来,你骨子里,却依旧是水性阳花,朝秦暮楚!天啦!我上官荣做错了什么呀,老天,你要如此地惩罚!”上官荣捶打着桌子,凄凉痛楚的声音在妙舞耳畔回荡。

可是,不能连累风白。

“老爷,休了妙舞吧,妙舞不配做老爷的三夫人,妙舞只配做一个奴婢,一个最低贱的奴婢,”趴在地上,妙舞无声音地落着泪。

“呦,上官将军这唱的那一出啊,开堂审小妾?”月晟睿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倚着门柱,一脸戏谑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本章完结,下一章“ 残花 无助”↓↓↓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