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目录] > 第67章: 残花 无助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第67章 残花 无助

草芊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南溪感觉到热,如火灸般,仿佛自己置身于一个大炭炉,正身经烈火百炼,一个细小的声音在耳畔低呼,带着哭腔,“二小姐,醒醒吧,再不醒,连翘也从那崖上跳下来。”

“都怪师傅忘记了叮嘱你,她身子骨还弱,头上的伤还没好,你带她去那崖底吹个什么阴风,讲些让她费神的话,她能受得住吗?她这次若能醒,就是上天眷顾了,要是醒不了,就是你师尊回来,也无回天之术。医者,父母心,连翘,为师这两年都白教你了!”

“师傅,连翘知错了,您救救二小姐吧,连翘在这里,连个说话的伴儿都没有,好不容易来了个二小姐,又被连翘给害了。”

断断续续的声音传入耳朵,杂夹着叹息与低泣,缓缓地睁开眼,南溪看到了哭丧着脸的连翘和一筹莫展的二娘。

“二娘,”坚难地吐出两个字,南溪觉得喉咙干涩般的难受。

“醒了醒了,师傅,她醒了,”连翘欢呼雀跃着,伸手抹去脸上的泪水。

“连翘快去倒杯温水来,你这孩子,吓死二娘了,”展香茵伸手抚了南溪的额头。

“二娘,我又怎么了?你是不是责怪连翘了?”

“南溪,这一阵子哪都没去,就在这小屋子里躺着,没个十天半个月,二娘不许你落地!”展香茵怜惜地说道,伸手撩开南溪额前的长发。

一杯甘甜的水顺着喉咙滑下,南溪觉得有如一缕清泉冲散体内火的灸热,一碗碗黑红的汤药,南溪微皱着眉大口大口地吞下,求生的本能,让她死死地抓住展香茵的手,她想快点了起来,她要回去,去看望妙舞和宁安。

“晟王爷大驾光临,微臣有失远迎,请王爷怒罪,”上官荣惊愕,收敛面上的怒与悲,起身相迎。

“将军不必多礼,本王为送药而来,看来来的不是时候,”月晟睿扫了一眼地上的妙舞,淡绿色的纱裙,墨色的对襟衫沾染着泪痕,一张苍白的脸上,若梨花带雨,隐隐地,惹人心疼。

“曲曲小妾的药,有劳王爷相送,折煞微臣了,”上官荣看到了月晟睿留在阶下的小厮,端着一个深红色的木椟。

“将军,这女人犯错了,犯得着这样大动肝火吗?伤了自己的身子,可不划算呀,”月晟睿径自在桌前坐了下来,拈起瓶里一朵怒放的山茶花,绕在指间玩弄着,“女人嘛,如衣物,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看得腻烦了,打发了就是,或贬为家奴,洗衣做菜;若是不想再看到这张脸,卖给百花坊,还能收几两银子,不过你上官府面子上就不好看了;实在不好处理,就当一份薄礼送给本王,权当荐医之礼,本王也不会嫌弃,正巧本王新赁的翠竹小筑缺个看房的婆子,只是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月晟睿若无其事地说着,瞟了眼怵然一旁的上官荣,眼角的余光看向地上依旧低着头,顺着眼的妙舞,“将军不说话,是默许了,还是舍不得?若是舍不得,就别一审三审了,堂堂大将军和一个小女子过不去,传出去,将军的面子上也搁不住啊!好了,本王的任命完成了,百里先生特制的白凤丹,先生交代了,早中晚各一粒。”

起身,月晟睿径直离去,只将那深红色的木椟放于桌上,而那朵怒放的山茶,也凋谢成碎片,一片一片地散落于花瓶之下。

那一日,宫倾了,她记得自己还在自己的宫里和姐姐莫如丝一起挑选着三日后及笄礼的头饰,便听到了一片的哭喊声,瞬间,便有无数的将士冲了进来,有机灵的侍女将两人拉进后院,匆忙换上宫女的服饰,随着一众的宫女,颠沛流离,远离故土来到圆月的城池。

那一日,为了众姐妹能吃饱一日的三餐,她强装笑脸在百花坊起舞,在绫罗绸缎纷飞的舞榭上忘却自己的耻辱,在如雷的掌声中落下自己的悲凄的泪水。

那一日,他为她赎了身,她不知道为什么,她只记得他只是默默地注视着自己,眼是满是复杂的神色,一乘小轿,她成了恩人的新娘。

那一日,他的儿子将她带出了府,在一个无月的夜里将自己掳出了府,她记得自己不停地哭,哭湿了他的衣袖,哭湿了他的肩膀,她觉得无助,好无助。

那一日,在那山洞里,她再一次为他起舞,没有琴声齐鸣,没有纱幔相环的舞榭,她赤着脚,在他的面前展示着自己美丽与妖娆。

可这一日,山雨欲来风满楼,一片残红写哀愁。

她记得月晟睿的话,她知道他救了自己,她看见上官荣长叹一声后颓废地离去,怅然若失,可她无力爬起来,她亦无力去主宰自己的命运,任上官府唾弃、任薛玉英奚落、任上官荣将自己像礼物一样送来送去。

可是,风白在哪里?锁在宗祠里?

冷冷的风,从半开的窗吹进来,吹落桌上一片山茶花殷红的花瓣,落在腿旁,残花,于人的眼里,不过是一朵残花,没有馥郁了的花香、没有了傲然枝头的颜容,徒留于世,只能在风中,任意飘零,直至消散,了无痕。

宁安进来,默默地扶起妙舞,取出木椟里的一料暗红的药丸,伸到妙舞的唇边,“娘,宁安吃过好多百里先生的药,先生的药,一点都不苦。”

迎上的,是妙舞惊喜诧异的目光,泪如泉涌。

……本章完结,下一章“ 芝露凤玉 惆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