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目录] > 第74章: 追悔莫及 心殇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第74章 追悔莫及 心殇

草芊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风白醉了,叫着“妙舞”的名字倒在栖鸾殿的软榻上睡去了,那里,是月子轩才能一卧的地方。

比起宿醉后的头痛,风白更是惊诧于那软榻上金丝线的龙图腾,一身冷汗,风白跳下龙榻,也看到了坐于窗前悠闲着品着茶的月子轩。

“末将一时糊涂,请皇上治罪。”

“朕还以为你醒不来呢,这样吧,告诉朕妙舞是谁,朕说不治你僭越之罪,如何?”月子轩邪魅地笑着,看着风白眼底的不忍与不安。

“她是上官府的三夫人,不过昨天,被爹送与了晟王府,做了一名老妈子,”风白想起了锦儿的话,昨日那暮霭中寂寞的空楼,让他心碎。

“老妈子?朕可听晟亲王昨日得了一位美娇娘,”月子轩放下杯盏,意味深长地瞟向风白。

“不会,皇上,爹休了她,一个被夫家遗弃的女子,又如何会入晟王爷的眼?”

“那上官将军的小妾又如何入得了你上官风白的眼?”月子轩戏谑地问道,他看到风白眼里的失落,和那一闪即逝的温存。

风白不言语,月子轩的睿智,他已不止一次地领教。

“看来是朕的不对,堂堂贵妃之母,虽无十月怀胎之苦,却也有含辛茹苦养育之恩,给个诰封,上官将军也不敢擅自休妻了,只是,为何下休书?”

“犯七出,”风白艰难地地吐出三个字,他一直小心,可还是让妙舞肚子里的孩子生了根发了芽。

“后悔是吗?后悔最开始的冲动?”

“是,追悔莫及,可是,却不能改变什么,甚至不能改变她是爹妾室的命运。”

“朕想见见这名女子,是什么样的女子能让堂堂的上官风白甘愿放弃大好的前程,而梦想闲云野鹤般的清静。”

“皇上,不见为好,南溪长得和她很相像,”顿了顿,风白还是说出了那个名字,抬眼的瞬间,看到月子轩眼里的黯淡。

再一次,有人在自己面前提到了她,那一次的酒后,他掀翻了桌上所有的东西,手中的紫玉箫生生折断一池的花草,他要所有的东西为她陪葬,为她祭奠,然后,将她的名字深埋,可是,却又有人在自己的面前提起。

“皇上,请怒末将心直口快,”月子轩眼里,有着东西在沉淀,沉淀成秋日里刺骨的晚风,他看到月子轩背过身,朝着自己摆了摆手,无力,心殇。

事隔一天,妙舞再一次出现在上官府的门口,随行的,还有月晟睿,背负着手,大摇大摆地进了府门。“晟王爷,今日是何风将晟王爷吹来,”管家迎接了出来,堆了一脸的笑,余光看向月晟睿身后的妙舞,微微点了点头。

“晟王爷恕罪,我家老爷昨晚着了凉,刚服了药,歇息下了,”管家答道,面带难色地看向一旁的妙舞,“三夫人可有何事,请吩咐示下。”

“于管家,我来看看宁安,”妙舞迫不及待地问到。

“她可不是你们上官府的什么三夫人,她是我晟王府的侧王妃,你们睁开眼睛好好看看,别又认错人了!”月晟睿生生打断了妙舞的话。

于管家面面相觑,就见薛玉英一脸怒气冲冲地迎了上来,“晟王爷啊,给晟王爷问安!”扭头冲着一众下人嚷叫,“你们都干什么吃的,还不快请晟王爷上座,上茶来!”

“晟王爷,府里下人们都没个下人样,平日里管教无方,有所怠慢,有所怠慢,”薛玉英转脸便笑靥如花。

月晟睿亦不理会,径直向正厅走去,而跟在身后的妙舞却生生地被薛玉英拦在了台阶上,“怎么,这么快就勾搭上晟王爷了,你这狐媚子,怕是早就和他陈仓暗渡了吧?”

“我只想来看看宁安,还请姐姐行了方便,”妙舞低语。

“姐姐?谁是你姐姐!那个小哑巴还不知道是谁的种呢,我上官府白养了这十几年,没替我挣回一文,就快要归天了,还害得老爷差点背过气去!你们母子三人,都是上官府的灾星!”

“姐姐说什么,宁安怎么了,什么背过气去?姐姐说清楚!”妙舞一把抓住薛玉英的衣袖。

“怎么了,告诉你吧,那个小哑巴竟然开口说话了,可一会说话,老天都不容他了,他快死了,就被马轻轻碰了一下,就要归西了,什么叫命贱,这就是!老天终于开眼了!”薛玉英狠狠地抽回自己的衣袖,在妙舞耳畔狂妄的冷笑。

“不,怎么可能,昨天早上还好好的,老爷答应过我,要保他周全,他不会言而不信的,不会!”妙舞失神地大叫着。

“如烟,怎么了?”

“妙舞,你怎么来了?”

两个人的声音同里传来,月晟睿端着茶杯出现在厅门口,上官荣出现在回廊的入口,一脸的苍白,两眼的通红。

“老爷,先生说你要好好休息,不能再激动,”薛玉英唇边荡漾的冷笑渐渐地收敛去,一脸诧异地看向上官荣。

“妙舞,我上官荣愧对你,”上官荣径直走向妙舞,步履蹒跚。

“老爷,我梦到宁安了,什么辞别、养育之恩,什么来世,老爷,我要去看看宁安,我想见见他,”妙舞的声音带着哭腔,双手再次死死地抓着上官荣的衣袖,乞求着。

……本章完结,下一章“ 江南渡 伤逝”↓↓↓更精彩哦!